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长洲

长洲岛散记(5)

甘老师的课结束了,既然是来学习的,我得介绍一下这门课,免得以为我是来小岛度假的。也可以让其他弟兄姊妹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看看参考书和

建道的普通话暑期课程其实是相当轻松的,每天上午上课9点到12点,下午2点到差不多5点,总共加起来一周的教学时长勉强是(3+3)*5=30小时,还包括了课间休息时间。按照一般的学制,3学分的课应该是50个学时(内地是3学分=54学时=40小时,美国更多一些),不过别人告诉我建道的3学分就是30个学时,可能是英制吧。

第一门课的题目是《约书亚的史地背景》,不过我以为可能改名叫做《旧约背景》或者《旧约史地》更好一些(不过老师的slides也常常拿《旧约背景》作抬头,搞得我云里雾里。)这门课的主要内容是对从约书亚记开始的旧约地理和考古成果进行分析,并探讨对读经、解经能带来怎样的帮助。

阅读详细 »

长洲岛散记(3)

今天想说说可爱的同学和老师。

建道的暑期普通话课程是面向全社会招生的,招生广告就发表在建道神学院的网站上。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内地同胞莫名其妙的无法访问建道神学院的网站(www.abs.edu),所以来报名参加的学生只可能有两种原因:(1)像我这样孜孜不倦的以翻墙为终身事业的好公民;和(2)通过各种拐弯抹角的关系介绍来学习的同学。

在这里“家庭教会”是“政治正确”的,虽然来得同学里面既有来自家庭教会的也有来自三自的。但是很明显,如果有一位来自教堂的同学被问到她/他来自哪个教会时,会出现:

阅读详细 »

长洲岛散记(2)

分配宿舍了,四个人一间,宿舍的门没有锁(这让我开始有点顾虑,难道每天要背着笔记本走来走去?),每人一张书桌和一个木头床。宿舍一共三层楼,分别是二楼、一楼和地下——我住的就是地下。有两台公共冰箱——暑期生不能用,有两台公共洗衣机——暑期生也不能用,还有一台饮水机。这就意味着我要自己动手洗衣服,这是大学二年级以后就没有做过的事情。我的策略就是用洗衣粉狂泡,然后象征性的冲一冲就挂起来,总比不洗要好吧。

阅读详细 »

长洲岛散记(1)

如果不是建道神学院,恐怕我永远不知道长洲岛是什么鬼地方。

从上海坐火车到九龙对我来说也是第一次,闹了一个大笑话。我从普通旅客进站的地方进入上海火车站,看到LED大屏幕上的T99到广州东,我自做聪明的认为这是我就是我要坐的到香港的T99B,进到六号候车厅看看离检票还远着呢,于是就坦然的到喜年来吃了一顿晚饭,喝了一杯豆浆,看看还差20分钟就笃悠悠的去检票进站。检票员也稀里糊涂的给我检了票。当我到列车面前的时候,惊讶的发现居然没有四车厢,于是就问离我最近的一个民警四车厢在哪里。那位阿Sir惊讶的看了一下我的车票,就大声喊叫起来,“你要过海关的,怎么会来这里,走错了走错了!!!”,于是乎叫了另一个民警给我指路,告诉我去九龙的乘客要从另一扇门走,走过空荡荡的海关和出入境,气喘吁吁的在开车前5分钟赶到车厢。原来T99的确是去九龙的,但是也在广州停,于是用铁栅栏分割成两半登车,一半是去香港的乘客从出入境那里登车,一半是内地沿途下客的乘客从候车大厅上下车。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