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旅行

糟糕的美航(AA)

复活节的一大早就接到让我极其失望的信息:父母不能来美参加我的毕业典礼,因为外婆的病比较严重必须陪在身边以防止出状况。

为了父母能来美国参加毕业典礼和一起旅游,我和他们都做了很多工作:订旅行团、订机票、办签证。毕竟对七十多岁的老父母来说,这一趟可能一生就这一次机会,如果这次不能来,以后也没有机会了。但是在外婆的生命和游历之间,显然还是前者更重要。

既然决定已经做了,那就得尽量减少损失了。整个晚上我都在打电话取消行程。

最方便的是旅行团(路路行代理),在网站上清清楚楚的写着30天以前退团可以退款90%。只要填写一张订单取消/修改表格,扫描后发给他即可。我早上填写的,晚上就接到电话(礼拜天哦)确认取消订单,承诺七天内退款到信用卡。

阅读详细 »

绕湖纪行:多如海沙

Grand Haven我们把这美丽的书叫做“世界”

如果我们能够仔细翻阅每一页,

就会看清创造世界、改造大地的

神真是才艺无双、智慧无比

他的神力能驯服狂暴的力量

他仁慈的恩泽普照四面八方

骄傲的叛逆也难逃他的法网

每一页记载的时期都不一样

但我们愚蠢得像无知的孩子

只爱金碧辉煌、五彩的羊皮纸

和飘扬的美丽丝带,却没抓住

书的精华,这伟大作者的意图

偶尔有什么使心灵停留一下,

那只不过是每页边上的图画。

——《大自然给我们上的课》德拉蒙德

阅读详细 »

2011-09 近況分享

亲爱的主内家人,

平安!

我记得去年在一次座谈中,Hugo牧师问我读神学的理由,我说的其中一个理由就是带职事奉了十年没有享受过安息年,希望回到校园可以休息一下。(当然,还有其他理由,包括神对我的呼召和自己对神学教育的负担。) 当时听到这话的都笑了,告诉我读神学很辛苦很累的,想休息是不可能。我当时还不服气,心想再累也是读书,能比我上班加牧会还累?现在已经是开学六周了,我不得不承认:读神学还真的很累。宣教基础每周要读完一本书和写一篇文章,圣经神学和旧约概论的阅读量是每个礼拜分别一百多页的英文资料,希腊文每周要背40多个单词和记至少两张词尾变化的表格,还有一门课马上就要开始。可以说跟我原先在上海的强度旗鼓相当,大脑可能还更累一点,有时候后悔不如去中文神学院来得轻松点。

在这些课中我最喜欢的宣教基础这门课,教授是具有30多年宣教前线服事经验的宣教士。喜欢这门课一方面是因为比较轻松,另一方面是这门课接触事工的实务。在我们的课本中提到一段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对中国的宣教是在新教宣教历史上人力和资金上最大的投资。[i]”但是相对于韩国、印度、南美、非洲各地的教会,中国教会实际的情况怎样呢?今天的中国教会真的像《十字架》纪录片里面所说的那么复兴吗?我自身的经历是不那么乐观的。我们实在欠了福音的债,当很多中国人嘲笑美国人不了解外国时,我发现我们自己对除了几个强国以外的其他国家也毫无了解,更不用提跨文化宣教了。我上次说到,韩国的学生在这里占了国际学生一半以上,不但如此,韩国的宣教士也深入到非洲、南美等当地人当中(而不是只是到外国的侨民当中去传福音),这一点让我非常佩服。事实上,韩国教会也并不是那么强大,他们自己也承认世俗化和流行文化对教会有很多冲击,但是他们并不是要自己很强大很成熟才向海外宣教,而是把将福音传到地极看作主的命令,必须参与其中。当我们只注意自己,一心想着自己更成熟更厉害才去遵行主的命令的时候,我们反而会裹足不前。这门课很大的打开了我的视野,也看到我们有时候太把自己的需要、自己教会的需要、自己民族的需要放在神的心意之上。

阅读详细 »

2011-08 代祷信与近况分享

亲爱的弟兄/姊妹/同工,

一转眼我们已经到达芝加哥快要一个月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全家一起飞越太平洋,也是第一次离开我们已经非常熟悉的工场和在基督里的同工与弟兄姊妹,心中真的是十分的不舍。从2001年在虹储小区开始查经到2011年8月9日踏上UA836飞往美国,整整十年的时间,我的主要的精力和思想都是在教会里度过,无论是与某个同工间的不同意见,或是某个难以解决的问题,或是某一项正在推动的事工,往往在我早上一起床时都涌入我的脑海,以至于我要在灵修前与这些繁杂的事务“搏斗”一番才能让我的心思意念集中在神的话语上。但是今天我却要操练将其完全放下,好把教会完全的交给神,也让新一代的领袖和同工们有足够的空间去思考和寻求神的带领,对我而言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美国的生活对我来说并不是特别新鲜,但是举家搬迁确是一件辛苦而不容易的事。谢慕溪在这里有新的各种肤色的小伙伴,也有比在上海的家里还要多的玩具(赠送的和捡来的),他喜欢的滑滑梯和沙坑就在门口,但是他还是告诉我他想念东安路。要感谢神的是他在一个礼拜内就开始和外国小朋友一起玩,并且一个人能够睡过夜,这是让我们能够省心和感恩的事情。ZBB也开始学着用美国的菜场买来的奇怪的巨型蔬菜做中国菜,并且神也给我们机会服事另外的单身中国同学——就是请她们来我家吃饭。我们到达这里的时候,也受到了很好的欢迎和招待。先我们一年开始道学硕士课程的J弟兄一家为我们搜集了所有必须的家具和锅碗瓢盆,并热心的在前三天招待我们一日两餐,他们的女儿小犀牛还陪谢慕溪玩耍好让我们能够腾出时间和精力整理房间,我们为此非常感激。我们也知道,最好的回报就是同样的对待其他有需要的同学和游子。盼望神能够使用我们家庭像J弟兄家庭一样成为多人的祝福,成为华人神学生的接待者与帮助者。

阅读详细 »

班车上可以做些什么?

每天早上要坐40分钟的班车,下午也是如此。本来只该8小时的上班时间因此变成了10小时——虽说公司死活不会承认班车上的那两个小时,可是咱心里都明白,若不是为了上班,谁会没事儿每天花两小时在高架上转悠?

班车上可以做些什么才能让这80分钟不会随风而逝呢?

我曾经做过的最有效率的事情,是早上起床后把笔记本电脑先打开,同步Outlook的邮件。然后在班车上的时候就可以开始回复邮件并存在Outbox里,到了公司后连上网线就发出去了。自以为很有效率,并因此在同事面前吹嘘。后来发现,这样做把自己搞得很紧张。事实是早上同步好了以后就忍不住去看,看了就忍不住去想,然后读经也读不进去。所以我很快停止了这种exhausting的做法。

阅读详细 »

那些扶我上戰馬的人(一)

jktchurch看到關於印尼雅加達彌撒亞大教堂落成的消息,在欣慰之際,便分外回憶起2003年我在雅加達出差的那一個月,在雅加達福音歸正教會所受到的鼓勵和造就。

很多弟兄姊妹聽到我說我曾經在雅加達福音歸正教會參加過一個月的聚會,都會說,哇,那你一定親眼見過唐崇榮牧師啦,一定從他受益不少吧?

非也,雖然我每個禮拜天和禮拜三都去教會,雖然我也和唐崇榮牧師合影,雖然我也請唐牧師在我的聖經上寫字簽名,但是真正給我最大幫助和改變的不是唐牧師,而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傳道人,徐明德傳道。向徐傳道這樣在我的天路歷程中留下深刻印記的人,請容許我稱呼他們為“扶我上戰馬的人”。

阅读详细 »

多了一天和少了一天

飞越太平洋最让人困惑的就是日期的计算,特别是像我这样按照年度读经表读经的人。从上海飞往西雅图,起飞的时候是1月3号早晨,抵达的时候还是1月3号早晨。那我1月3号的读经功课要做两遍吗?可能心中窃喜平白多了一天不用读经吧。可是这样回程就有了问题:西雅图起飞的时候1月18号中午,回到家就变成19号深夜了,只能洗洗睡了,那19号的圣经不就没读吗?。上一次我的解决方案是在飞机上狂读才算补上了课。 阅读详细 »

8年后造访Homestead

第一次来HomeStead,是8年以前的事了。还记得Eric把我和Eddy拉到这里,我们还闹了笑话。

IMG_0045 by you.

我很喜欢Homestead,有如下原因: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