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道笔记:以自我为中心的事奉

很早就开始服事、讲道,发现自己的听道能力在衰退。一方面,由于内心的骄傲和自满,以为圣经真理都知道了,所以常常在听道的时候走神,或者一看经文心里就说,“哦,这个啊,我也讲过”,就没有认真听;另一方面,心里也被各种事务充满,不是想着作业,就是想着论文,要不就是行程计划或是其他事工。这样是得罪神,也是对神的话掉以轻心,所以我要记听道笔记!嗯!!

但是我的听道笔记不是牧师的文稿整理,而是我读了经文、听了讲道之后,我的吸收整理。

撒上15:10-31,这是今天黄雅悯牧师在北郊堂主日证道的经文。

阅读详细 »

用角色扮演学习圣经:加拉太书2:11-21

这是《课堂教学方法》一课的作业之一,已经在课堂和教会里都实践过一次,反映良好。注意事项:

  1. 事先将学生分成三组,每组要选出三人参与角色扮演,其他组员观察。
  2. 每组在角色扮演前要按照问题查经和讨论。
  3. 角色扮演不是话剧,话剧的台词是事先准备好并且背下来的。角色扮演的台词是自发的,不需要也不应该提前准备,表演者通过揣度角色的心境,在扮演时自发的说出台词。可能需要一些模拟场景的热身(例如,假设夫妻吵架、捡到巨款,观察角色扮演者是否能自发对话。)
  4. 三个场景表演完之后的总结和分享非常重要。邀请每个角色扮演者分享他的感受,并讨论总结部分中的三个问题。

阅读详细 »

务必竭力进入那安息

(OCECC,2014-3-9)

希伯来书4:1-13

今天我们要接着上周的希伯来书第三章来进一步探讨安息的课题。我觉得我到这里来讲“安息”这个话题是一个诡异的事情。几乎所有的人来奥兰多都是为了休息,需要你们指教我们如何在这里休息。我不知道你们奥兰多人民想要休息的时候会去哪里,我只知道我们来休息的时候你们就不得休息。“休息”是一个我们常常想要得到,但是真的得到的时候又好像没得到的东西。有一次别人问我,“你休息的时候喜欢干什么?”我一下子回答不上来,说打游戏吗?好像打游戏也得不到休息。上网吗?上网也不见得得到休息。旅游吗?看看来奥兰多的行程就知道,不但会把自己搞得很累,而且来之前还得把本来教授们期望我假期写的作业论文都得提前写好才能安心出发,这算休息吗?

“休息”不但让现代人困惑,也让古代人困惑。“休息”和“安息”其实在圣经里是同一个词,但是在中文里就表达着不同的意思。“休息”指的是现世的、短暂的、外表的,“安息”指的是长时间的甚至永恒的,甚至带着属灵上的含义:一个休息的人心里可能没有安息。所以圣经里常常用“安息”这个词,体现一个长久的、属灵的、和神的关系。上周讲到的第三章最后一节说“这样看来,他们不能进入安息是因为不信的缘故了。” 这个“他们”是指谁呢?以色列人被神拯救、被摩西带领离开埃及之后,就在抵达神所应许的迦南之前,由于看见占据迦南的人身高力大,大部分的以色列人都对神的应许产生了怀疑。在民数记14:3,他们甚至向摩西抱怨神,说“耶和华为什么把我们领到那地,使我们倒在刀下呢,我们的妻子和孩子必被掳掠。我们回埃及去岂不好吗?”他们不但不相信神的大能、神的应许和神的作为,甚至还怀疑神的动机,要“立一个首领回埃及去。”所以诗篇95篇说,神厌烦那世代的以色列人,不让他们进入迦南,也就是神的安息。可是,这个处境跟基督徒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到底安息了没有呢?在第四章,作者进一步解开基督徒与出埃及的以色列之间的相同之处,也为我们解开圣经中有关安息的真理。在希伯来书第四章我们刚刚读的经文里,作者用旧约的应许揭示了新约中的安息,并劝告基督徒当存敬畏的心竭力以信从进入神为我们应许的安息当中,这是一个被应许却又要努力进入的安息,这安息当中既有神的恩典,也有人的责任。希伯来书的作者从三个方面解释安息。

阅读详细 »

做个跟随者

(这是在三一华人团契新年聚会上的劝勉。)

我来了两年多,这是我参加的第六次华人学生的聚会,虽然我们现在已经有泰国同学、有印度同学,有印尼同学,快要变成大东亚共荣圈了,我为大家对其他亚洲同学有这样的接纳和服事而感恩。我想,反正我要毕业了,我劝勉大家什么呢?我就讲个狠的吧。上个礼拜一个早上我在读创世纪13章的时候,读到罗得和亚伯兰的分开,我觉得神在这里给我一个感动,我很想和各位同学交通。我们都很熟悉圣经,经文就不一起读了。从8节起,这段经文说,“亚伯兰就对罗得说,你我不可相争,你的牧人和我的牧人也不可相争,因为我们是骨肉。遍地不都在你眼前吗。请你离开我,你向左,我就向右。你向右,我就向左。罗得举目看见约旦河的全平原,直到琐珥,都是滋润的,那地在耶和华未灭所多玛,蛾摩拉以先如同耶和华的园子,也像埃及地。于是罗得选择约旦河的全平原,往东迁移。他们就彼此分离了。亚伯兰住在迦南地,罗得住在平原的城邑,渐渐挪移帐棚,直到所多玛。所多玛人在耶和华面前罪大恶极。”有一些解经书说罗得做的决定没有什么错,既然亚伯兰让他先选,他凭着自己的眼见当然就选好地方了。但是我说不!圣经很明显的告诉我们罗得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第一,罗得看到约旦河平原时,他的感受是“如同耶和华的园子,也像埃及地。”罗得从未去过耶和华的园子,他对园子的感受和认识完全来自先祖的传递,但是他和叔叔去过埃及地,看到埃及的繁华。所以他眼中的“好”,就是埃及的标准、是世界的标准。第二,圣经交代选择的后果:他“渐渐挪移帐棚,直到所多玛。所多玛人在耶和华面前罪大恶极。”圣经告诉我们这个选择的后果是他被罪恶的繁华所吸引,渐渐挪移帐棚,远离了自己的叔叔。第三,也是我的重点,在我看来,罗得有另一个选择,那就是做亚伯兰的跟随者。他和叔叔在一起那么久,不会不知道叔叔为什么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去到一个从未去过,也没有社会根基的地方,他知道先祖的神给他的叔叔一个伟大的应许。但是当他跟着叔叔因为饥荒去过埃及之后,他对这个应许失去了兴趣,或许这个应许对他没有更大的吸引力,不如去过、经历过的埃及让他更渴望;也或许他觉得这个应许是叔叔的,他跟着叔叔永无出头之日,他不甘心做一个跟随者。这些都是我的猜想,但是因着这些猜想,我就想到一个很少被提过的概念:做一个跟随者。

阅读详细 »

神创造与救赎的宏大故事: 罪带来全然败坏

(CCUC-North,2014-1-25)

我们所在的地方叫Lake County,湖郡,湖郡的郡府所在地是Waukegan,Waukegan旁边有一个小镇叫Zion,过了Zion就是另一个州威斯康星了。这个我想大家都知道。但是很少人知道,Zion锡安这个地方在基督教历史上曾经辉煌过,它被历史学家们称为二十世纪美国的乌托邦,因为在美国第二次大复兴时期,一群基督徒在传道人John Alexander Dowie的带领下于1900年买下此地,立志要在这里共同生活、工作、建立社区,等候基督再来,他们相信基督一千年后就要来,所以租地都是租一千年。但是很遗憾的,这个社区不到十年就瓦解了,领导人的失败、继任者的独断专行、教会教义的混乱、基督徒之间的冲突矛盾……各种不同的原因产生一个强大的力量,毁灭了他们起初的梦想。

为什么人总是失败,共产主义、太平天国乃至真正基督徒(Zion)想要建立地上天国的的努力也都归于失败?

很多人将圣经看作是一系列的道德故事,每个小故事告诉我们里面的人物怎么做错,然后我们应该怎么做才是对的。你给孩子讲故事的时候有没有这样讲?参孙做错了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做;彼得做错了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做?亚拿尼亚做错了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做?大卫做错了什么,我们应该怎么做?……等等等等

但圣经不仅仅是这样的。

阅读详细 »

当全心全意信靠神

何西阿书7:8-16

8以法莲与列邦人搀杂。以法莲是没有翻过的饼。

9外邦人吞吃他劳力得来的,他却不知道,头发斑白,他也不觉得。以色列的骄傲当面见证自己,虽遭遇这一切,他们仍不归向耶和华他们的神,也不寻求他。以法莲好像鸽子愚蠢无知。他们求告埃及,投奔亚述。他们去的时候,我必将我的网撒在他们身上,我要打下他们,如同空中的鸟。我必按他们会众所听见的惩罚他们。

13他们因离弃我,必定有祸,因违背我,必被毁灭。我虽要救赎他们,他们却向我说谎。他们并不诚心哀求我,乃在床上呼号。他们为求五谷新酒聚集,仍然悖逆我。我虽教导他们,坚固他们的膀臂,他们竟图谋抗拒我。他们归向,却不归向至上者。他们如同翻背的弓。他们的首领必因舌头的狂傲倒在刀下,这在埃及地必作人的讥笑。

虽然我在大学时就已经接受耶稣基督成为我的救主,但是我从未想过神在我的工作和学习中要怎样做我的主。我的第一份工作是技术支持工程师,接听来自各地的企业用户的电话并解答他们的问题。我一直不觉得这跟神有什么关系,我很乐意在其他事上求告主、顺服主,但是在工作上,我不觉得祂有什么发言权。直到有一天,我被一个问题困扰,和新加坡的同事工作到很晚都没有解决问题,而死命令是第二天上班之前邮件服务器一定要正常工作,否则客户(Compaq)在亚洲的业务就要停止运作(当时觉得严重的不得了,今天看来也没什么,因为这家公司已经停止运作了)。我的新加坡同事也是个基督徒,不过他跟我差不多,基本上不跟我谈属灵的事情。那天晚上突然透过MSN Messenger对我说,“我们祷告吧。”我很吃惊他提出这个建议,他接着说,“掌管天地万物的主,必然能帮我们解决被造物造出来的东西。” 于是我们放下手中的其他方案去祷告。奇迹并没有发生,我们仍然搞到第二天中午才解决问题。但是这位同事的话触动了我,是的,掌管天地万物的主应该能介入我们的工作,尽管他很多时候把事情留给我们去解决,但是他可以,他也能够,在我们的工作中掌权。当我相信和接受这一点的时候,我不是更焦虑,也不是更懒惰,而是更平安。

阅读详细 »

不要贪恋世俗

创世纪25:29-33,希伯来书12:16-17

大家看到周报上今天讲道的题目后有什么想法?如果是我走进会所、接过周报,看到这个题目,我想我会心里想,“老生常谈!”或者有的弟兄姊妹可能会想,“唱高调!”,也有的人会想说“什么是贪恋世俗?我周末刚去买了iPhone5S,这是贪恋世俗吗?”

在我的基督徒成长环境里,一直有两个极端同时存在。一个极端是对将这世界所制造的一切都归类为“世俗”,所有与流行挂上钩的,从牛仔裤到智能手机,从小说到电影,一概加以否定。我在杭州的时候参加一个家庭教会,大部分是很保守的老弟兄老姊妹,在他们当中穿牛仔裤就是爱世界、贪恋世俗的表现。在这些弟兄姊妹当中,我非常的小心翼翼,和我的同学们去聚了餐、看了好看的电影、读了有意思的小说,提都不敢提,生怕被看作是贪恋世俗的基督徒。我想今天这样的基督徒群体即便在中国也不多见了。但今天另一个极端却在基督徒当中很有影响,这种观点将对世界的追求看作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他们认为基督徒就是应该在世界中享受,他们或者公开鼓励世界的成功、认为这是基督徒蒙神祝福的表现(我们称之为成功神学),或者虽然表面上教导属灵、永恒的价值观,事实上却在生活中表现为追求世俗的成就和享受。对我们这些福音派教会而言,我认为这一种情形具有更可怕的腐蚀和影响,这也是我今天的信息想要针对的问题。

阅读详细 »

修院一探

IMG_0437獻身宗教常被等同於修道隱世,即便基督教今日已極力為自己的入世主義辨解,用流行的價值取向為自己再造福音的風潮,我們仍不能否認三、四世紀興起的修道禁慾主義對人們宗教觀的影響。緣起於東方的修道主義鼓勵基督徒們為更高的屬靈標準而活,退避世俗尋求獨處。沙漠、曠野、孤島都成為修士們默想祈禱和禁食的棲身所。西方的修道主義則在奧古斯汀的影響下向修道院或神學院發展。獻身於上主的人們聚居在一處,潛心學習,也催生了以後的天主教樞機團。而真正使修道院或神學院定規化的是聖本篤,其建立的本篤修會的會規改革了單一苦修的模式,使修道的生活趨於敬拜、勞作和研修的平衡。因此,當現代人的記憶一次次將修會好萊塢化、神秘化的時候,我們有機會走訪駐地附近的一所修道院,因為臨湖而建,這裡又稱為聖瑪麗湖區修院。現已是全美最大的天主教神學院,裝備祭司,以就聖職。

 

也許因為新教在美國的影響和天主教在此處的式微,很少能在街上看見身著修服的修士或修女。既沒有那種要掀起人家的修袍一探究竟的好奇,我們對修道院所見的一切倒有了一顆平常心。常被問起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區別,原本解釋起來總一副恨不得一下撇清關係的姿態,如今略知歷史,也漸能欣賞其在神的超越性上的堅守和敬虔。

IMG_0438IMG_0433

修院的佈局以教堂和紀念柱為軸心,左右對稱佈局。從平面虛擬圖看,更像一顆聖心的形狀。軸心延至一片靜湖,兩翼則被大片森林包圍,讓落在平凡小縣中的修院更有隱世的意味。據說,三一神學院曾想和其置換土地,遭拒。原因不詳。但試想年輕魯莽的本科生們在寧靜的校園裡為一場場校際比賽歡呼奏樂,飛盤滑過聖像,孩子們騎著滑板橫衝直撞,那一切和這裡是多麼格格不入啊。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