标签: 三一

第八学期(2014年春季)课程(5):政治神学

在这个学期开学以前,我一直为这门课而纠结不休。一会儿进入选课系统把它给drop了,一会儿又把它选回来,最后咬咬牙,还是选了吧?

为什么有这个纠结呢?原本我对这个题目——“政治神学”是非常有兴趣的,也很高兴本校居然开了这门课。但是后来一看课程大纲,都是解放神学、黑人神学、妇女神学什么的,看题目我就没兴趣了,我也知道那些神学都是和新派神学有关的,咋不教教奥古斯丁、马丁路德的“两国论”呢?为什么不讲诺克斯的“公民抗命”呢?所以我一直在选这门课还是选另一门系统神学的“人论:国族认同”(“Race,” Ethnicity, Nationality Phone)之间挣扎。但是等到那门课的教学计划一出来,我发现它的作业很多:除了写论文还要课堂报告,算了,还是回到“政治神学”吧。

阅读详细 »

一个人和一个学校

一般在计算校庆的时候,学校都是尽可能地往前推,能推到多久算多久。所以我的母校浙江大学自称建校于1897年(求是书院),第二个母校上海交通大学则将自己追溯到1896年(南洋公学)。按这个算法,我现在就读的三一福音神学院可以追溯到1897年的瑞典播道会下属的一个小学校(后来变成慕迪神学院的瑞典语部门)。但是今天我们度过的却是神学院50岁生日,而不是117岁,这都是因为Kenneth Kantzer,是他给这间濒临倒闭的神学院带来了新生。我想他之于三一,就像竺可桢之于浙大,不一定是创校者,但是他的异象和远景,他卓越的领导能力,使三一从一个几十个学生、局限于一宗一派的神学院变成了今天福音派世界的翘楚之一。我一入浙大就被反复教育竺可桢校长的光辉事迹,快要毕业了才认识Kantzer,这个校史教育还要加强啊。

阅读详细 »

My response to two panel questions discussed today

在昨天的“中国的教会”研讨会上,我们用最后的一个小时试图让讲员与来宾参与探讨这样两个问题:

  1. 我们如何看待三自与家庭教会间的张力?海外机构是否可以与三自合作?
  2. 海外教会与机构可以怎样帮助中国教会而不伤害到她?

探讨形式是:先让三位讲员各自分享他的观点,然后请在场的回应讲员分享他的观点,最后请在场的听众对这两个问题可以提出自己的观点,然后再回到讲员手里请他们补充。

作为听众,我很想发表自己的看法,但是由于时间所限,所以第二个问题我未能有机会回应。我将我的观点贴在下面。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阅读详细 »

儿童事工教学时如何管教

(注:本文是我参加儿童事工实习时牧师给我的讲义,蒙允翻译)

管教时需要考虑的因素:

  1. 孩子的家庭背景和个性
  2. 他是否听得懂英语
  3. 孩子的家庭背景
  4. 年龄和他的成熟度
  5. 他是否有障碍
  6. 孩子以前的行为
  7. 其他孩子对他的影响
  8. 他是不是累了?他是不是需要睡觉?
  9. 他是不是吃了太多糖分?
  10. 他是不是饿了、渴了,太热或者太冷?
  11. 他的注意力集中已经有多久了?

孩子气和坏行为有何区别?答案是:这两者的动机不同。我们不应该因为他们的行为孩子气而责罚他们,但是他们的坏行为必须得到纠正。因此我们需要:

  • 观察他们如何回应他们自己做错的事情;
  • 观察他们如何回应你或者其他同工的教导(眼神、肢体语言、态度、言语);
  • 观察他们如何与其他孩子互动。

阅读详细 »

儿童事工游戏带领指南

(注:本文是我参加儿童事工实习时牧师给我的讲义,蒙允翻译)

  • 找好的游戏点子
  • 选择游戏的时候需要考虑的因素:场地设施、孩子的年龄、参加游戏的孩子人数、他们的兴趣
  • 准备(购买和预备耗材,并熟悉游戏内容)。你准备的越充分,就越能消除孩子们的不当反应或不规矩的行为。当你准备不充分时,停滞的时间会给孩子们机会吵闹,你还得再花时间重新开始。

作为老师:

  • 要自信
  • 坚持要孩子们注意力集中和顺服你
  • 准备充分(再次强调)并保证游戏持续进行,不要因为不充分的准备而停下来看资料
  • 爱他们,享受与他们在一起
  • 你的活力和热情会在孩子们的身上倍增出来

阅读详细 »

儿童事工教室指南

(注:本文是我参加儿童事工实习时牧师给我的讲义,蒙允翻译)

  1. 移走所有会吸引孩子注意力的事情,例如 a. 将互相讲话的孩子分开;b. 玩具或其他事物(例如卡片、钥匙等);c. 百叶窗。
  2. 调节房间的温度使大家感到舒适。
  3. 调整座位,使孩子们背朝大门。这将使他们不受迟到的孩子或是进出的成人的影响。
  4. 精心准备,使你准备的节目能够向前进行。任何停下来、发呆的时间都会让孩子转移注意力。
  5. 对于在节目中互相讲话的孩子们,特别是当你在教导圣经时:a. 盯着他们看,轻轻地朝他们摇头或给他们安静的信号(如把手指头放在嘴唇边做出“嘘”的样子);b. 让帮助者轻拍他们的肩膀或手臂,给他们要他们安静的信号;c. 如果他们还在说话,就直接叫他们的名字,并告诉他们要安静;d. 如果他们还不听,让帮助者分开他们两人的座位。
  6. 你对教导的内容越兴奋,他们越想聆听。
  7. 根据你所教导的年龄和对象,调整课程的时间、用词和神学观念。
  8. 教导或唱诗歌时间不是合适的让孩子去上厕所的时间,所以在教导或崇拜前,就让孩子去厕所。在节目进行中不要说出“厕所”或“尿尿”这些让他们想到厕所的词。如果真的有孩子要去,让帮助者静悄悄的陪他去。
  9. 自信的带领孩子们,你的职责是带领孩子们而不是被孩子们带领。所以,不要跟大家说道歉的话(例如,“抱歉今天的故事不那么有趣。”),不要自嘲或贬低课程的内容(例如,“这本书编的不好。”),如果你需要做决定,就自信的做出决定,不要征求孩子们的意见,(例如,当教具损坏的时候,不要问孩子们“可以换一个节目吗?”,而是自己做决定)。如果事后证明你当时的决定有改进的空间,则可以从错误中学习。
  10. 关注孩子们的反应,享受你的时间。

阅读详细 »

为父的却是不多:Letters Along the Way

这本书是三一福音神学院推荐神学生入学前阅读的书籍之一。幸好神学院没有举行“入学摸底考”,不然我铁定不合格。今天我终于用每天早上读两篇的龟速在一个月内读完了这本书。在读的过程中,有辩证的思考、有感同身受的同理,也有最后一章的唏嘘。所以我特别推荐这本英文小书给所有有志于学习神学、牧养教会的同道中人。

这本书的作者是本校的卡森(鼎鼎大名哦)和木桥(呃,这是意译,英文是Woodbridge)两位教授合著的,以书信的形式传递有关系统神学、牧养神学和个人灵命栽培的信息。我发现对我这样的读者而言,书信体非常受用。我可以把自己摆在收信人的位置体会长者的拳拳之心,也可以把自己摆在写信者的身份体会对灵魂炽烈之爱,无论是《给国华的信》还是保罗书信,都常常从这些不同的角度给我感同身受的帮助。

这些书信来自三一福音神学院的教授Paul,写给普林斯顿大学的一位刚刚信主的大学生Timothy。49封书信从这位大学生刚刚信主,对未来充满憧憬开始,到他神学毕业、在一间奥兰多的长老教会任牧结束,跨越13年的时空。教授的亦师亦父陪伴他度过研究生、择偶、蒙召、世俗主义的冲击、牧会中的人际关系冲突,直到这位教授被主接去。第49封信是他的遗孀写的,传达丈夫临终前对Timothy的挂念。

在节奏紧张、快速、高效的今天,在教会也强调有果效、有领导力的当下,我们是否也这样投资时间在一个一个的灵魂身上,耐心的培育和关注他的成长?还是只是想做一个师傅(借着现下的传媒技术可以同时培训上千万人),却不愿做一个等候结果的父亲?

我一度以为这是一本真实的书信集,今天还特意Google了一下书中的两位主人公,结果没有发现。这才注意到封面上的小字:A Novel of the Christian Life——原来是虚构的。但是这并不削弱书信所传达的意义。事实上,我曾经经历过这样的为父:五六年前曾有一位美国弟兄曾辗转托我给他的朋友在上海的一位笔友找教会,由于彼此不够熟悉(辗转托人神马的最麻烦了),我要他的朋友直接给我写证明信,没想到那位弟兄一呼拉给我转发了十几封两三年来他的朋友与这位中国弟兄(他们认识的时候,中国的这位弟兄还只是慕道友)的通信,每一封打印出来都至少有一页纸,我当时是读的几乎落泪的(还是没落下来)。忠心为父的在这个时代仍然有,他们是这个世界所不配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