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厅故事(比喻)

一个壮汉坐在餐厅里望着面前堆得高高的食物发呆,他觉得吃完这些东西是一件非常艰巨的任务。

其他参加宴会的好朋友们一个一个走过来,看看他,又看看他面前的盘子说:“你的胃口真好,身体真强壮,能者多劳,再帮我吃掉一个鸡腿吧。”

“可是我已经吃不下了呀,你没看我盘子里堆满了东西吗?”壮汉愁眉苦脸地说。

“那是因为你不会拒绝人,谁给你盘子里放东西都不会说不。你要有优先次序,要会拒绝人。”朋友不由分说地放上去一个鸡腿,满意地走了。

Day 28 回来吧,巴芭拉 | 相遇不离不弃的救恩

叛逆对大部分人来说不是一个新鲜的字眼,也许对一个初尝叛逆滋味的人而言,叛逆证明的不单是“我很酷,这才是我”,而是把我们隐藏在人心中的谎言揭穿的同时,尝到我其实并不真的快乐的苦涩。 我曾不止一次听到有些父母说自己的孩子,如何平稳地度过青春期的叛逆。但我除了表以钦慕的眼光外,也暗想也许是那真正触动叛逆的罪根藏得太深,不为人觉罢了。因为我知道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我勉强按着父母的期望成长,到了终于独立的那日,却发觉自己选择的人生并无真正的快乐。我所爱的朋友和与之享乐的一切并不真实。

而另一方面,当我为人母后,强烈的基督教价值观使我无法容忍孩童教养上的失当。我一次次在彼此的冲突中心力憔悴,以无法排解的自责收场。我的内心知道孩子的信仰无法藉着家庭的环境一脉传承,我的行为却将有条件的爱摆在自己和孩子的面前。他被我加在他身上的罪咎感绑架着,即便尚年幼,却已在每一次抗争中显出一意孤行的执拗来。

可惜叛逆的我和期望落空受伤的我从没有真正碰面过。她们躲在各自的角落里舔着自己的伤口,在一次次好像被医治的幻想中等候着真正的救赎。《回来吧,巴芭拉》一书就成了这样的契机。
阅读详细 »

Day 26 泥鳅风波| 相遇十字架上的主

我家的大狸花猫闹过好几次笑话,手短眼大耳朵尖的它是家里每个人的宝贝。来家里短住的婆婆曾分不清它和楼下的流浪猫有什么区别,一把抓起一只神似的猫崽就往家里抱,回到家,门一开,却傻眼了。原来她以为我们家的猫溜出门撒野,其实人家好端端地坐在桌子上等吃的呢。这一出狸猫换太子让每个人都觉得它的身份尊贵了几分。

大懒猫最爱的玩具不是那些个悬挂的羽毛和激光笔,而是活泥鳅。婆婆为了给生病的公公补身子,在家养了不少泥鳅,狸花猫就整夜守在水桶边,趁着大家不备,撩泥鳅玩。大清早,看见一路的湿脚印,才知道他和泥鳅们大战了几十个回合。公公婆婆回家后,大狸花猫没了对手,越发懒了下去。

放了学的孩子与我相携去菜场买菜。 七八岁的孩子对民生百态的菜场毫无兴趣,唯独记得家里的猫咪爱泥鳅,就央着我买一条回去。买水产的老板娘嘴甜又心眼多,平时免不了在斤两上做些手脚,但确实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见我近前,问明我要买一条泥鳅给猫耍,乐得像听了个大笑话,一边挑了条最小的泥鳅给我,一边打听是哪种名贵的种猫。我忙打着哈哈付钱要走,老板娘却爽快地把手一挥,“一条泥鳅要什么钱”送了我。
阅读详细 »

Day 23 汤姆真的改变了?| 相遇电影

中法投资的家庭温馨片《九条命》上映后,我身边几乎所有的猫奴们都抛下家中的喵星人,去影院一睹荧幕上猫咪们的风采。他们决计不会回家和自己的猫咪讨论剧情,评论分镜头的运用,但至少这部奇幻风格的喜剧证实了一点,宠物改变了人的生活。

但为何改变这位霸道总裁的不是善解人意的娇妻,不是甘愿为爸爸的缺席开脱又暗中思念的女儿,不是容忍着父亲的霸道和责难,却一心为着公司着想的儿子,而是一只宠物呢?是的,他们交换了身体,让霸道的汤姆以卑微的眼光,匍匐的姿态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可是当一切的交换恢复原样后,谁能保证他不会回复到自负自大,近乎抛妻弃子的疯狂人生呢?那人究竟如何改变呢?
阅读详细 »

Day 21 你被她吸引了吗?| 相遇恋爱僵局

近日有位文质彬彬的青年来访,谈吐儒雅,待人亲切,且是位热心事奉的耶稣追随者。他近日就是否要选择与另一位姐妹交往而纠结不已,所以我们就邀他一叙。相谈之下,两位弟兄姐妹因都到了、且过了婚配年龄,教会中颇有些人欲意撮合,两人也借着些同工的机会有所了解,但又迟迟难以做出进一步的决定。此间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这位可爱的弟兄:你被她吸引了吗?

显然,他敬重这位姐妹的敬虔,对主的热忱,但他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始终语焉不详。有没有被对方吸引重要吗?要我给出一个肯定的回答的话,我会说是的。如果你没有被她吸引,为她有一点点心动,请不要进入到恋爱关系中。
阅读详细 »

Day 19 姑息不是恩典 | 相遇圣经人物

“一个眼望西方的女人和一个背向东方的男人,从我们面前走开。”——Mary Coleridge 《不受欢迎的人》

圣经中有许多充满戏剧性的场景和人物,既有人所众知的摩西过红海、出埃及的宏大场面,也有约翰晚年在拔摩海岛超然的天启神谕,更有许多小人物在其中的出场,令人嗟叹扼腕。我最关切的莫过于大卫王朝,这乃是神亲自拣选,并应许将来那一位后裔从他而出的君王。他并未在王位上千秋不朽,一统江湖,反倒在整个圣约历史中留下了许多罪与罚的不良记录,让人玩味。今晨读到他家中的宫心计,一阵哀从心底起。原来大卫王朝的衰败不是起于所罗门晚年的昏昧纵情,而是始于大卫的姑息。

暗嫩和他玛,同父异母的兄妹。一个纨绔王子,恃宠生娇,想要的就非要据为己有。一个玲珑公主,视兄为父,未曾婚配。暗嫩爱他玛,因爱成病,辗转反侧。旁有小人进言,劝他乘机强占,先斩后奏。暗嫩就依计而行,玷污了他玛。暗嫩行了此事后,却如同得到了玩具就转眼丢弃的孩子,心里恨他玛的心竟比先前爱她的心更胜。他不仅不愿娶她为妻,更将她赶出门外。他玛凄凄惨惨地留宿在胞兄押沙龙的家中,稍得安慰。

押沙龙因见父王大卫知晓此事却无惩治,胸意难平。他寻机要为自家妹子报此大仇。押沙龙终于寻得机会将暗嫩杀于众人眼前,却也知此行难再回到宫中,只好自我放逐。大卫一面为亡儿哀恸,一面为押沙龙的逃离忧心忡忡。三年过去,大卫既没有通缉杀人的押沙龙,也没有勇气招他回到面前,直到一旁的元帅约押用计请一妇人献计,才终于使押沙龙毫发无损地回到宫中。押沙龙苦等两年后未见父面,不得已出毒计烧人田野,逼得约押奏告大卫。这父子俩才在相见时彼此饶恕。但此事刚了不久,押沙龙就生出谋逆之心。

押沙龙的悲剧人生似乎全因他人而起,最后又作茧自缚而死,但是在这出“宫斗剧”中,大卫的姑息却显出押沙龙的义来。身为一国之君的大卫,神律法的代言人却无法在儿子行恶这事上秉行公义,坐视自己的女儿受凌辱。虽然圣经说大卫因此大大发怒,我却找不到丝毫关于惩戒的记录。大卫的姑息似乎是隐忍和宽容,却是祭司以利的翻版。他们都敬虔爱主,且对自己的罪毫不犹疑地剖析到底,但对於儿女的败坏,他们却心生胆怯。或许大卫确信神已经应许要建立他的家室,使他的王位上不缺人来坐,他不愿杀了任何一个儿子;或许在犯过奸淫的大卫心里觉得自己比败坏的儿子好不了多少,子不教父之过;也或许他在这事上真不知如何行。但无论如何,当大卫也不与押沙龙说好说歹,盼着时间能治愈一切时,罪就在这个家族中发酵。谋杀、逃亡、隔绝、背叛,各种人物的人格缺陷全全暴露出来。意图操控一切,也曾在谋杀中被姑息的约押,苦苦等候饶恕以致心生叛意的押沙龙,优柔寡断父亲形象缺损的大卫,每一个都在罪与罚的诅咒之下失去了本有的祝福。但我相信这些在罪中姑息耽延的时刻,都成了他们一生挥之不去的刺。大卫在晚年将处置约押的口谕交给了所罗门,这时的他已失丧了他的爱子押沙龙。

在大卫反讽的家事上,何尝不映照一国一家的景象。即便我自己也常常在面对罪时,轻易地选择逃避和漠视。我姑息懒惰的罪在我身上一日日地耽延,我容让自己在暂时的享乐里止步不前,我也在制定的规则面前,以恩典为借口,疏于管教。姑息常常成了恩典的替代品,成了饶恕的代名词。但一个不在知罪、悟罪和痛悔中回转的心灵,就必往幽暗邪恶之地而去。恩典是在悔改中所品尝的果子,却不是姑息的借口。

我要感谢神没有姑息我身上一切的罪,在他全然的公义之中,我的道路就是押沙龙的道路,我的结局就是暗嫩的结局。但当我仰望他的时候,他却以十字架的审判成为这场定罪的出路,就是我的罪全由神的儿子担当,他替代了纵欲欺骗的暗嫩,也替代了我这个全然败坏的罪人。思想暗嫩和他玛,就好像开篇诗句中各向东西的男女,只是这个世界真正不欢迎的不是这些陷在罪中的人,而是那位道成肉身的救主。

Day 18 大山里的神的儿女|相遇湘西记忆

我二十岁的记忆里除了湘西的黑山白水,什么都没有留下。

我有时大清早地醒来,以为自己还住在山城人家的楼上,一盏吱吱呀呀的吊扇在头顶不停地转着,把吊脚楼的炊烟挥散在我的记忆里,和着那一铲铲炒辣椒的麻利劲儿,一条白日照到遍的长街,从城门蜿蜒到山脚、到溪水边,一径铺到我的床前。那年我心生了要离开家的念头,我和伙伴结伴要去北京学GRE。但我的努力从遥远的湘西边城开始,就注定了这场逃离无法成功,因为我的心被收进了金鞭溪边的萤囊里,钻进了走不出的大山里。
阅读详细 »

Day 14 落在年轻女子的海洋里 |相遇友谊

我的生命中有许多年轻的女孩们,如果不是神特别介入的恩典,她们不过是我人生中许多过客中的一些。她们可能是公司的同事、供应商、活动的参与者,或者同学的家长。但我不会真正留意她们。

年龄的差距强制地将人拉近不同的人生季节,当你追着娃牵挂着生病的二老,如同两头烧的蜡烛时,那些在游戏中消磨的奢侈,将夸父的洪荒带入二次元世界的诡异,以及追逐起时尚就甘愿吃土吃泥的人生,都让她们和我在悄然对视后,心照不宣地擦肩而过。

但教会却好像一个逆转时空的所在。人们在其中相互接纳,相互伤害,又彼此相爱。教会总有千百种能力颠覆我们为人处事的准则和界限。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