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營也能上癮

IMG_3218正是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的時節,我們決定一路向南向東。縱穿三個州後,進入霏霧弄晴的大煙山國家公園。雖不是楓紅的季節,綠滿山野的山脈在公路兩側鋪張開來的時候,猶自相識的喜樂油然而生。據說這是美東地區最後一片原始森林,珍稀植物和豐富的動物資源一向為公園所標榜,遊客們則多半為散佈山谷的瀑布和青苔岩上的溪水而去,除了在擁擠的車道上駐足拍攝動物外,我一直不明白為何這是年訪人數第一的國家公園。我們以宿營的方式逗留在起伏綿延的山嶺間,自然也以她直接的面目向我們啟示着她的多變和多情,在我拔營回程的時候,甚至有約明年,翠微高處的野夢。但明年此時,已在他處。

我一直覺得中國的古人雖愛登高望遠寄臨絕頂之遐思,卻很少願在野外露營。山里的人家總歸熱情淳樸,避了世事尋了這處桃源,從此隱姓埋名地生活下來,偶遇過客除了探前朝往事,讓客人借上一宿自然不過。即便荒山野嶺的地方也能被人探出一兩個寺廟道觀。因此,登小閣上西樓的風雅和文人雅客的詩賦一起影響著國人的自然觀。宿營徒步穿越連同戶外生存的一系列概念多半在九十年代後期才進入中國市場並日益流行起來。我稱不上野外生存的擁躉,迷戀過一陣戶外裝備後,在消褪的熱情和稀少的假期裡把那些基本技能幾乎遺忘殆儘。來美幾次旅行後,發覺這裡的人不僅愛宿營,而且在一個完整的戶外產業的支撐下,宿營是件讓人上癮的事。 阅读详细 »

大雾山七天宿营流水帐

Day 1:主日崇拜后开五小时,抵达路易维尔(Louisville, KY),住友人家。

Day 2:离开路易维尔,再开五小时抵达大雾山国家公园Elkmont宿营地,搭帐篷。晚上看萤火虫(Synchronous Fireflies)。

(图是借来的

Day 3:去国家公园Cades Cove景区,徒步四小时(Abrams Creek)。然后去最高峰Clingman’s Dome,恰逢雨云压顶,被淋湿透。回到Elkmont营地烤火。

Day 4: 开Roaring Fork风景公路(Scenic Drive)。翻过山脊到Oconaluftee(切诺基印第安保留区),而后到Cataloochee营地宿营。路遇两只大麋鹿。

Day 5:开风景公路到Big Creek,然后开Baslam Mountain Road到切诺基Mingo Fall(属于切诺基地方公园)。回到Cataloochee营地,又见大麋鹿。

阅读详细 »

哈佛神学院阵亡于二战的两位校友

P1000317-001hdsmemorialwall今天去哈佛大学和哈佛神学院参观,在纪念礼堂(Memorial Chapel)里无意中注意到在满墙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哈佛毕业生伤亡名单中,赫然有两位神学院学生。更微妙的是,这两位神学生中有一位的名为阿道夫(Adolf),而且名字后面跟着一个括号:Enemy Casulaty(敌方伤亡),表示他是一个战死沙场的纳粹军人。

阅读详细 »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爱吃水产品

晚饭是所有参会者一起去吃龙虾,我一听脑袋里就“嗡”一声:完了。

是的,我不吃龙虾,我不但不吃龙虾,而且不吃所有水产品!

两个小时的晚餐时间,我就是吃了自己的玉米棒,然后吃了X牧师让给我的玉米棒,然后坐在那里看别人吃龙虾的同时嚼着薯条沾番茄酱。

同桌的人一边嚼着龙虾一边问我:“你为什么不爱吃水产品?”,“噢,我知道了,你过敏!”

不,我没有过敏。我就是不喜欢吃,没有理由。为什么喜欢或者不喜欢吃某种食品一定需要一个理由呢?我就是没有理由地不爱吃水产品,在还有其他食品可以替代的情况下(例如今天的玉米棒和薯条)。

由于没有理由地没有吃饱,所以今天写不到一千字。

美航退款后记

本来前天应该是我去机场接父母来参加毕业典礼的日子。智能手机根据我买的机票(在Gmail信箱里)时不时地跳出来“航班XXX延误30分钟,预计X点到达”的信息(Google Cards),让我看了就心烦。

不过也有好消息,几周前吐槽的美航终于回复给我全额退款,而且待遇比一般退款(只退75%)或者美联航的退款(要罚50美元/票)要好——美航这回给我的退款是全额,包括税费的退款,而且是直接退到信用卡,而不是发航空券给我。

阅读详细 »

Lounge众生相

IMG_20140512_205915398芝加哥似乎越过了春季,直接从冬季进入夏季。闷热的天气与还没有从冬天喘过气来的依旧光秃秃的枝头非常的不协调。图书馆的空调更是一如既往的不给力,只好移师转战礼拜堂楼下的研究生休息室,那个被官方成为Graduate Lounge的地方。由于礼拜堂除了早会之外一般无人、无电脑、无电器,所以空调一开就冷劲十足。每逢暑期,我就把这个地方当作自习室,甚至暑假的时候全家都跑到这里来睡午觉。暑期密集课程的时候由于图书馆关门早,更是要在这里奋战到晚上一两点钟才打道回府。

由于这里有长沙发,所以是那些在校内没有宿舍的同学们(或者像我一样节省电费的同学们)睡午觉的好地方。但是沙发有限,一共只有四张,所以大家似乎产生了某种默契,一个睡完起身后5分钟之内就会有另一个同学从另一扇门走进来接着睡。所以整个下午那几张沙发上都没有断过人,大家都默默的躺上去,一个小时后手机震动后默默离开,然后下一个人走进来又默默的躺上去,整个过程在我这个旁观者眼中就像一个睡眠治疗室。

阅读详细 »

回忆老游戏

在AppStore里发现了“雷电”和“army men”等当年大学时非常喜欢的游戏,忍不住下载把玩了一番。其中“雷电”居然还收费(好象是两块多)!

97584499263唯一曾经让我痴迷的游戏是魔法门之英雄无敌III,上手之后日也打夜也打,晚上不去自修打到寝室断电,早上起来逃课继续打。最搞笑的是因为在游戏里赚了很多金币,所以居然在和同学去教学楼路过小卖部时走进去跟同学们说,“来,拿几瓶饮料,今天我请客。”说完顿时醒悟我兜里没钱,那钱都是游戏里的。

放假的时候把电脑搬回家,继续打。一直到有一天莫名其妙机器点不亮了,抱去电脑城又能点亮,抱回家又点不亮,方醒悟上帝的管教临到,于是祷告保证不打游戏,遂机器恢复正常。又狂打了两天,第三天又点不亮,遂认罪彻底改正。这是我大学时经历过印象深刻的一个神迹。

阅读详细 »

糟糕的美航(AA)

复活节的一大早就接到让我极其失望的信息:父母不能来美参加我的毕业典礼,因为外婆的病比较严重必须陪在身边以防止出状况。

为了父母能来美国参加毕业典礼和一起旅游,我和他们都做了很多工作:订旅行团、订机票、办签证。毕竟对七十多岁的老父母来说,这一趟可能一生就这一次机会,如果这次不能来,以后也没有机会了。但是在外婆的生命和游历之间,显然还是前者更重要。

既然决定已经做了,那就得尽量减少损失了。整个晚上我都在打电话取消行程。

最方便的是旅行团(路路行代理),在网站上清清楚楚的写着30天以前退团可以退款90%。只要填写一张订单取消/修改表格,扫描后发给他即可。我早上填写的,晚上就接到电话(礼拜天哦)确认取消订单,承诺七天内退款到信用卡。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