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家信

2013-02近况分享

亲爱的同工和朋友们,

现在正是三月初,按理是早春,所以学校也放了我们一个礼拜的春假,以调整迎接即将到来的夏令时(3月10日要把时间往后调一个小时)。可是进入二月以来暴风雪连绵不断。正在我写信的当儿,又开始了一场新的暴风雪,以至于今天校园都关闭了。这使我的春假周名正言顺的变成了读书写作业赶进度周。

2月份可能太短了,也确实泛善可陈。由于选的课多,自然要读的书也多。我特别推荐这本教牧实践课程所要求读的《深思熟虑的教会》。我推荐这本书有三个理由:第一,这是我读过最好的一本有关教牧实践和治理的书;第二,我正在负责这本书的作者所发起的“健康教会九标记”的中文网上事工;第三,与其他书不同,这本书有很好的释经与实践,也给我们看到一个教会的实例。当然,同样的圣经原则在不同的教会文化中可能会有不同的体现方式,我也不见得赞同里面的每一个解经和理念(比如此书非常强调浸信会的“地方教会独立自治”的信念,而或多或少的忽略圣经中教会之间的联结、合作和约束),但是我相信每个关心教会的读者都能在这本书里找到对自己有帮助的内容。很久以前Hugo牧师来上海的时候,曾经分享过他为教会名册上每一位肢体祷告,当时让我很感动(但是从未付诸实践)。无独有偶,《深思熟虑的教会》同样强调众长老按照教会名册为教会成员祷告的必要性,并指出长老的职分首先就是祈祷、传道,而这两者中“祈祷”又放在“传道”之先。我读的时候对照自己,反思过去的服事次序反而是:发邮件、开会、写文档,而不是以“祈祷,传道”为中心,实在需要悔改,我决心从每周为教会的同工祷告一遍开始,求主怜悯帮助我做一个依靠神的好牧者。

2013-01近况分享

其实一月份回国有一个重要的服事就是为一个机构做释经讲道学这门课的助教,教授就是我在三一的讲道学老师,也是三一教牧学系的系主任。我从这门课中受益匪浅,由于这门课要求学生现场讲道并由其他同学和助教给予反馈,所以老师不得不请一些懂中文的神学生做助教。我的工作主要就是解答同学的问题、组织讲道练习,并且给予总结性的讲道反馈。虽然以前我也参加过这个培训,但是这次我是以助教的身份参加,而且我知道参加的学员都是很有经验的传道人,甚至是神学院教师。我原来最担忧的就是两件事:(1) 谁都不愿意发言——因为我们不习惯当面指出人家的缺点,更何况是讲道的缺点;(2)有人受不了对他讲道的批评,毕竟有不少学员服事的工场无论从规模上还是从资历上都比我高。但是培训结束后,我发现我的两个顾虑都不存在,大家对这门课都很有热情,积极发言肯定或帮助其他同学,也没有人因为被批评而跳起来。我为神的仆人们如此谦卑而感谢神,也为这个教育机构在同学们中间能建立如此深厚的信任关系而感恩。

回到学校,就赶紧开始新的学期了。这个学期我一共选了六门课十五个学分,包括《圣经希伯来文II》、《宣教人类学》、《教牧实践》、《护教学》、《系统神学II》和《美国教会史》。这些都是很有意思的课(坦率地说,除了希伯来文都是很有意思的课,还请大家为我的希伯来文祷告,上学期只得了B+)。

阅读详细 »

2012-12近况分享

亲爱的同工、支持伙伴,

主内平安!

2012年秋季学期已经过去,考试的结果要到1月11日才会出来。我之前最担心的希伯来文考试也不算太难,感谢神的恩典。我希望这学期的成绩能够帮助我的GPA恢复到3.5以上,因为暑假密集课程时我在《希腊文解经I》得了一个C+,把GPA往下拉了整整0.2,让我很担心奖学金不保。

12月14日考完后,我第二天就回到了上海。从11月中旬到12月中旬,我与家庭分开(因为妻子孩子先回到了上海)了整整一个月。虽说靠着今天的科技,用Facetime之类的工具很容易保持视频联络,靠着弟兄姊妹的爱心,顿顿饭都有着落,可是这种分离仍然让人难耐。妻子说,“原本以为回到上海是回家,可是回到上海才知道,我们在一起才是家。”儿子更是在美国的时候嚷嚷着要回上海,可是到了上海才一个礼拜就问我什么回去,再过一个礼拜就问怎么还不回美国——因为在他小小的世界里,他的小伙伴们都在美国。

阅读详细 »

2012-02近况分享

亲爱的主内家人和同工,

平安!

紧张的期末考试刚刚结束,终于又可以缓一口气了。本学期一开始的时候选了17个学分,至少四门课会同时进行(有些课程是周末密集课程),而且全部集中在周一(上午、下午、晚上)和周二、四早晨,带来的结果是周一到周二要连续四门期中考,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感谢神的怜悯和恩典,《教会历史》的老师宣布期中考推迟两周,我高兴的在课堂上鼓起掌来,不然真的没办法复习,必然会当掉一门课。

1月份完成的《基督教辅导》出成绩了,这回得了一个B。因为上课的老师是心理学博士,自己也开心理诊所,所以这门课相当的“心理学”,加上密集性课程压力相当大,以至于一起上课的另两位中国同学都退课了。我虽不喜欢用心理学来诠释灵魂的工作,但我认为正如我们在护教中援引数学和天文学的发现,在释经中也引用语言学和考古学的证据,在教会治理和行政上也会从组织行为学和管理学的角度加以考量,我们同样也可以使用心理学结合圣经真理来进行辅导。

(3月底补充:经过一个月的阅读,我又改变了我的想法。因为心理学和自然科学有很大不同。自然科学是客观事实,有严密的论证和实验作为依据。而心理学大多建基于佛洛伊德的论述,很多理论没有经过自然科学般的考证,仍属猜想和假说,所以需要小心谨慎的使用。)

阅读详细 »

2012-01近况分享

亲爱的主内家人,

拙荆写的家书广受欢迎,这次是我写的,让大家失望了。自从上次期末以后就一直很忙,博客也没有时间长篇大论,只能在微博上稍微有一些简短的更新。自从圣诞节特会、纽约之行以及开学以来,一直有很多的思考和观察,只是限于时间无法坐下来写一些总结。我想让这些思考继续在脑海里翻腾也好,免得过早的做出不成熟的结论。

这个一月份对我来说是很有收获也很忙碌的一个月。第一,在华盛顿和纽约之行让我认识和近距离观察了几个东部的华人长老教会,特别是王志勇牧师所牧养的主恩基督教会给我印象非常深刻。无论是信仰和教义之深度,教会的信徒与长执动员覆盖度,以及牧师的事奉空间,都让我印象深刻。王志勇牧师曾在国内牧会多年,与他谈话时,也对国内相对稚嫩的教会如何转型长老制有了更多的思考和收到实际的建议。纽约法拉盛的李牧师在华人高度集中却对属灵事物毫无兴趣的大都市硬土中建立和牧养会众的热心和毅力也是让我非常钦佩。

阅读详细 »

2011-12 近况分享

坎贝尔曾为寒冬写下这样的诗句,怒吼的寒冬朝着远方的群山,向支撑北极星的方向仓皇出逃。她总爱乘坐鹿群牵引的车,带上周围的荒凉与黑暗。她只留下大地褴褛的衣衫,她驾驭着固有的风暴,将大自然的青草衣袍蹂躏,将枯萎的形体肆意作践。当有人听闻我们要到芝加哥过上几年生活的时候,那欲言又止、略带古怪的神情总在提到那里的寒冬时一再出现,有限的想象在我读到坎贝尔的诗句时才得以无限释放。因此,当太阳不复倾泻在睡床的那刻起,我们就在心里刻意酝酿着乘着雪车怒吼而过的寒冬了。不想,太阳才偏了头,月已温柔如水地照着大地,即没有因青草枯萎而显出鬼魅,反倒在偶尔轻覆的雪衣上撒下银粉,于是这一格外的暖冬倒真叫我们有那么一点失望。造物主的恩情在贪心的人实在是别样滋味!

但天知道我们是何等期盼这十二月的来临。因为憔悴的面容要再次从书本里仰起来,在自然的杰作里流连忘返,急促的脚步不再匆忙迈向教室、图书馆,而要信步而行,不望脚下有无路径。哪怕在晨雾中望见熟悉的校舍、教堂,都有一种神圣的喜乐激荡在心里。在经历一场考试后,我们得以安息在迎接新生王的欢庆声中,过往的喜乐与哀愁在眼泪轻划过脸颊时,有一种触心的真实。好像过去五个月的焦虑、孤独、争执、失望和寻求都在众人不可触地祷告中被一双双手托住,收拢在掌心里,待我们再去掰开的时候,看见的是信心和盼望。也许你们在阅读这报告的时候在等着收一份出色的答卷,而我们所能交上的不过是勤勉敬虔面具下丑陋却真实的自己,决不要单看那张还算入目的成绩单,那不过是天路客背囊里的把戏,你们所当见的是骄傲被击碎的愁苦,是在过往的世界里寻找舒适、尊严却寻不见的迷茫,是彼此间毫无怜悯的冷漠抑或对神话语一次又一次的背叛。有时回味一个个神学生(在读的或毕业的)的故事时,忍不住要把众生相写进一本集子里,转念却觉得自己就是这许多人物的缩影,决不伟大,却足够真实。若是能在这汉字里将我们的生活和思想的一点火花划进你的心里,我们就真实地在光亮中与你面对面了。

阅读详细 »

2011-09 近況分享

亲爱的主内家人,

平安!

我记得去年在一次座谈中,Hugo牧师问我读神学的理由,我说的其中一个理由就是带职事奉了十年没有享受过安息年,希望回到校园可以休息一下。(当然,还有其他理由,包括神对我的呼召和自己对神学教育的负担。) 当时听到这话的都笑了,告诉我读神学很辛苦很累的,想休息是不可能。我当时还不服气,心想再累也是读书,能比我上班加牧会还累?现在已经是开学六周了,我不得不承认:读神学还真的很累。宣教基础每周要读完一本书和写一篇文章,圣经神学和旧约概论的阅读量是每个礼拜分别一百多页的英文资料,希腊文每周要背40多个单词和记至少两张词尾变化的表格,还有一门课马上就要开始。可以说跟我原先在上海的强度旗鼓相当,大脑可能还更累一点,有时候后悔不如去中文神学院来得轻松点。

在这些课中我最喜欢的宣教基础这门课,教授是具有30多年宣教前线服事经验的宣教士。喜欢这门课一方面是因为比较轻松,另一方面是这门课接触事工的实务。在我们的课本中提到一段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对中国的宣教是在新教宣教历史上人力和资金上最大的投资。[i]”但是相对于韩国、印度、南美、非洲各地的教会,中国教会实际的情况怎样呢?今天的中国教会真的像《十字架》纪录片里面所说的那么复兴吗?我自身的经历是不那么乐观的。我们实在欠了福音的债,当很多中国人嘲笑美国人不了解外国时,我发现我们自己对除了几个强国以外的其他国家也毫无了解,更不用提跨文化宣教了。我上次说到,韩国的学生在这里占了国际学生一半以上,不但如此,韩国的宣教士也深入到非洲、南美等当地人当中(而不是只是到外国的侨民当中去传福音),这一点让我非常佩服。事实上,韩国教会也并不是那么强大,他们自己也承认世俗化和流行文化对教会有很多冲击,但是他们并不是要自己很强大很成熟才向海外宣教,而是把将福音传到地极看作主的命令,必须参与其中。当我们只注意自己,一心想着自己更成熟更厉害才去遵行主的命令的时候,我们反而会裹足不前。这门课很大的打开了我的视野,也看到我们有时候太把自己的需要、自己教会的需要、自己民族的需要放在神的心意之上。

阅读详细 »

2011-08 代祷信与近况分享

亲爱的弟兄/姊妹/同工,

一转眼我们已经到达芝加哥快要一个月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全家一起飞越太平洋,也是第一次离开我们已经非常熟悉的工场和在基督里的同工与弟兄姊妹,心中真的是十分的不舍。从2001年在虹储小区开始查经到2011年8月9日踏上UA836飞往美国,整整十年的时间,我的主要的精力和思想都是在教会里度过,无论是与某个同工间的不同意见,或是某个难以解决的问题,或是某一项正在推动的事工,往往在我早上一起床时都涌入我的脑海,以至于我要在灵修前与这些繁杂的事务“搏斗”一番才能让我的心思意念集中在神的话语上。但是今天我却要操练将其完全放下,好把教会完全的交给神,也让新一代的领袖和同工们有足够的空间去思考和寻求神的带领,对我而言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美国的生活对我来说并不是特别新鲜,但是举家搬迁确是一件辛苦而不容易的事。谢慕溪在这里有新的各种肤色的小伙伴,也有比在上海的家里还要多的玩具(赠送的和捡来的),他喜欢的滑滑梯和沙坑就在门口,但是他还是告诉我他想念东安路。要感谢神的是他在一个礼拜内就开始和外国小朋友一起玩,并且一个人能够睡过夜,这是让我们能够省心和感恩的事情。ZBB也开始学着用美国的菜场买来的奇怪的巨型蔬菜做中国菜,并且神也给我们机会服事另外的单身中国同学——就是请她们来我家吃饭。我们到达这里的时候,也受到了很好的欢迎和招待。先我们一年开始道学硕士课程的J弟兄一家为我们搜集了所有必须的家具和锅碗瓢盆,并热心的在前三天招待我们一日两餐,他们的女儿小犀牛还陪谢慕溪玩耍好让我们能够腾出时间和精力整理房间,我们为此非常感激。我们也知道,最好的回报就是同样的对待其他有需要的同学和游子。盼望神能够使用我们家庭像J弟兄家庭一样成为多人的祝福,成为华人神学生的接待者与帮助者。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