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民国

闲话民国(2)——我看《建党伟业》

当我提出我想去电影院看《建党伟业》的时候,我的朋友们都以为我脑子有问题,因为谁都知道这是一部他们为自己歌功颂德的电影。当他们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制作电影歌颂自己、再用纳税人的钱让大中小学生部队官兵乃至自己的公务人员花时间去看再次歌颂自己的时候,我作为一个已经付了钱歌颂他们的纳税人,再一次自己掏钱去电影院,确实有点奇怪。

很多朋友知道我对《建国大业》冷嘲热讽,更无法理解我对《建党伟业》如此热衷。其实不然,《建国大业》所呈现的历史是1945-1949,正是国共内战争天下的时候。在前文中我曾经述及对于国共两党而言,宣传战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谁是国父的真儿子,也就是谁是新中国的问题。国民党一方认为,民主宪政才是新中国(蒋中正在《抗战胜利告全国同胞书》中指出“建立三民主义新中国、推行民主宪政还政于民”);共产党一开始在宣传上也认同国民党的观点(《这样一个民主的新中国就一定要实现》,新华日报,1945年7月3日),但是在夺取政权后又宣告“旧中国灭亡了,新中国诞生了”(1949年9月22日《人民日报》社论),因为新中国的“新”是指“社会主义制度和人民当家作主的地位”。既然如此,在《建国大业》一片中,他们就要竭尽全力的表演“新”的优越性,对于为何中共战后突然出现在东北、谁先发动内战、自己曾经对美国式民主的强烈向往(至少在当时如此)、以及为何不参加制宪国大等等要不语焉不详,要不就用自己的历史取而代之。这样一部涂抹历史以自娱的电影,去看它无异于自取其辱。

阅读详细 »

何谓“正道”?

终于把五十集的《人间正道是沧桑》看完了。我发现我越来越沉迷于电视连续剧了,从《光阴的故事》开始,到《潜伏》、《人间正道是沧桑》,以及现在正在看的《蜗居》,都是电视剧。过去对电视剧可是嗤之以鼻的,因为嫌他冗长拖沓,但是现在看来电视剧有电视剧的好处,也只有电视剧,能把中国波澜壮阔的革命史完完整整的拍出来。

别误会了,我的“革命史”和官府教科书里的“革命史”不一样。比如说国民革命,中共的历史认为是失败了,因为“四·一二”清党标志着国共合作的破产,也就意味着国民革命的失败。在中共的历史中,中共是历史的核心,但是在另一本教科书中,国民革命是成功的,以宁汉合流、东北易帜为标志,南京政府对中国行使统一的行政权标志着北伐成功和国民革命的胜利。

过去也有一些从大革命拍到中共建政的片子,《亮剑》就是其中一例。但是我对《亮剑》是不屑一顾的,因为太过于虚假——该片把八路军的仅有的几个成功战例全部安在了李云龙身上,以营造八路抗日的形象。但是仔细想想,就中共在抗日战场上的那点成果来说,如果正如《亮剑》所言,那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除了李云龙的独立旅,其他部队都在偷懒。

阅读详细 »

《潜伏》是一个悲剧

最近一直在看《潜伏》,每天回家看几集。ZBB不喜欢看,因为里面充满了明争暗斗,阴谋诡计。我喜欢看,因为情节紧张,扣人心弦。

正如导演所说,这是一个关于信仰的片子。

余则成信仰共产主义,李涯信仰三民主义,谢若林信仰的是自己,而站长则信仰实用主义。

导演是一个很用心的人,无论是军调时期的军装,还是国军举办活动时的背景音乐,都经过仔细精心的设计。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让人恨不起来,也爱不起来,好像是在冷眼旁观这个中国历史的决定性时刻。

在《流产的革命》一书中,历史学家认为国民政府败退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中共的间谍太多。然而这无疑是一个原因,却不是根本原因。如果不是对现状失望透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乐意为中共作马前卒?

阅读详细 »

从《观察》周刊的两封读者来信 看民国的新闻制度

[转载自豆瓣,我可是难得转载一篇文章的哦]

        差不多十年前,我对储安平和《观察》周刊发生兴趣时,有一段时间在北京,每天都去北京图书馆借阅《观察》周刊。那时湖南岳麓书社的影印本还没有出来,在图书馆看书是最累的事。没有办法,只好复印。后来不仅有了完整的影印本,我还从旧书摊上找到了多数原版的《观察》周刊,算是了却了对这本周刊的一点挂念。我记得当时我看这本政论周刊时,对它的读者来信特别留意,因为从那些读者来信中,可以解读出许多历史信息。其中有两封信印象最深。我抄在下面: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