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书评

《子女心,父母情——牧养孩子的心》书评

在一个陪伴才是孩子健康成长王道的世代,凭心而论,没有人敢说这届父母不行,无论从文化程度还是陪伴时间上,从知识的学习能力还是家庭成员的参与上,这届父母都要优于往届。根据中国少儿基金会联合北师大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发布的《2016年中国亲子教育现状调查报告》显示,家长的民主意识、科学意识有了明显提高;家庭教育科学观念与方法的传播更加有效和多样化;家长更加注重儿童成长的全面性,特别是儿童健康人格的培养;家长的学习热情持续高涨;注重科学陪伴;关注亲子阅读;父亲参与度有所提高。其中68.37%的家长表示对待孩子时愿意选择“理解、信任和欣赏孩子”。

但报告同时显示,87%左右的家长承认自己有过焦虑情绪,其中近20%有中度焦虑,近7%有严重焦虑。这些焦虑并不会伴随着硬核父母的自我求生、夫妻协作而消解,相反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在升学择校和同侪比较的压力下,焦虑似瘟疫般传染给家庭中的每个人。很多家庭以为这是一场教育资源的争夺战,他们毫不犹豫地带着孩子们在各类教育产品中冲锋陷阵,或许能获得成功收获喝彩,却也成了依附于教育产品、鸡娃指南、名校攻略的人,娃能不能优秀成了这届父母能不能幸福的源头。那什么才能让陪伴中日益焦虑的心止渴,什么才能让中年人的幸福不被娃捆绑呢?什么才能让教养儿女的目标不被放逐在世俗消费文化的荒原里呢?

阅读详细 »

雪夜珍宝——读《我爱吕西安》

十一岁的儿子奋力而快速地蹬着地面,上半身紧贴着滑板车的龙头,当初速度达到理想状态时,他像一只瞄准猎物的鹰隼飞驰而去。伴着呼啸而来的风声,滑道上的孩子们还来不及躲闪,他却早已与他们擦肩而过。观看这一切的老母亲忍不住叫停他的“猎捕“行动,建议他换上轮滑,好在这双挤脚的轮滑易手前物尽其用。而私底下我却害怕他的横冲直撞酿成灾祸。在我三番五次的建议直至命令后,儿子一屁股坐在了离我几尺外的台阶上,沮丧地看着我,”你可以不要管我吗?“ 这种陌生却频繁出现的对质让我们之间原本亲密依存的爱变得混乱和脆弱。我不明白那个原本顺服、常乐于询问我的意见,接受关心的男孩哪去了,而他也不明白父母为什么总在他”做自己“、最快乐的时候用其他的指令打断他,改变他的计划。聪明而有经验的读者看到这里也许会提醒我,这是青春期必经的磨合。确实,在孩子身体的第二性征还未出现时,心灵的成长已昭然可见。它打破了幼年时”我需要,你给予“的爱的模式,在孩子”不要管我“却不知去往何方的迷茫中,挑战做父母的我们和孩子们一同探索爱的新疆界。尤金·毕德生说,”正如婴儿是神赐给年轻父母的礼物,青少年是神给中年父母亲的礼物。青少年在我们步入中年时‘出生’在我们的生命里。……所有现实中已经变得陈腐、老旧的事物,突然间以崭新的面貌呈现在我们眼前,命令我们回应,要求我们参与。“(摘自《清晨的甘露,p 3-4》)

阅读详细 »

书评:《以基督为中心的婚礼》

Catherine Parks; Linda Strode. 《以基督为中心的婚礼》(A Christ Centered Wedding: Rejoicing in the Gospel on Your Big Day),B&H Publishing Group, 2014. 256页.

在我们的生命中,有两次机会是神特别赐给我们、使我们能够公开地向我们的家庭、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同事见证和传扬福音的:婚礼和葬礼。无论是婚礼还是葬礼,都能见证神在他儿女的生命中所赐下的恩典,然而只有在婚礼的时候我们自己也能在场。

这是《以基督为中心的婚礼》一书在前言里所指出的,婚礼在上帝眼中、在我们的生命中,以及在我们所处的教会社群、各种社会关系中的独特地位:如果没有特别糟糕的事情发生,婚礼是一生中唯一一次你的朋友、家人、同事单单为着你的缘故、在你活着的时候聚集在一起,得以看到福音、听到福音、甚至领受福音的机会。所以,我们如何看待婚礼就极为重要。

阅读详细 »

谁授权你代表基督?

《教会成员制》,[美] 约拿单·李曼 著,徐震宇 译,九标志中文事工 出版。中文简体版下载网址:http://cn.9marks.org/toolkit/church_membership_leeman/

大多数教会都会教导他的会众要委身教会,大多数基督徒可能也会同意他们应该委身地加入一个基督徒团体,可是为什么?有直接的圣经依据吗?

在《四个属灵的原则》这一被广泛使用的传福音小册子里,这一原则是这样被表达的:

希伯来书10:25教训我们:「不可停止聚会……。」几根木材一起燃烧就光热倍增,若将一根抽出,放在一旁,热火就会熄灭。你和其他基督徒的关系也是一样。如果你尚未加入教会,不必等人邀请,请主动参加附近的一个教会。从这个星期开始,按时参加教会的聚会。

所以,基督徒参加一间地方教会,是因为(1)圣经的命令,(2)为了维持自己的信仰。如果单单从这一理由出发,基督徒似乎并不需要加入教会,任何一个小组、团契乃至两三个基督徒私下的聚会都能够满足圣经所说“不可停止聚会”的命令,亦能帮助参与者的信仰生活。基督徒也无需委身任何一个团体,只要他/她没有停止聚会,从他/她所参加的聚会中受益,又何必捆绑在一个团体中,而无法从其他团体的良好资源中受益呢?

阅读详细 »

推荐:《山雨·富能仁传》,[英] 艾琳•克蕾斯曼(著)

《山雨·富能仁传》,[英] 艾琳•克蕾斯曼(著),团结出版社(2014),264页。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与傈僳族基督徒接触,是去怒江旅游徒步的时候,恰巧在卧铺大巴上遇见一位傈僳族传道人。下车的时候,他盛情邀请我们去他家里做客,虽然我们婉拒了他的好意,并继续我们的旅行计划。可是他不断地给我们发短信坚持他的邀请,最后我们终于决定改变计划,在返回六库的中途在他家住一夜。

那是一个难以忘记的经历,我们需要一个一个滑溜索过怒江,沿着几近五十度的陡坡走之字形迂回的小路上山。每一次问他还有多久,他都指着远处隐隐的白点告诉我们说:“就快到了。”事实是,我们走了五个小时才到,抵达的时候几乎用上四肢,望着山下小虫般的汽车担忧明天能不能按时下山赶上去保山的大巴。

然而晚上是振奋人心的。弟兄只要敲钟,全村人都会聚集、唱诗、读经,听道。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憨厚温暖的笑容。我忽然有点羡慕起在这些人当中服事的传道人来,他们一定不用面对汉族人当中的那些“江湖”和“政治”吧?这些人这么憨厚、这么追求,当初在这里植堂宣教一定是一个愉快的经历吧?

阅读详细 »

推荐:《健康的教会成员》,安泰博(著)

《健康的教会成员》,安泰博(著)/恩典合一教会(译),九标志中文事工(2014),112页。电子书合法下载点此

“教会有没有考虑过开展……事工?”

“教会有没有计划向……传福音?”

“教会为什么不……?”

在省略号处你可以填入很多不同的选择。无论在芝加哥、华盛顿还是上海,类似的问题从未停止过进入我的耳朵。

问题在于,当一个基督徒问出这个问题时,他心目中的“教会”是谁?圣经中的“教会”又是指谁?在一般情况下,上述问题中的“教会”其实指的是教会的领袖(牧师、长老或者所谓“同工团队”),而圣经中的“教会”则指的是全体会众。

在《健康的教会成员》一书中,安泰博牧师指出:

地方教会的健康取决于她的成员健康与否:教会的成员是否愿意省察自己的内心、校正他们的想法,并且参与到事工里面去。

阅读详细 »

要理问答:失落的传统

在我们所有为小崽子安排的学习活动中,他最喜欢的,大概除了游泳就是要理问答了。他常常会提醒我,“爸爸,今天的问题还没有做。”并且在小伙伴上门玩耍的时候他也有时会建议大家一起来做问答——当然,很可能带着炫耀的成分。

小朋友喜欢要理问答很可能是因为要理问答的简单、易懂和重复记忆。为什么今天在教会里鲜见要理问答的使用呢?今天的福音派基督教热衷于开发和使用大量的圣经学习课程、查经指南、辅导手册、理财和家庭讲座,像要理问答般深入用经文和理性厘清基督教教义传统的课程却越来越少,乃至于断版买不到。这是何故?

Grounded in the Gospel的两位作者都是今日福音派世界的重量级人物: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的Parrett和维真学院的巴刻。他们在该书导论中指出要理问答失落的原因有三:(1)现代世界以自我的主观认识为中心、拒绝外部的客观真理;(2)在基督徒社区里对权威主义的反感;(3)教会日程已经被塞得很紧,没有空间再放入要理问答。然而纵观全书,我还看到其他拦阻要理问答的原因:

阅读详细 »

预定论:一个不讨人喜欢的话题

在查经小组、细胞小组中,总会时不时的产生对“预定论”的争论,而这种争论的最后往往以这样的话语来结尾:

“我觉得你们俩说的没有矛盾,……”

“拣选和预定是神的奥秘,我们不必揣摩。……”

“呃……我想这个讨论和今天的主题没有关系……我们来看下一个问题……”

当然,我无意挑战组长努力想要平息争论,而达到目标的努力。在我看来,小组中如果偶尔谈到预定论的问题,组长能够适时的用这几句话来阻止烽火的蔓延,已经是非常有智慧了。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