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交通

2013-11近况分享

亲爱的主内家人和同工,

对北美居民来说,十一月大多被看作是家庭团聚和感恩的季节,因为美国的感恩节是11月的最后一个周四。对感恩节的起源众说纷纭,为了在小组中服事我也稍作了一些功课。感恩节并不是一个全球性的节日,全世界有六个国家将感恩节作为公众假日,而且中与基督教历史有关的是美国、荷兰和利比里亚。由于1621年的一幅油画,所以很多人将感恩节以为是感谢印第安人,其实清教徒的感恩节是感谢神的保守和护理。但我相信在不同的早期移民族群中,感恩和庆祝丰收一定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包括在教会的感恩聚会和向印第安邻居们的感谢。另外,几个国家的感恩节是不一样的,各自有各自的源头。所以我看到中国的基督徒也过美国的感恩节总感觉怪怪的。感谢神是应该的,每年设立一个感恩的节日用来团聚和感恩也是有必要的,但是照搬美国感恩节的日期就未免有些矫情和授人以柄。或许将来我们可以设立自己的感恩纪念日来操练感恩。

在感恩节的时候教会、小组和各种弟兄姊妹间的家庭聚会都以感恩为聚会的主题,顺带着丰盛的晚餐。刚开始的时候觉得有点形式主义,教会里感恩一次不就完了嘛,干嘛没完没了的要分享呢。可是每次到分享的时候,就会有很多可以感恩的事情。我想我来到这里,能够学习、能够把这些这么难读的东西读进去,能够接近毕业,能够在读书期间继续在教会里服事,能够在经济上毫无挂虑,能够基本达到我来学习的目的,国内的教会继续稳定和蒙保守……这些都是值得献上感恩的。我真是很容易忘恩的人啊。

阅读详细 »

2013-10近况分享

亲爱的主内家人和同工,

深秋是北美最美的季节,我从来没有看到树叶和树林会是这么美丽。当我行走在校园里,或是开车在两边都是密林的公路上,都会感慨秋天之美。我不知道是因为美国的树种造成的,还是气候造成的。我很怀疑是后者,因为我在西雅图的一位前同事仿造他的日裔邻居打造了一个日式园林,种子也去日本商店买来,结果一到秋天有一丛小灌木还是变成了红色。他沮丧地说,“我的日本园林一点都不日式。”

今年三一的秋假放的比较早,我们为此策划了开车前往印第安纳布朗公园的一个秋游。遗憾的是因为去的太早,所以叶子还没有变到最美的时刻。我们还是为家人能够在一起休息和出游而感谢神,为此我提前两周就开始赶作业,免得秋游的时候还想着回来要交的作业。毕竟我平时都是没有周六的(因为要做作业),周日的下午和晚上也往往岌岌可危,所以这个短暂的假期让我们非常享受。我们也在印第安纳见到了几位老朋友。

10月有一个重要的节日是万圣节,这个充斥着异教鬼魔的节日在孩子们当中非常受欢迎。谢慕溪参加的社区幼儿园贴满了万圣节的贴纸和摆设。让我惊讶的是,出于商业的动机,这个节日也慢慢的被引入到中国,出现在中国电商网站的促销版块里。我在微信上的同学同事也不时展示他们孩子的万圣节装扮。但是万圣节也并不是像一些基督徒说的那样邪恶,稍作研究就会发现万圣节的起源是Hallowmas,一个纪念殉道圣徒的节日。但很遗憾的是这个节日受到了凯尔特丰收节——一个异教节日的影响,甚至它的符号象征已经完全被替换为死魂灵。今天西方福音派教会或者依然按照诸圣节(11月1日)的传统纪念,或者改而纪念宗教改革纪念日(10月31日)。我也想到了中国的中秋节和春节,起源也与拜鬼神有关,但是今天的意义已经被完全替换。所以我想除了拒绝万圣节的异教元素之外,我们也可以替换和恢复它原本的含义,正如我们常常在圣诞节开布道会告诉人们圣诞的真义一样。我们告诉谢慕溪基督徒不相信那些可怕的鬼怪,因为耶稣基督已经胜过了所有的鬼魔。

阅读详细 »

2013-09近况分享

亲爱的主内家人和同工,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这个月是我第三学年的第一个月,由于教会实习和课程的同时进行,让我有招架不过来的感觉。首先按照学校要求,我每周要有15小时的服事。虽然这15个小时可以包括预备小组查经、预备讲道、和牧师见面等,但是再加上12个学分的课程就有点吃力。何况这学期开始我的课程编号大多是7000以上(比较高阶的课程),需要大量的阅读,几乎每周都有论文要交,所以走路都比以前快了很多,和家人的散步时间也少了。好在学期短,再过两周有两门课就要结束了,希望下半个学期可以轻松一点。

这个月的服事比较多,一开始就去印州的南湾服事一个华人教会的退修会,黄雅悯牧师讲三堂,我讲三堂。我讲的内容三讲基本依照约翰·派博所著《活出热情》(Don’t Waste Your Life)一书中的主要教导,也加入了有关在世界中活出呼召的内容,希望对这些弟兄姊妹有帮助。

在上一封信中我提到我有一门课程叫《社会与文化解经》(Social and Cultural Exeegesis),我选的时候以为是讲如何分辨圣经中的文化成分,结果发现这其实是一门讲给神学生听的社会学课程,翻译为《解读社会与文化》更合适。这门课从社会学角度分析很多社会现象,例如美国城市中的贫困人群、种族歧视现象、城市化和现代化给教会及教会文化带来的影响等等。教授既是牧师,又是社会学学者,帮助我们用社会学方法发现很多社会现象或问题背后的更深层次原因和教会的回应。在每一堂课上,他的教授都让我们有所反思。我们常常忽略我们每一个人——包括牧师——身上都深深带着社会和文化的烙印,我们的思维模式已经带着骄傲和偏见。虽然本课专注的是美国社会,但是类似的学习和思考在中国的城乡差异、城市流浪和贫困人群、健康教会文化的塑造过程中也非常需要。感谢神透过我因为误解课程名而选修的这门课拓宽我的视野和帮助我使用社会学工具认识所要服事的对象。

阅读详细 »

2013-08近况分享

亲爱的主内家人和同工,

感谢主不但带领我顺利完成了四门、12个学分的暑期课程,而且到目前为止都获得了不错的成绩。三门功课都得了A,还有一门功课成绩还没有出来。要知道,去年暑假我同样修了12个学分的密集课程,但是因为时间紧、工作量大、学艺不精,有一门功课都得了C+,还有一门一直拖到秋季学期开学后一个多月才把论文做完,所以这个暑假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但是因为这次三门密集课程都是从7月中旬排到8月下旬,所以没怎么喘口气就开学了,得不到休息,求神怜悯和加添我身体的力量。

我的圣经课差不多都修完了,这个学期是最后一门圣经课:《摩西五经与历史书》,其余课程多与教牧实践有关:《崇拜学》、《教牧领导》、《用旧约讲道》、《解读社会与文化》、《用先知书和诗歌文学讲道》。另外,我也按照学校对道学硕士的要求,这个学期和下个学期都在我现在参加的教会——华人基督教联合会北郊堂——进行教牧实习。虽然是道硕最后一年,课业也不轻松,不过由于课程重心逐渐从圣经、教义和语言转移到了教牧实践,学习的时候也更可以和事奉实践结合起来进行观察和思考,所以希望能比过去几个学期更让我享受学习的内容。

阅读详细 »

2013-07近况分享

亲爱的主内家人和同工,

很抱歉从7月8日开始我就进入了连续六周的三门密集课程,分别是《希伯来文解经》、《诗歌与先知书》、《使徒行传、保罗与使徒书信》,从7月8日一直上到8月16日。除了每天上课之外,还要在课余时间完成作业,非常忙碌。我基本上都是晚上1点钟左右才从自修的地方回到家睡觉,早上6点起床读经出门,自然也没有时间写本该每月初发出的分享信了。

感恩的是虽然密集课程如此之紧张,我居然也挤出了一个周末的时间去加州参加恩福家人退修会——我原本以为是去不了的。按着恩福对所支持神学生的期望(大众传播、学术交流),我知道自己是非常不配的:即不能“大众”、也不够“学术”,所以非常珍惜这次能受支持和参加退修会,在上密集课程之前就开始把作业给写了一半(就是不知道没有听过课就写出来的作业入不入的了老师的眼),终于能够成行。这次退修会给我最大的感触是恩福文化宣教使团这个机构和陈宗清牧师在文化宣教事工上的投入,因为这一个服事领域,包括学术研究、文化出版、文艺创作、基督教传媒等等,都是教会所忽视甚至轻视的。几乎所有教会都在享受西方教会和华人基督教前辈们在文化宣教上的成果,然而又对当下的文化事工忽略轻视,甚至认为从事这方面工作的机构和同工们是“不务正业”,更多看重实际的决志、植堂、奋兴和数字,轻看这些需要长期投入,不能立即看到果效的服事。我听到这些家人们在他们事工上的分享和难处,以及经历神恩典的过程,我不禁为恩福和支持恩福的这些弟兄姊妹们向神感恩,人所忽视的,神没有忽视。但是我想,这不仅仅是教会外的事工,重视文化宣教、建立国度的视野和胸怀也需要在教会里扎根。既然神给我的呼召和负担首先是牧养教会,神也既然带领我认识和了解恩福的事工、让我看到文化宣教的意义和使命,我也应当思考如何在我的服事中影响教会的文化、建立和培养教会的宣教和宣教文化。

阅读详细 »

2013-06近况分享

亲爱的主内家人,

很多弟兄姊妹都很关心我的希伯来文成绩,其实上一封分享信发出后不久我就看到了成绩:B-,远远高于我“及格”的期望。虽然我在之前的信中期待及格,甚至认为及格就是老师给我恩典。但是看到我的实际成绩远高过期待的及格成绩后,我的心态又发生了变化:“或许我本来就考得不错吧?”,“是我估分估低了吧?”(因为我高考和考研都估分偏低很多)。这种心态其实很能反映我们在神面前骄傲悖逆的心:当我们得不着的时候拼命求恩典,当我们得到时又开始觉得是理所应当的,不光考试的时候这样,找工作的时候是这样,找配偶的时候也是这样。感谢神让我在暑期可以继续希伯来文解经的学习,明年的毕业已经遥遥在望。

我们非常享受这个过去的六月,不但气候宜人(长达五个多月的芝加哥冬季终于过去了),而且我们也得以全家去西雅图旅游。一方面是送岳父母回国(他们从西雅图出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想带孩子和妻子去我在他们面前嘀咕了很久他们却从未去过的地方。对我而言,这也是我第一次去西雅图单纯是为了度假(之前都是出差或读书)。我们和曾在上海一起服事敬拜的一个家庭一起去了美加边境的San Juan Islands住了四天,然后又花了两天的时间环绕奥林匹克国家公园开了一圈,领略了太平洋西北地区的高山和海洋之美。

阅读详细 »

2013-05近况分享

亲爱的主内家人,

谢谢你的祷告、支持和神的恩典。我天天登录教务系统的网站查询自己的成绩,其他科目的成绩都出来了而且都还不错,甚至我原来很担心的护教学也得了A,但是我最担心的希伯来文II和系统神学II的成绩还没有出来,给老师发信也没有回音。上次说过,希伯来文的成绩决定我是否能进入希伯来文解经课程,进而决定是否能如期在明年夏天完成学业。请继续为此祷告。谢谢!

虽然还在等成绩,我也没闲着。我自学了一门一个学分的教会体制(Polity)课程,选择的是心仪已久的长老会,读了五六本有关长老会历史、体制和体制比较方面的书籍(书单在此)。我的焦点放在两个方面:第一,美国长老会体制中的很多做法有哪些是来自圣经的直接教导,哪些是来自文化、历史和传统的回应;第二,在城市家庭教会中面临哪些困难。我欣赏长老会体制中一些具有圣经直接支持的部分,例如多位长老的集体领导、众教会之间的连结、彼此负责和服从高阶的教会议会等原则;但是对区分“教导长老”和“治理长老”两种职位我仍持保留态度,因为我认为相关经文(提前5:17)更多的是指出恩赐的多少不同,而非分别两种职位,而且长老的重要恩赐是“善于教导”(提前3:2),帖前5:12指出教会领袖都有教导和治理的职责,而不是说有一种长老只管教导,另一种长老只管治理。

阅读详细 »

出庭记

话说9月份的某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小崽子出门磨磨蹭蹭,老婆起床拖拖拉拉,而我那天早上要到另一个教会去讲道,还得先把老婆孩子送到自己教会去聚会,所以虽然西装革履,但是嘴里却不停的抱怨要迟到了。一般来说,讲员都要提前15分钟到好跟司琴和领会一起祷告。所以老婆孩子一下车,我就开足马力沿着22号公路向要讲道的教会直奔。

22号公路是双向四车道的,但是限速却是35英里。一过45号公路的路口,GPS就显示限速提高到了45英里,我心中一喜,也没顾得上看路边的限速牌就提高了速度。开了一会儿,无意中往照后镜一看,一辆浑身闪烁着红白两色光芒的警车跟在我后面(本郡的警车审美观很低俗,把警灯装的浑身都是,不仅仅在车顶,还有两侧、车屁股、车门上等等,搞得像一个浑身发光的大怪物)。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就靠边停车,高大威猛别着手枪的警官就敲敲我车窗:

“你知道我为什么跟在你后面吗?”

“因为我超速?”

“你知道这儿的限速吗?”

“难道还是35?”

“把你的驾照给我!”

“我正要去讲道,快要迟到了……”我一边解释一遍摸出驾照。

他回到警车上,我心中祷告希望他的手脚麻利一点,别让我的迟到雪上加霜。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