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书评

书评:《以基督为中心的婚礼》

Catherine Parks; Linda Strode. 《以基督为中心的婚礼》(A Christ Centered Wedding: Rejoicing in the Gospel on Your Big Day),B&H Publishing Group, 2014. 256页.

在我们的生命中,有两次机会是神特别赐给我们、使我们能够公开地向我们的家庭、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同事见证和传扬福音的:婚礼和葬礼。无论是婚礼还是葬礼,都能见证神在他儿女的生命中所赐下的恩典,然而只有在婚礼的时候我们自己也能在场。

这是《以基督为中心的婚礼》一书在前言里所指出的,婚礼在上帝眼中、在我们的生命中,以及在我们所处的教会社群、各种社会关系中的独特地位:如果没有特别糟糕的事情发生,婚礼是一生中唯一一次你的朋友、家人、同事单单为着你的缘故、在你活着的时候聚集在一起,得以看到福音、听到福音、甚至领受福音的机会。所以,我们如何看待婚礼就极为重要。

阅读详细 »

谁授权你代表基督?

《教会成员制》,[美] 约拿单·李曼 著,徐震宇 译,九标志中文事工 出版。中文简体版下载网址:http://cn.9marks.org/toolkit/church_membership_leeman/

大多数教会都会教导他的会众要委身教会,大多数基督徒可能也会同意他们应该委身地加入一个基督徒团体,可是为什么?有直接的圣经依据吗?

在《四个属灵的原则》这一被广泛使用的传福音小册子里,这一原则是这样被表达的:

希伯来书10:25教训我们:「不可停止聚会……。」几根木材一起燃烧就光热倍增,若将一根抽出,放在一旁,热火就会熄灭。你和其他基督徒的关系也是一样。如果你尚未加入教会,不必等人邀请,请主动参加附近的一个教会。从这个星期开始,按时参加教会的聚会。

所以,基督徒参加一间地方教会,是因为(1)圣经的命令,(2)为了维持自己的信仰。如果单单从这一理由出发,基督徒似乎并不需要加入教会,任何一个小组、团契乃至两三个基督徒私下的聚会都能够满足圣经所说“不可停止聚会”的命令,亦能帮助参与者的信仰生活。基督徒也无需委身任何一个团体,只要他/她没有停止聚会,从他/她所参加的聚会中受益,又何必捆绑在一个团体中,而无法从其他团体的良好资源中受益呢?

阅读详细 »

推荐:《山雨·富能仁传》,[英] 艾琳•克蕾斯曼(著)

《山雨·富能仁传》,[英] 艾琳•克蕾斯曼(著),团结出版社(2014),264页。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与傈僳族基督徒接触,是去怒江旅游徒步的时候,恰巧在卧铺大巴上遇见一位傈僳族传道人。下车的时候,他盛情邀请我们去他家里做客,虽然我们婉拒了他的好意,并继续我们的旅行计划。可是他不断地给我们发短信坚持他的邀请,最后我们终于决定改变计划,在返回六库的中途在他家住一夜。

那是一个难以忘记的经历,我们需要一个一个滑溜索过怒江,沿着几近五十度的陡坡走之字形迂回的小路上山。每一次问他还有多久,他都指着远处隐隐的白点告诉我们说:“就快到了。”事实是,我们走了五个小时才到,抵达的时候几乎用上四肢,望着山下小虫般的汽车担忧明天能不能按时下山赶上去保山的大巴。

然而晚上是振奋人心的。弟兄只要敲钟,全村人都会聚集、唱诗、读经,听道。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憨厚温暖的笑容。我忽然有点羡慕起在这些人当中服事的传道人来,他们一定不用面对汉族人当中的那些“江湖”和“政治”吧?这些人这么憨厚、这么追求,当初在这里植堂宣教一定是一个愉快的经历吧?

阅读详细 »

推荐:《健康的教会成员》,安泰博(著)

《健康的教会成员》,安泰博(著)/恩典合一教会(译),九标志中文事工(2014),112页。电子书合法下载点此

“教会有没有考虑过开展……事工?”

“教会有没有计划向……传福音?”

“教会为什么不……?”

在省略号处你可以填入很多不同的选择。无论在芝加哥、华盛顿还是上海,类似的问题从未停止过进入我的耳朵。

问题在于,当一个基督徒问出这个问题时,他心目中的“教会”是谁?圣经中的“教会”又是指谁?在一般情况下,上述问题中的“教会”其实指的是教会的领袖(牧师、长老或者所谓“同工团队”),而圣经中的“教会”则指的是全体会众。

在《健康的教会成员》一书中,安泰博牧师指出:

地方教会的健康取决于她的成员健康与否:教会的成员是否愿意省察自己的内心、校正他们的想法,并且参与到事工里面去。

阅读详细 »

要理问答:失落的传统

在我们所有为小崽子安排的学习活动中,他最喜欢的,大概除了游泳就是要理问答了。他常常会提醒我,“爸爸,今天的问题还没有做。”并且在小伙伴上门玩耍的时候他也有时会建议大家一起来做问答——当然,很可能带着炫耀的成分。

小朋友喜欢要理问答很可能是因为要理问答的简单、易懂和重复记忆。为什么今天在教会里鲜见要理问答的使用呢?今天的福音派基督教热衷于开发和使用大量的圣经学习课程、查经指南、辅导手册、理财和家庭讲座,像要理问答般深入用经文和理性厘清基督教教义传统的课程却越来越少,乃至于断版买不到。这是何故?

Grounded in the Gospel的两位作者都是今日福音派世界的重量级人物: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的Parrett和维真学院的巴刻。他们在该书导论中指出要理问答失落的原因有三:(1)现代世界以自我的主观认识为中心、拒绝外部的客观真理;(2)在基督徒社区里对权威主义的反感;(3)教会日程已经被塞得很紧,没有空间再放入要理问答。然而纵观全书,我还看到其他拦阻要理问答的原因:

阅读详细 »

预定论:一个不讨人喜欢的话题

在查经小组、细胞小组中,总会时不时的产生对“预定论”的争论,而这种争论的最后往往以这样的话语来结尾:

“我觉得你们俩说的没有矛盾,……”

“拣选和预定是神的奥秘,我们不必揣摩。……”

“呃……我想这个讨论和今天的主题没有关系……我们来看下一个问题……”

当然,我无意挑战组长努力想要平息争论,而达到目标的努力。在我看来,小组中如果偶尔谈到预定论的问题,组长能够适时的用这几句话来阻止烽火的蔓延,已经是非常有智慧了。

阅读详细 »

25年前对岸的野火

1985年龙应台的《野火集》在台湾出版,三年后大陆的时事出版社旋即出版同样内容的《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定价人民币一元六角;同年湖南文艺出版社以《野火集》出版,定价人民币三元二角;8年后上海文艺出版社以“龙应台自选集”为副标题出版《野火集》,定价却涨到了十二元九角……

2005年时报文化出版《野火集》20周年纪念版时,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版的。1985年以来的台湾经历了太多太多的故事,以至于20年后的无论是作者、出版者还是旁观者都不胜唏嘘,似乎20年前的《野火集》成了社会的先知,字字珠玑。不是吗?1986年民进党成立、1987年宣布解严、1989年开放党禁、1990年三月学运导致修宪、1994年台北市首次由反对党执政、1996年全国公民直选……今日台湾的民主政治,不单单是蒋经国李登辉的开明,也是自雷震、胡适以来一代代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青年学子和龙应台这样的社会良心震聋发聩的呼喊而来。虽说国、共两党都是苏俄指导下建立起来的列宁主义和民族主义政党,但是在执政方针和建国宗旨上存在着根本分歧,也就导致了今天两岸的两种局面。

阅读详细 »

不仁的何止是天地?

终于看完了这本正体中文,竖排本的书。我以前最怕的就是竖排本的书。记得中国神学研究院的《圣经·串珠本》没有出版横排本的时候,我何等的痛苦,即喜欢看,又常常在结束一列汉字的时候挑错了列。所以97年内地一出版横排本,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购买了一本。所以看这本书着实让我痛苦。

如果叫我评价龙应台的这本新书,我赞同网路上另一位仁兄的观点:一流的构思,二流的素材,三流的叙事。

说他是一流的构思,因为在中共建政六十年之际,有人会去想到六十年前的中国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并去围绕这个题材写书,即使在台湾和海外的华人世界都是极少的。对于败退的国府来说,往事不堪回首;对于得胜的中共方面来说,自然是“成王败寇”的传统视点,让胜利者来书写历史。我对1949的印象,完全来自凤凰卫视的《一九四九大迁徙》这部纪录片,但是此书不但写了大迁徙的愁苦,更向前延伸到台湾人的悲情和三年内战的摧残。

二流的素材,是因为他采访的当事人随是亲历者,但在大历史中不过是小人物。引用的材料和文献都不足以让读者看到历史的全貌。如果作者能对中共方面的文献,如《龚楚将军回忆录》、《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历史的先声》等做一些研究和引用,我想效果会更好。因为就被采访者和作者记录的视角来看,大多是失败者的哀叹,而没有胜利者的思索。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