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历史

Day 12 飞越心灵的集中营 | 相遇历史人物

孩子带回家的一份阅读理解里提到一个热爱跑步的女孩的故事,作业要求他们叙述另一个和跑步相关的故事。我的脑海中立刻出现了埃里克·亨利·利德尔(中文也称李爱锐),这位1924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400米跑冠军的故事。我之所以对他印象如此深刻,实在是因之前看过的影片《烈火战车》,加之我最近在读的《历史光影中的华北神学院》一书,再次提及了这位人称 “穿着跑鞋的耶稣”的最后岁月。今年暑假档也有部以他为原型的影片上映,名为《终极胜利》,英文就叫作(The Last Race)。可惜排片场次不佳,未得机会观影。

李爱锐为人所知的,乃是他热爱跑步,且单为着神的荣耀而跑。1924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中,李爱锐原本要参与他最擅长的100米短跑比赛,且很有把握为英国赢得金牌。但这位放弃了比赛的选手,不是因为伤痛,不是因为来自皇室的压力,而是因为比赛的这个主日他已定意在教会中敬拜服侍神,一切的外在荣誉都无法与之替换。顶着叛国罪的罪名,他和队友交换了赛事,改在另一日举行的400米跑中参赛。他最终在不擅长的赛事上得到了冠军并打破了世界纪录。

阅读详细 »

哈佛神学院阵亡于二战的两位校友

P1000317-001hdsmemorialwall今天去哈佛大学和哈佛神学院参观,在纪念礼堂(Memorial Chapel)里无意中注意到在满墙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哈佛毕业生伤亡名单中,赫然有两位神学院学生。更微妙的是,这两位神学生中有一位的名为阿道夫(Adolf),而且名字后面跟着一个括号:Enemy Casulaty(敌方伤亡),表示他是一个战死沙场的纳粹军人。

阅读详细 »

奥海尔国际机场(ORD)的来历

常常要去机场迎来送往新生老生还有访美的朋友,所以早已对机场内部复杂的绕圈路线烂熟于心。然而从未注意过机场内部的设施和名称的来历。有一天在上讲道课时,老师说他上主日在机场的礼拜堂(Chapel)里讲道,我大吃一惊:机场里还有礼拜堂?有主日崇拜?还请福音派的牧者去讲道?顿时维基百科了一下,才知道原来芝加哥的这个奥海尔国际机场(代码ORD)不简单:它曾经是美国和全世界最繁忙的机场,2005年后这个桂冠被亚特兰大的机场ATL所取代。机场里的确有一个Chapel(礼拜堂),但是它自称是“跨信仰”(Interfaith)的,即它举行各种宗教仪式,包括天主教、新教、犹太教、伊斯兰教等。不过我想如果有人想要在里面搞个烟火缭绕的道场,估计是不让的。2011年华尔街日报曾对机场的宗教服务写过一篇专栏文章:Flying On A Wing And A Prayer.

220px-Edward_Butch_O'Hare's_Aircraft_on_display_at_ORD机场宗教服务不稀奇,根据国际民航牧者联会的统计,全世界有140个机场有特别配备的礼拜堂,250个机场有专属牧师。维基百科上真正引起我兴趣的是奥海尔机场为何叫奥海尔(O’Hare)而不是按所在地名叫乌节(Orchard)机场?事实上,Orchard Field Airport的确是它原来的名字,在1949年该机场改名为O’Hare International Airport,是为了纪念美国海军航空兵飞行员爱德华·奥海尔(Edward O’Hare),外号“屠夫”。他服役于太平洋战场,先后在多艘航空母舰上服役,包括Saratoga(萨拉托加号,1942年1月被鱼雷击毁)、Lexington(列克星敦号,1942年5月8日在珊瑚海海战中损失)和Yorktown(约克城号,珊瑚海海战中受伤,稍作休整就参加了中途岛海战,再次受伤,最后被美军放弃)服役。在列克星敦号遭受日军飞机攻击时,他是唯一可以保卫航母的战斗机(其他哥们回舰加油了、僚机机枪卡壳了),他一个人驾机与九架日军飞机缠斗,击落五架和击伤一架,因此获得了国会荣誉勋章(美军最高荣誉勋章)。延伸阅读:《中國的空軍》杂志文章

阅读详细 »

一个“锡安主义”的乌龙

church此“锡安主义”非锡安运动的乌龙也,乃是指将美国伊利诺伊州北部的锡安(Zion, IL)看作是真正的锡安的一个非洲宗教运动,维基百科称之为“非洲锡安主义”或“锡安运动”。

本学期的《用诗篇和先知书讲道》一课一共只有三名学生,老师是锡安社区教会(Christ Community Church in Zion, Illinois)的主任牧师,师生四人倒也其乐融融。在此之前,我只知道锡安(Zion)是北面的一个小镇,我还知道那里有一个破旧的军事博物馆(我带儿子去过,陈列的装备都锈出洞来了)。我只道这是和费城(非拉铁非)一样,是随便用圣经里的地名取了一个名字。未料在课间闲聊中,Langley牧师告诉我们许多惊人的八卦。

这个名为Zion的小镇原来是以一人之力建立起来的,这位传奇人物就是John Alexander Dowie:苏格兰人,曾就读于爱丁堡大学(未毕业),先在澳大利亚被按立为公理会牧师,后受灵恩运动影响成为火热布道并主张医治事工的宣教士。当他来到芝加哥布道时,神迹和医治使他的布道会人数急剧上升(恰逢1893年芝加哥世博会,而他的“第一会幕”事工就在世博会入口处)。这使他得以开展他的伟大梦想:建立一个名为锡安的城市,使神在地上得以掌权。

阅读详细 »

利比里亚:失败的“福音化非洲”试验

在搜索感恩节的来历时,我发现非洲的利比里亚(Lyberia)也将感恩节作为公共节日,而且日期是11月的第一个周四(美国是11月的第四个周四)。维基百科说利比里亚是1820年美国人在非洲建立的国家,我依稀想起《美国教会史》一课上曾经讲到过利比里亚,带着好奇我搜索了一些更多的资料。

beforeind                               afterind

     利比里亚国旗:建国前(一说为瑞士十字)                                               利比里亚国旗:建国后

阅读详细 »

J. M. Roberts. A History of Europe. New York: Allen Lane the Penguin Press, 1996.

注:这是《教会历史》的阅读作业。

Though all Chinese students are all required to study World History in the middle school, the history of Europe has always been a myth for me. One of the reasons is that the history we have learned in China is a “revolution” history based on Marxism’s theory of class struggle. Thus all what we have learned about European history is regarding revolution and restoration. However, I always have a question in that “If western world is such a chaos, why China is not the country who leads the trend of civilization?”

I read the first half of this book with this question, from the first page to the 300th page. What I have read covers from the ancient world to the launching of modern history (1500-1800). I’m highly interested in the history of ancient Greece and the rise of Roman world because they were related to early Christian church history. They are covered in the first part of my reading. Then it introduced the rise (and fall)of Christendom. I used to have a lot of wonders in the relationship of England, France and German, and from this book I think I got some answers, though still looks very complicated for me.

阅读详细 »

澄清对一些”三自“的误解与错觉

10月16日,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以下简称“三自”)借助Bible Study Fellowship International(国际研经团契), 达拉斯神学院的大力支持,分别在第一联合卫理教会(First United Methodist Church)和芝加哥最大的巨型教会(Mega Church)柳溪教会(Willow Creek Community Church)举办了中国圣经事工展。这是第二轮“三自”在美国举办所谓的“中国圣经事工展”,当我在写这篇文章时他们刚刚结束在达拉斯的展览,正匆匆赶往夏洛特。我是在展览开幕那一天才知道芝加哥地区居然有这样的活动,另外几位中国来的弟兄姊妹听了以后都很气愤,约好一起去柳溪教会散发单张和现场抗议来告诉美国弟兄姊妹“三自爱国运动”和这场圣经展的的本质。可是我还没有买车,芝加哥地区的公共交通又不发达,所以我就没有去成,殊为遗憾——我连抗议标语都自己打印好了。但是我想,我可以借助灵命塑造小组的时间向我的同学来说明中国的政教关系、三自爱国运动与爱国教会的本质。因为灵命塑造小组每个人要轮流做演讲,第二周正好轮到我。

记得两年前在建道上暑期课程的时候,就和同宿舍的同学感慨,今天中国家庭教会的基督徒都对“三自”没有清楚的认识,有的弟兄姊妹以为批评“三自”就是批评隶属于“三自”的地方堂会(如慕恩堂、国际礼拜堂)而一听批评就火冒三丈,认为是批评圣徒、挑拨教会(很多的中国基督徒是不喜欢批评和辩论的,认为“没有爱心”,却不知道历史上多少纯正的教义和真理都是透过辩论和批评而厘清的。);也有弟兄姊妹将“三自”与政府相提并论,认为批评“三自”就是批评政府,而批评政府就是不顺服政府;也有很多受过“三自”很多苦的家庭教会弟兄姊妹不加说明的将一大堆圣经中的词汇——“淫妇”、“稗子”等等——冠到“三自”头上,或者与隶属与“三自”的堂会的弟兄姊妹剑拔弩张、不相往来,更是造成了外界对于家庭教会“狭隘”、“好斗”的猜想。

阅读详细 »

闲话民国(2)——我看《建党伟业》

当我提出我想去电影院看《建党伟业》的时候,我的朋友们都以为我脑子有问题,因为谁都知道这是一部他们为自己歌功颂德的电影。当他们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制作电影歌颂自己、再用纳税人的钱让大中小学生部队官兵乃至自己的公务人员花时间去看再次歌颂自己的时候,我作为一个已经付了钱歌颂他们的纳税人,再一次自己掏钱去电影院,确实有点奇怪。

很多朋友知道我对《建国大业》冷嘲热讽,更无法理解我对《建党伟业》如此热衷。其实不然,《建国大业》所呈现的历史是1945-1949,正是国共内战争天下的时候。在前文中我曾经述及对于国共两党而言,宣传战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谁是国父的真儿子,也就是谁是新中国的问题。国民党一方认为,民主宪政才是新中国(蒋中正在《抗战胜利告全国同胞书》中指出“建立三民主义新中国、推行民主宪政还政于民”);共产党一开始在宣传上也认同国民党的观点(《这样一个民主的新中国就一定要实现》,新华日报,1945年7月3日),但是在夺取政权后又宣告“旧中国灭亡了,新中国诞生了”(1949年9月22日《人民日报》社论),因为新中国的“新”是指“社会主义制度和人民当家作主的地位”。既然如此,在《建国大业》一片中,他们就要竭尽全力的表演“新”的优越性,对于为何中共战后突然出现在东北、谁先发动内战、自己曾经对美国式民主的强烈向往(至少在当时如此)、以及为何不参加制宪国大等等要不语焉不详,要不就用自己的历史取而代之。这样一部涂抹历史以自娱的电影,去看它无异于自取其辱。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