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治理

CHBC印象记(9):收获与反思(大结局)

首先感谢诸位读者的指点与批评,虽然评论散见于Google+、豆瓣、FB等各处。上一篇文章中所说的提倡会众唱诗应是指反对(或不提倡)唱诗班或敬拜团式的表演。高人指点我们应当阅读狄马可原作中关于敬拜的那一章,或者在麦种阅读2011年第三期(PDF点击下载,强烈推荐)中先睹为快。

最后一篇我想反思一下我自己从中看到需要悔改和反思的地方。

教会论

在过去的很长岁月里,我们都忽略了教会论在信仰体系当中的重要性。我们在乎救恩论、神论、基督论,我们认为这些构成了“因信称义”的基本要件。但是在教会论上,却因为中国大陆特殊的政教关系和80年代的复兴和福音运动而没有特别重视。在传福音的时候,我们常常强调“你和神的个人关系”,催促“接受祷告”。在这些前提下,基督教信仰成了“个人化”的和私有的,与地方教会是可以脱离关系的。再加上我们身边常常有各种特例:找不到家庭教会、常常出差、教会被逼迫所以只好分散成小组、等等,所以即使我们心里知道教会的重要性,却因为实际生活中的一些难处而在教导中含糊其辞。一方面我们批评天主教的“教会之外无救恩”,另一方面我们却对教会论在基督徒信仰中的重要性却绝口不提,造成了信徒对基督徒作为地方教会肢体的教义非常模糊。我们常用的“一根离开了火堆的柴”这个比喻更是让这个问题模糊化——这个比喻让信徒以为,教会生活单单是为了我们的好处,那如果我觉得去教会对自己信仰“没有帮助”(的确,有时候在教会中会受到伤害,或觉得没有“得着”)就可以不去、不参与、不投入。所以常常可以看到各种游离于地方教会之外的“网络基督徒”、“团契基督徒”、“访客基督徒”,他们并非没有聚会,甚至可能积极参加各种团契、小组、读书会、网络事工,甚至也可以援引“不可停止聚会”为自己辩护,但却缺乏在地方教会中作为肢体在身体中的连结。

阅读详细 »

CHBC印象记(8):收获与反思

为什么一口气写那么多篇文章?并不是因为我很粉狄马可或者CHBC,也不是因为我视之为教会楷模,而是因为写博客本身就是一种对思维的整理,不论有没有人看。很多观察到的细节和当时的思考如果不写下来可能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立即忘却。可能过了一段时间我回过头来会发现当时的想法并不准确——事实上现在回头看我早期的文章都会觉得自己很愚蠢,但人都是在成长和变化的,也是被神的恩典不断塑造和影响的。另一个写下来的原因是很多国内教会的同工都没有机会看一看其他的教会,费用固然是一个原因,家庭教会的封闭性、隐藏性和主日很多时候都没法离开自己的教会则是另一方面的原因。甚至很多时候我们都在不自觉的参考教堂的做法,基督徒对教会的观念也受到教堂的聚会模式的影响,因为这是我们眼中唯一能够公开看到的“教会”(呃,我知道有人认为教堂不是教会,所以打引号)。我相信神给我这个机会参加不单单只是为我的收获、或是我教会的益处,也是为着更多中国的教会。如果这些领受和收获不分享出来,那是浪费了神的恩典。

因为狄马可写了《健康教会的九个标记》,所以我打算写9篇博客,这是倒数第二篇,写一写我的收获与反思。CHBC到底是不是一个“样板”式的、值得照抄照搬的教会,不同的教会领袖可能都会有各自的看法。我认为狄马可本人所扮演的角色过于重要和富有影响力(因为他有较强的领导能力,神学上也是研究教会论的),甚至可能掩盖了教会制度的不足,所以暂且不能下结论。我感到好奇的是,如果一个行政和管理方面并不擅长,也不是主攻教会论方面的牧师来在这套体制下牧会,他的恩赐发挥和教会领导会是怎样?

阅读详细 »

CHBC印象记(7):狄马可和他的教会归正

dev2要研究这个教会,作为主任牧师的狄马可自然是最重要的人物(呃,我已经说了是“人物”,我当然知道基督最重要)。我也参加过约翰派博(John Piper)的机构组织的牧者大会,也在神学院里上卡森的课,但是从未期待在一个这样的活动中与一位“明星牧者”近距离接触——派博总是讲完道就走,卡森也没请我去过他家。在整个周末的研讨会中,狄马可几乎是全程出席,有时候是他主讲,有的时候是他作为讲课者采访的对象。

虽然他作为一个重量级的神学家与牧者有很多的写作、出书和跨教会大会与演讲,但是在这个周末中我们看到他从未因此而轻看一个地方教会主任牧师的服事,他不但主日讲道,而且也主持新会员课程,参加所有的长老会议、主日服事评估会议,甚至他的讲道也在评估会议上接受别的同工的批评和建议。这让我想到有几位很受欢迎的牧师太热衷于到处开布道会、呼召人上台,但是在自己的教会里却没有尽到牧师治理和教导的责任,结果后院起火。我不敢论断服事的动机,但是确实就我自己而言,需要反思:我们做一个服事是因为我们喜欢,还是因为神真有交托?

阅读详细 »

CHBC印象记(4):众长老治理的会众制教会(续)

Capitol Hill Baptist Church

今天是Weekender的最后一天,回忆这短短几天的时间,我们的领受确是非常丰富。特别感谢国会山浸信会愿意打开自己的大门,让牧师、传道人、平信徒领袖和神学生能够来到现场和深入教会的每一个角落。我们获得了教会的通讯录、教会门禁系统的密码、无线网络的密码、旁听他们长老会议中的“家丑”,甚至我们每天晚上都住在牧师们的家里,看到牧师和牧师的太太们如何忠心的爱教会、服事教会。今天崇拜结束后,100多位weekender们被分为多个小组,被牧师、长老接到家里去做客,详细解答大家的问题。在第一天的欢迎课程中,主任牧师狄马可详细回顾了从他被聘牧到教会今天的盛况所走过来的每一步,包括他在推进改革时所遭到的反弹和阻力,某些小团体的强力反对甚至出走,某些会友的造谣诽谤,狄马可和他的长老们都毫无隐晦地告诉我们,警告我们要归正教会可能面临的危机与挑战,提醒我们如果初到一个教会不要急于改变任何东西,直到透过忠心的服事获得会众(我想他是指大部分会众或者长执)的信任和支持。这些对于参加了研讨会而跃跃欲试的听众来说都是很好的支持。

感谢大牛弟兄在上一篇文章评论中对长老会制度的补充。我得承认虽然我做了多年的长老会粉丝,但其实对长老制度还是不求甚解。我想我可能还需要多读一些书和参与长老会的教会生活才可以有更进一步的理解。但是从现在的角度来看,浸信会的信徒受洗、会众制度更加贴近大多数中国家庭教会眼下的做法,转型也相对更加容易一些,个人看法。

阅读详细 »

CHBC印象记(1):观摩实习生讨论与长老会议

本周四到周日,我有幸在暑假密集课程开始之前造访华盛顿的国会山浸信会(Capital Hill Baptist Church)参加为四天的周末研讨会(他们称之为Weekender)。国会山浸信会是《健康教会九标志》一书的作者狄马可担任主任牧师的教会,也是这本书能够写成的教会背景。我在国内时就度过这本书,对书中所描述的九个标记向往不已,但是总觉得在自己教会中要推动改革是那么困难重重。因为我自己都没看到过书中的教会是怎样的,我怎能告诉我的同工这会是一个理想的、健康的教会呢?

对于此书的作者来说,一定也有无数像我这样苦恼和渴望教会治理改革的同工或者传道人不停的咨询他,把他搞得招架不住了,所以干脆每年两次开放自己的教会,邀请对教会治理和植堂有负担的牧者与同工来他的教会观摩。这个观摩不仅仅是参加主日崇拜,而是全方位的,包括旁听晚间查经、实习生讨论、长老会议、成员大会、纪律劝惩、会员课程等。很多是连教会会员和访客都不能参加的(会员不能旁听长老会议,除非被邀请)。我很感激这次机会,因为大多数教会都认为这是家事,不愿意向外间暴露。但是我想如果教会自信自己的治理模式和教导是合乎圣经的,这种做法不但可以造就其他正在挣扎和纠结的小教会,对自己教会来说也是自信的表露和自我监督。

阅读详细 »

植堂的目的和同工的训练

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

然而从这节经文中,我读出了两个意思,想和各位在座的同工分享。第一个意思,是能力来自圣灵,目的为了基督,也就是说,有了资源,有了目标,我们知道要朝哪个方向奔跑;第二个意思,在我对于今天与会的弟兄姊妹的领受,是教会增长事工的三个方面——布道、植堂和差传,也就是说我们如何去朝着这个目标,运用神给我们的资源奔跑。第一个意思,是讲到Do the Right thing,做正确的事,第二个意思,是讲到Do things right,正确的做事。这样我们承担教会事工的人来到神面前的时候,神就夸奖我们是忠心而又良善的仆人。

我们在公司里做事的人都知道,公司里常常提着两个要素:做正确的事和正确的做事。比如说做正确的事是90%的客户满意度,这是目标;但是做事的手段也要正确,不能说撒谎骗客户,或者告诉客户不完整的事实,那就是目标正确、手段不正确,一样是不合乎公司的标准的。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