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旅游

一号公路流水帐

UntitledDay 1,礼拜五:飞抵旧金山(SFO),被美联航狠狠的耍了一把:原定于早上9点起飞的飞机说是门不好延迟一个小时起飞,修了一个小时后又告诉我们还要再修两个小时,下午1点告诉我们还是修不好,请各自谋生。闻讯直扑自动改票机器,最早能定到的机票只有下午5点了。于是乎我们在机场过了整整一天,晚上9点才到SFO。拿到所租的车后已经10点了,只能睡觉。

Day 2,礼拜六:应某童鞋要求,一大早先去谷歌山景城让他与紧闭的大门和Android塑像拍照,然后去旧金山市区:渔人码头、九曲花街、坐当当车,在唐人街吃难吃的广式午饭。在经历长时间的艰难堵车和走错路后,终于开到了Point Bonita Lighthouse。我们一度以为这就是《阿甘正传》中主人公跑步到天涯海角的那个灯塔,写本文的时候才发现不是,阿甘跑的那个是Marshall Point Lighthouse,东部缅因州的。不过这个灯塔也足够漂亮了,可以看到整个金门大桥。最后去了谬尔红杉森林(Muir Woods National Monument),那个停车位巨难找的地方(LP诚不欺我)。惊喜是在回去的路上偶然发现了一个“沸腾鱼”,是我们来美国后吃过最正宗的中餐了——虽然我回家拉了肚子(但是这不怪他们,怪我的肚子已经好久未能承受天朝油辣美食了)。

阅读详细 »

大雾山七天宿营流水帐

Day 1:主日崇拜后开五小时,抵达路易维尔(Louisville, KY),住友人家。

Day 2:离开路易维尔,再开五小时抵达大雾山国家公园Elkmont宿营地,搭帐篷。晚上看萤火虫(Synchronous Fireflies)。

(图是借来的

Day 3:去国家公园Cades Cove景区,徒步四小时(Abrams Creek)。然后去最高峰Clingman’s Dome,恰逢雨云压顶,被淋湿透。回到Elkmont营地烤火。

Day 4: 开Roaring Fork风景公路(Scenic Drive)。翻过山脊到Oconaluftee(切诺基印第安保留区),而后到Cataloochee营地宿营。路遇两只大麋鹿。

Day 5:开风景公路到Big Creek,然后开Baslam Mountain Road到切诺基Mingo Fall(属于切诺基地方公园)。回到Cataloochee营地,又见大麋鹿。

阅读详细 »

和你走天涯

接近中峡旅栈的时候天已迷蒙不清。天黑得很不爽快,眼前的雾一层层地加重,黑夜也悄无声息地夹杂进来。及雨赶着我们的脚程,在遥遥望见客栈灯光时下了下来。那一段寻宿的路就艰难起来,及至到了,汗水已被生生逼了回去,只剩得一身湿冷。第二日探至谷底,一路攀着绳索,贴着岩壁而行,幸艳阳照壁,激浪拍岸,却不闻风声。奇绝之处不过一二,等重回坦途,见二三旅者伴着几匹驮行李的马儿缓缓过来,近了,队伍中竟有半大的小人。西风瘦马,孩子趋前问好,大步前去。之前的苦行竟因着旅途中偶遇的孩子变得轻松起来。所踏之步或急或徐于山岭草木并无两样,一个孩子用好奇所探索的土地时,决不会有行者无疆的大志,也不会有地理学家的专业发现,甚至不会期待一张角度绝佳的照片。无非是路上的一根松枝,山涧的一股溪水,或者干脆在累极时盼着一颗糖果的激励。但他却在山野湍流间得到百倍的回应,每次他回头对你微笑,他的神情总在说,看,我长大了。也许就在这一刻,我坚信将来有了男孩必要带他爬山涉水。这一念想倏地穿过十年的岁月,神也真怜悯给我们个小儿,而他已急不可耐地奔向山野,追属于他的朝霞。

阅读详细 »

浙西天池:我的青春一去永远不回来

image这次去浙西天池,是我极力促成的。 因为其他选项,要么已经去过了,要么就是行程太远时间上极不划算,要么就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可以“度假”的感觉——比如总是要马不停蹄的从这个景点赶到下一个景点。

第一次来到天池,是2003年(好像)的春节。受几个弟兄的蛊惑,从杭州出发搭乘公交到龙岗镇,然后从龙岗的山下徒步爬上山,足足走了五六个小时,天都黑了,还没有看到天池山庄的大门,当时带头的弟兄心里也慌了,特别是鹅毛大雪飘下的时候。于是沿着公路狂奔,终于看到天池山庄的大门、火盆,心里的大石头才落地。当时山上将近有零下15~20度,天池的水完全封冻,连拉在马桶里的东西也在第二天早上结了冰,手机液晶屏慢得像动画片的慢动作,由于出了汗,起床时发现裤子也被冻得像盔甲,居然能够站起来。

阅读详细 »

奥兰多“圣地”之旅(Holyland Experience)

幾年以前,佛州奧蘭多的一個弟兄來上海有機會和我們交通的時候,提到他在奧蘭多去過一個叫做“聖地之旅”(Holyland Experience)的主題公園,還在裏面看到了按照1:1比例製作的會幕模型,讓我豔羨不已。這次來佛州旅行,別的可以不去,這個地方是一定要去的。

       奧蘭多的公交系統沒有西雅圖發達,承蒙接待我的陳彪牧師駕車送我到公園門口。“聖地之旅”是一個基督徒辦的非營利機構,所以相對其他主題公園票價並不貴(35美元)。從進入門口開始,就看到工作人員都穿著中東人的衣服,裏面的房子也都造成那個樣子,不過裏面都是一樣的旅遊紀念品商店。公園的信仰色彩非常濃厚,每一個演出(話劇、音樂劇)之後都有一個15分鐘的簡短信息,呼召遊客爲主擺上自己,成爲福音的工人。

阅读详细 »

寒假旅游计划

   寒假……还远着呢,但这并不妨碍我开始打算和征集旅伴。感兴趣的回帖……仅限基督徒。并非我狭隘,实在是因为在外旅游常常有很多不法的事情,比如兜售黑门票啊、回扣啊等等,若和非基督徒出去旅行可能我会有很多原则非基督徒是无法理解的,反而会产生一些诱惑(对我)和冲突(对你)。

    比如上次去新疆,天池门口有人兜售黑票,比国家的价格要低一半左右,司机拼命劝我混进去,我也知道这样很方便,而且看门的人也有好处,睁一眼闭一眼,但我不能那样做,这是违反法律的。

   寒假的旅游,可以和春节的假期结合起来。我的原则是,不能连着跳过两个教会的主日崇拜,也就是说如果第一个主日不在上海,第二个主日一定要回来。所以都是按8天为最大限度来安排的。我比较倾向于方案2——抗日之旅。

阅读详细 »

在烈日下大跨步(三)

三、 布尔津——贾嶝屿——禾木河

8月7日

早上十点多才到布尔津。布尔津县在新疆的最北端,喀纳斯湖便属于布尔津县的辖区。到了布尔津,下了长途班车后便有一大群人围上来问要不要车。从布尔津去喀纳斯似乎是约定俗成的50元/每人,不管你是去贾嶝屿、禾木还是喀纳斯都是50块钱一个人。考虑到我们的背包很大,我们选择了两部北京吉普2020(后来觉得还是桑塔纳好,跑得快)。开车的师傅姓宋,据他说他带过登山队员上过央视,挺有名气的。

BJ2020去贾嶝屿大约要开3个多小时,桑塔纳能快很多。去贾嶝屿之前先要师傅开到布尔津边防局门口办理去喀纳斯的边防证。2块钱一个人,如果是团队的话就开一张证明。边防证是用维语和汉语写的,很有纪念意义。不如各自拿着身份证去开,可以留一张给自己。带护照的不用办理边防证。

阅读详细 »

烈日下大跨步(一)

一、 各就各位,预备……

新疆之行,从去年九月就开始盘算了,从来没有一次旅行计划得如此之久。还记得去年七月开始,公司里就有一小撮人在那里热烈的讨论着新疆和喀纳斯。那时候对喀纳斯还没什么印象,只是因为Eric坐在我旁边每天咋呼着徒步喀纳斯,让我很不爽。概因此人全无野营经验,却在我耳边每天提到野营之事(话又说回来,这也是我佩服Eric的地方,哪怕是第一次做的事情也做得那么专业)。加上当时随手买的《中国徒步穿越》也提到喀纳斯,并去年的虎跳峡之行因大暴雨而无法徒步虎跳,心里总有徒步穿越的梦没有圆。而起决定性作用的是王建硕在他的BLOG上对喀纳斯的大力渲染详细计划(可惜此公后来临阵脱逃,所以我到喀纳斯寄的第一张明信片便寄给他)以及波波的首肯。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