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教养儿女

九月每日书系列|与神相遇的三十个瞬间

九月被朋友鼓动参加了一个写作实验,用30天时间,每天记录一段主题文字。思量许久,觉得自己是个被下了战帖的人,如果我真想为神而写作,也单为祂而写的话,这就是个挑战自己的绝好机会。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30日,每日不过千把字,却真是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

Day 1    放下对现在和未来的掌控| 相遇上学路
上海南站的地铁分成两个彼此相背的甬道,甬道的尽头是如同八爪鱼触角的出口,分别用不同的阿拉伯数字标识着。这个汇聚着地铁、铁路、长途汽车的现代圆形“土楼”里,每天有不计其数的人流涌向地面、地下或地上,只是他们从不在某处长久停留。我从不敢在这样的人群中寻找自己的孩子,因为交错熙攘的人流,冲散一切相聚的可能。我便总是握紧他的双手,有时分外加了力道,几乎感觉他的手要奋而越狱,才施施然松了劲道。

阅读详细 »

和孩子谈论罪

giraffe

早晨的天空多少带着昨夜西风刮过后的僵硬,雾霾轻扑其上,粉饰得恰到好处。从高处望去,那一点蓝色勾勒的眼影已经够了,足以有心情在早餐桌上谈论接下去的行程而不至失了胃口。小崽在高椅上大口嚼着面包,早餐的胃口总是不差的。

“我们要坐高铁去杭州看爷爷奶奶了,我真高兴。”也许坐高铁本身比见到谁更来得高兴,我仍为他能表达对家人的情感感到欣慰,“你还会见到好久不见的表哥,你们可以一起玩了。”我进一步帮助他回忆那些长年不见的亲戚们。“我们住在爷爷奶奶家吗?”小崽关心地问。“是啊,不过爷爷生病了,而且他还没有相信主耶稣。”游学在外时,子欲侍而亲不待的个中滋味如今归来时嚼在嘴中更是五味杂陈,因此孩子也常常在我们的祷告里品到那一味焦虑。“那爷爷如果不相信的话,是不是会下地狱。”“没错,在神所命定的生命年岁里,如果我们一再拒绝福音,结果就是地狱里永远的刑罚。那你相信吗?”孩子自然地点了点头。这种经过儿童主日学长期熏陶并基督教家庭影响下所流露的单纯并未让我释然。“你相信什么呢?”  “相信主耶稣爱我。” “还有呢?“孩子显然不明白我到底在追问什么。”除了相信主耶稣爱你外,你也要承认自己犯了罪得罪神,只有神能赦免你的罪,并且要离开罪。” “什么是罪呢?”孩子认真地问。

阅读详细 »

全职妈妈的自白

“Mommy?”

“怎么了,宝贝?”

“I love you, mommy”

“I love you, too。”

“I love you hundred.”

“I love you millions.”

“I love you billions.”

”I love you billions and one.”

几乎每晚我们母子都在极度的表白和爸爸醋意横生粗暴的打断中结束我们一天的生活。除了半天的学校生活外,我们总在一起。虽有时吼他最简单的算术也做错,有时暗讽他在镜子前搔首弄姿许久不肯洗刷投错了胎,有时听够了他怪力乱神的碎碎念耳朵生了厌,但一切到了夜晚道晚安时纵使盈手赠月与我也比不上小崽子的还寝蜜语。我心里只是暗叹,全职妈妈这个职业投资回报率还真不错。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