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教育

Essentials, Convictions, and Preferences

Capstone这门课最后的作业就是写一个十二页的报告,这份报告会被放在学生的个人档案里给来招聘的教会和机构看。这份报告的名字叫做《事工理念》(Philosophy of Ministry),其目的是将学生的信念、价值观、世界观,学生希望透过他将来的服事所达到的果效,以及他打算如何达到这个果效整合在一个文档中。这样来招聘的单位就可以透过这个文档第一时间了解这个毕业生能不能和他的需要吻合。例如如果这个学生反对婴儿洗礼,而且将其看作是重要的信念,那么长老会或是圣公会就不会请他去做传道人了。这个文档最后会放在学生的在线档案上,据说来招聘的单位都会得到一个密钥可以看到候选人的这些资料(当然,在毕业生同意的情况下)。

这个文档由三个部分组成:世界观(Wordview)、事工果效(Profile)、事工手段(Methods)。在“世界观”这一部分中,还要将自己所相信的教义分为三部分:核心教义(Essentials)、确信立场(Convictions),个人偏好(preferences)。“核心教义”是指如果一个人或者教会组织不相信这些的话,就不是正统的基督教,你不会与他有基督里的交通;“确信立场”是指你相信圣经是这样教导的,但不是所有基督徒都认为如此(例如婴儿洗),对于观点不同的教会你看他是基督徒但你不会想要加入他们;“个人偏好”是指你相信圣经这样教导,但是如果这个教会有部分领袖不这么认为也没关系,你可以与他们同工。

阅读详细 »

为留美的神学生辩护

刚来美国读书的时候,总有人问“读完神学以后打算做什么?”我的回答掷地有声:“回中国大陆牧会。”顿时对方——无论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都会眉开眼笑,勾肩搭背,称赞说“对,中国非常需要传道人。”有的还会说,“据统计来美国读神学的中国学生只有2%回到了中国,剩下的都没有回去。”还有人会悄悄说,“你知道那个XXX,也没回去。”这样一讲,我顿时心里优越感大增,好像是蔑视众生悲壮英雄似的。有时候美籍华人、或是来美后留学信主的神学生也会躺着中枪,感觉不表态一下要回国服事就不属灵,只好迫于压力说“我也希望将来能回国服事。”久而久之,将来会不会“回国服事”似乎就成了检验属灵程度的“试金石”,无论是教会、舆论还是信徒,都将此作为点评神学生的工具,要回国的如我,心中难免生出骄傲和论断来。

静下心来一想,这是不是大中华主义甚至民族主义在作祟?这么多留美的中国基督徒,来美国学了各样的专业,都可以回国服事——“人人皆祭司”——都可以在他的职业领域里荣耀神,都可以在中国带职服事、帮助传道人建立教会,为何没有人拿“是不是回国”来作为对其他专业的基督徒毕业生属灵不属灵、爱主不爱主的测试仪,却对神学生毕业后是不是会回国而诸多评论?这里面有没有可能带着错误的事奉观,或者像父母对待孩子一样将自己未尽的期望加诸于神学生身上?

阅读详细 »

要理问答:失落的传统

在我们所有为小崽子安排的学习活动中,他最喜欢的,大概除了游泳就是要理问答了。他常常会提醒我,“爸爸,今天的问题还没有做。”并且在小伙伴上门玩耍的时候他也有时会建议大家一起来做问答——当然,很可能带着炫耀的成分。

小朋友喜欢要理问答很可能是因为要理问答的简单、易懂和重复记忆。为什么今天在教会里鲜见要理问答的使用呢?今天的福音派基督教热衷于开发和使用大量的圣经学习课程、查经指南、辅导手册、理财和家庭讲座,像要理问答般深入用经文和理性厘清基督教教义传统的课程却越来越少,乃至于断版买不到。这是何故?

Grounded in the Gospel的两位作者都是今日福音派世界的重量级人物: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的Parrett和维真学院的巴刻。他们在该书导论中指出要理问答失落的原因有三:(1)现代世界以自我的主观认识为中心、拒绝外部的客观真理;(2)在基督徒社区里对权威主义的反感;(3)教会日程已经被塞得很紧,没有空间再放入要理问答。然而纵观全书,我还看到其他拦阻要理问答的原因:

阅读详细 »

A study of "Abundant Life”

“基督教教育学”作业

file_10_7Abundant Life is a Chinese Bible study curriculum designed for new believers in the church. It is widely used not only among Chinese churches in America, but also among patriotic churches and house churches in China because it’s officially published by TSPM (Three-Self Patriotic Movement, the organization sponsored by the communist government to oversee all patriotic churches) headquarter in Shanghai. In North America, the author requires that only leaders trained by them can use the curriculum as a teacher. But due to the large number of churches in China, this requirement cannot work thus they published has both student’s workbook and teacher’s manual in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author is anonymous, but many people believe it’s written by Rev. Zongqing Chen who is now the president of Blessing Cultural Mission Fellowship.

This curriculum is designed to help new believers in the church to learn Christian faith through 18 modules, starting from “What is a new life” till “Guided by God”. It covers basic doctrinal topics like repentance, faith, obedience, Bible, prayer, baptism, communion, church, etc. The author expects this curriculums being used in a Sunday school setting with committed students, or in a one-on-one based discipleship setting. The Chinese church that I’m currently attending on Half Day Road is using this curriculum in Sunday school and some cell groups.

阅读详细 »

我所知道的神学的学位制度和神学院

下面是我对神学教育体制的一点心得,给很多对神学院好奇的弟兄姊妹做个参考和了解。先说一下,我不是神学学术界和教育界人士,所以我的认知可能是很粗浅的,请大家不要笑话。之所以想写,是因为我被启蒙了之后发现自己过去的认知很可笑,我想和我有类似的认知的人一定有很多,所以想开贴扫一下盲。

有理解错误的地方,请各位不吝赐教。

首先,神学教育和世俗教育一样,有学士、硕士和博士。

神学学士:招收高中毕业生,毕业后授予神学士学位。目前在大多数神学院由于世俗大学的大学教育推广,已经停止了神学士的招生,转而直接招收世俗大学的学士毕业生攻读硕士学位。普通大学的专科生或专科以下学位需要先获得学士学位才能报读神学院的硕士。神学学士(如果有的话)往往在教会中担任传道或受薪行政人员,或者去社会机构以及基督教机构工作。

阅读详细 »

第三周教学总结

第三周上课材料下载

这两天上课上的比较郁闷,总是觉得课堂气氛非常沉闷,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听我讲,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真的明白了我的意思,更不知道有多少人是真心想学这门课的。特别是昨天下午的课,本来没有投影就够让我郁闷的了,加上因为我没有布置作业,有些同学上机的时候根本不做我布置的上机内容而在上自己的网站,使我怀疑是否只有布置作业才对大家有效果,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只能用作业量来压了。希望同学们告诉我如何让你们认真地使用上机时间。

总结出一些经验如下:

  • 不应该要求电子邮件交作业,虽然“先进”,但是拖延了时间,也让我批改起来很困难。以后我都用作业本交作业。
  • 上课思维跳跃不能太快,要有足够的时间提问和给学生思考
  • 提供扩展学习资料给愿意更多学习的学生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