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近况

2013-01近况分享

其实一月份回国有一个重要的服事就是为一个机构做释经讲道学这门课的助教,教授就是我在三一的讲道学老师,也是三一教牧学系的系主任。我从这门课中受益匪浅,由于这门课要求学生现场讲道并由其他同学和助教给予反馈,所以老师不得不请一些懂中文的神学生做助教。我的工作主要就是解答同学的问题、组织讲道练习,并且给予总结性的讲道反馈。虽然以前我也参加过这个培训,但是这次我是以助教的身份参加,而且我知道参加的学员都是很有经验的传道人,甚至是神学院教师。我原来最担忧的就是两件事:(1) 谁都不愿意发言——因为我们不习惯当面指出人家的缺点,更何况是讲道的缺点;(2)有人受不了对他讲道的批评,毕竟有不少学员服事的工场无论从规模上还是从资历上都比我高。但是培训结束后,我发现我的两个顾虑都不存在,大家对这门课都很有热情,积极发言肯定或帮助其他同学,也没有人因为被批评而跳起来。我为神的仆人们如此谦卑而感谢神,也为这个教育机构在同学们中间能建立如此深厚的信任关系而感恩。

回到学校,就赶紧开始新的学期了。这个学期我一共选了六门课十五个学分,包括《圣经希伯来文II》、《宣教人类学》、《教牧实践》、《护教学》、《系统神学II》和《美国教会史》。这些都是很有意思的课(坦率地说,除了希伯来文都是很有意思的课,还请大家为我的希伯来文祷告,上学期只得了B+)。

阅读详细 »

2012-12近况分享

亲爱的同工、支持伙伴,

主内平安!

2012年秋季学期已经过去,考试的结果要到1月11日才会出来。我之前最担心的希伯来文考试也不算太难,感谢神的恩典。我希望这学期的成绩能够帮助我的GPA恢复到3.5以上,因为暑假密集课程时我在《希腊文解经I》得了一个C+,把GPA往下拉了整整0.2,让我很担心奖学金不保。

12月14日考完后,我第二天就回到了上海。从11月中旬到12月中旬,我与家庭分开(因为妻子孩子先回到了上海)了整整一个月。虽说靠着今天的科技,用Facetime之类的工具很容易保持视频联络,靠着弟兄姊妹的爱心,顿顿饭都有着落,可是这种分离仍然让人难耐。妻子说,“原本以为回到上海是回家,可是回到上海才知道,我们在一起才是家。”儿子更是在美国的时候嚷嚷着要回上海,可是到了上海才一个礼拜就问我什么回去,再过一个礼拜就问怎么还不回美国——因为在他小小的世界里,他的小伙伴们都在美国。

阅读详细 »

2012-11近况分享

感谢神,第三个学期(2012年秋季学期)也接近尾声。吸取了上一个学年的教训(我常常在截止日期的最后一天才完成论文,导致没有时间拿去请写作中心帮我做语法检查,结果论文都得不了A),这次我提前两周完成了所有论文,还剩一篇在等待写作中心老师批阅。剩下的就是三门考试了:希伯来文、伦理学、符类福音。

十一月份也发生了很多事,虽然是美国感恩的季节,但是我们身边却发生了很多让我们很难感恩的事,特别是亲人朋友的去世:在我所在的教会有好几位弟兄姊妹的亲人,包括我们的家人,都在十一月去世。为此我的妻子和孩子都改签了机票在11月中旬赶回了上海参加追悼会,并将留在上海等我12月中旬考完回去后在明年春季学期开学时再返回美国。死亡在过去是离我很远的一个话题,我似乎都没有认真面对过亲人过世的问题。感谢神,她早已接受耶稣,但是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父母亲属都没有信主,在生死和末后审判的话题面前,死亡突然变得很沉重,因为死的毒钩对那些未蒙救赎的依然有着威胁。也请为我祷告,让我回国的时候能有效的向父母亲友,还有这边弟兄姊妹委托我去拜访的他们的父母分享福音。

阅读详细 »

2012-09近况分享

9月份刚刚过去,新学年的生活正在步入正轨。感谢神听我们和各位弟兄姊妹的祷告。ZBB在9月28日一次性就通过了驾驶考试,拿到了驾驶执照。这是我们很高兴的事情,因为从此以后她可以自己接送XMX上下学,也有更多的自由可以出去,不用被“软禁”在神学院的校园里了。考驾照有很多的波折,因为没有社会保险号码所以在驾照管理中心与社保中心之间跑了很多次,这也提醒我们在这里寄居的身份,并学习耐心和顺服的功课。

这个学期我修的课程当中引起我思考最多的是《基督教伦理》这门课。我们过去在国内也讲基督教反对堕胎、反对安乐死、反对离婚、反对同性恋等等,也写入教会纪律手册,也有对应的经文支持。但是我们没有认真的思考过为什么反对、边缘案例怎么办?以及支持堕胎、支持安乐死、支持同性恋的社会学家甚至基督徒、神学家是什么样的观点与逻辑。这门课不但告诉我们对方的论点,也告诉我们福音派如何反驳对方的论点和建立正确的圣经伦理。我发现很多时候,我们对“对手”的观点不免简单化和妖魔化,以表明自己的观点正确。是的,我们仍然反对堕胎、仍然反对安乐死、离婚和同性恋,但是我们需要清清楚楚的理解我们的出发点与逻辑,并能与持不同论点的基督徒与社会人士产生对话(而不是鸡同鸭讲,或是各讲各的),才能更有效的将真道传扬开来。另外,这门课不仅仅关心基督徒的个人伦理(即“作为基督徒,我不能随便堕胎。”),也关心教会整体的伦理(即对与堕胎的基督徒,教会应当怎样做)以及社会公共伦理(即教会怎样告诉和影响社会合乎圣经的真理)。这门课也关心如何从圣经和基督教信仰影响社会公共议题(即所谓“政治”),比如我们最后要读的两本书都是与美国移民政策有关的:社会福利政策应当如何对待移民、非法移民及其子女家眷等。

阅读详细 »

2012-08近况分享

map8月份应该是我来美国后最放松的一个月了,密集课程已经上完,而自学课程给我很大的机动性可以安排时间。所以8月初的时候我们做了人生第一次的自驾旅行,从神学院出发,逆时针绕密歇根湖,穿越了伊利诺伊、印第安纳、密歇根和威斯康星四个州回到出发地(见右图),一共花了六天五夜。为节省开支,我们一晚住旅店、一晚住帐篷这样轮替住宿。这次旅行对我的驾驶技术、谢慕溪对野外生活的适应、还有我们的车辆都是一个考验。这也是谢慕溪出生后我们一家人第一次长途旅游,在路上也有一些摩擦和争执。但是我感谢神这些都构成了旅行美好的回忆。

新的学期在8月下旬开始了。按照道学硕士的毕业要求,我从这个学期开始参与“跨文化事工”的实习。这个课程要求神学生参加一个非本文化的事工,并获得定期的指导与帮助。为方便起见,我参加的是学校里面的儿童事工,主要的职责是在每周的校园儿童事工中帮忙照顾和带领孩子们的游戏。这对我来说的确是一个挑战,因为我去参加的时候根本放不开(没把小朋友吓哭就不错了)。但是我也很惊讶孩子们很愿意放开自己,当我做游戏时坐在孩子们的中间,他们就很自然的问我的名字、介绍他们自己的名字,和我有了很多的交流。我想我可以从中学到很多教养和带领孩童的功课。

另外,从这个学期开始我与另一位新加坡来的神学生一起担任中国学生会的主席一职(下图)。我们的盼望是能够建立神学生与本地教会与工场更多的连接,帮助神学生更好的发现自己的呼召与恩赐,也帮助教会与机构可以从神学院得到资源上的帮助。

2012-07近况分享

亲爱的弟兄姊妹和主内同工,

8月9日是我们一家“登陆”美国一周年的日子。时间过得真快啊,去年的现在,我们还在整理行囊,打包和邮寄行李,一转眼我们就已经在美国生活学习一整年了,也离开教会一整年了。在这一年中,常常为教会牵肠挂肚,也在祷告和思想中为教会的事务有些愁烦,但神有丰盛的带领和供应,使神的家不至缺乏。

7月份虽然是寒假,密集课程也结束了,可我的忙碌似乎没有结束。除了透过读书和写报告的方式在学习一门4学分的自修课程以外,7月和8月我们也接待和即将接待一些到访芝加哥地区的朋友和家庭。第一个来我家住的是我们上海母会的一位同工,因为我们的缘故,他特别来芝加哥参加一个本不必要参加的学术会议。在这两天中我们有很好的交通,他也带给我很多教会的讯息,让我更加努力的为教会祷告和加速学习的进度。随后我们也遇见了上海另一个家庭教会的同工,她是来美国探访儿子,得以与我们有时间交通;8年前曾与我们一起去新疆徒步的一位姊妹,也是曾经一同创办和服事中国基督徒博客网的同工,也来芝加哥旅游,得以见面交通。这些上海来的同工带给我很多上海家庭教会的信息,我们一面回顾熟悉的人事物,一面神透过他们带给我教会的需要和实况,使我看到我来这里学习是非常宝贵的经历,也是神极大的恩典。求神让我在这里三年半的时间受到最有质量的装备。也因着接待的缘故,我们得以去一些从来没去过的地方观光——我们甚至连芝加哥的天际线都没去看过,这次终于有机会了。

阅读详细 »

2012-05近况分享

亲爱的主内同工与弟兄姊妹,

春季学期在5月初结束了,但是没来得及喘一口气,暑期短学期又开始了。此时我刚刚结束了三周、3学分《希腊文解经I》的学习,在《希腊文解经II》即将开始前写这封家信。

5月份对我来说极有收获,正如我在之前的家信中所说,感谢神给我机会访问国会山浸信会并观察他们教会的各项运作。虽说我早就期望能学到东西,但没有想到收获如此之大。我想我能够有这个宝贵的机会被招待、观察和学习,不是因为我是神学生,而是因为他们看重中国教会。所以我将我的观感记录下来,写在我的博客上,盼望能够帮助中国教会。和我一同参加的同工,包括尚在美国的神学生和从中国来的其他教会领袖,在这次观摩活动中都很有收获。我们也在学习的间隙有很多很有意义的讨论,特别是在关于教会的神学上,我们真的有很多空白和欠缺。神过去在中国大陆——这个不正常的环境中——兴起他的教会、保守他的教会,有很多环境或是逼迫中的传统致使我们忽视了圣经中关于教会的一些真理和教导。但是环境不应该是我们止步不前的理由,若我们相信神透过我们在中国建立荣耀的教会,就必然是建立合乎圣经的教会。比如在与一位同工的探讨中他提到,我们常常在教会中使用的“同工”、“教会领袖”,都不是来自圣经的称呼。圣经中治理教会的角色就是“长老”和“执事”,“同工”这个词有出现,但是是出现在使徒称呼他的同伴时,而不是在教会治理的角色当中。虽然我们用惯了“同工”,大家也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很实用,规避了按立圣职的麻烦和风险,但是我想背后的损失是我们没有看到的。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我并不是说用这些词是需要立即改变的犯罪,但是我想我们需要认识到这些都是教会不成熟的时候的权宜之计,圣经的启示才是最终的依归。当我越多学习神的话语,真的就越为我过去的忽视和实用主义胆战心惊。感谢神不因祂仆人的的软弱而离开祂的教会,也盼望神给我们勇气和信心愿意承担代价、按着圣经归正祂的教会。

阅读详细 »

2012-04近况分享

亲爱的主内家人,

第二个学期迅速接近了尾声,今天我刚刚完成《教会历史》这门课程的期末考试,接下去还有初级希腊文的期末考试和一篇《婚前辅导》课程所要求的课程设计,这个学期就结束了。

由于下半学期我新开始了一门《婚前辅导》的密集课程,所以显得格外忙碌。原本打算认真思考好好研究关于《既然神有主权,为何还要祷告》的论文,最后也因为赶时间而草草了事,未能仔细查考而匆匆赶在截止日期前交账。尽管如此,在翻阅参考资料的时候还是得到很多启发。当然,我们都知道祷告是神的命令,即便祷告没有看得见的果效我们也要祷告,因为神命令我们祷告。但是神更愿意我们用理性去理解和拥抱祷告的奥秘。即便是以强调神的主权而闻名的加尔文,也在《基督教要义》中特别有一篇关于祷告的章节,指出祷告是获得神早已为我们预备的恩典的方法,神为了我们的益处按立了祷告成为我们的帮助。当然,他也强调神在主权中采取主动和全权的计划。我们没有办法去做一个实验来测验“如果我就是不祷告,神会不会赐予”,因为我们无法知道神原本的计划也不能试探神。但是我想经历过祷告被神回应或是与神亲密相交的祷告的弟兄姊妹与同工都不会拒绝祷告的确带着属天的能力。在我刚来的时候第一个学期因为周三晚上有课而没能参加祷告会,总觉得缺了什么。第二学期开始可以参加祷告会了,就好象从后方一下子上了前线,在祷告中实实在在经历到服事中的争战。如果你还没有开始参加教会祷告会,我鼓励你挤出时间去参加。随是好像可有可无的服事,在教会报告中也是老生常谈般的一闪而过,但绝不亚于台前的司琴、讲道、主席,真的!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