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政治

我不明白

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地区、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人民不能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而要听命于一群既不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也不爱这群百姓的气势汹汹的外地人?

我不明白,为什么把国旗扔进海里、或者喷涂国徽就成了“丧心病狂的暴徒”,甚至愿意为此悬赏百万?而对拿着棍棒打人的黑社会人士却视而不见?难道一块布、一个标记,比人的生命、安全和自由还要重要吗?

我不明白,连最不想对公共议题发表看法的各大保守宗派、神学院和基督教机构都已经表示谴责当局在激化矛盾,并呼吁当局面对问题,那些既不住在这块土地上、又不是当事人的基督徒有什么自信认为自己对整件事情的认知比当地的弟兄姊妹要更有洞见?

我不明白,为什么十字架被拆毁、教会被逼迫、同龄人被被毒打侮辱,并没有看到很多基督徒愤怒;但是代表那逼迫教会势力的旗帜和标志被毁损,他们却如丧考妣、视另一方基督徒为寇仇?他们究竟爱谁、看重谁?

我不明白,只看单方面信息的人,为什么不动一根手指头去想想为什么相反意见——无论有多温和——一出现就被删除、被举报,甚至连链接都点不开?

我不明白,为什么意见不同就要使用强权来让人闭嘴?

我不明白,那些声称爱国的人,究竟爱的是政府、土地、还是人民?是爱自己想要看到的国,还是爱当权者勾画的国,或者还是真的爱这国中一个一个的百姓?

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闲话民国(1)——一种有道理的感情

虽说中华民国名义上的国庆设在十月十日,但是像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一样正式宣布中华民国作为亚洲历史上第一个民主立宪的国家而成立确是在1912年1月1日,在我看来之所以要把双十节设为国庆日无非是取这辛亥革命的首功而已——今天恐怕很少人知道辛亥首义压根与孙中山或是同盟会无直接关系,而是共进会和文学社的辛劳,所以电影《辛亥双十》中起义部队打出青天白日的军旗也无异于偷天换日。自古以来谁是正统一直是政治斗争的焦点,既然海峡两岸同尊孙中山为国父,那么谁是国父的真儿子,谁就在大义上占了先机。

(右图是昨日芝加哥华人华侨纪念中华民国建国百年的游行花车,你可以看到中国地图仍然是秋海棠形状,包括中国大陆和外蒙古)

很多朋友都知道我是中华民国的粉丝,当然对此嗤之以鼻的反对者也不少。我无意于改变诸位的政治观点,但是我觉得有些常识需要普及。各位国保或者国安的同志,我也知道要让青天白日满地红重新飘扬在中国大陆无异于痴人说梦,跟2012没啥两样(恐怕还是后者可能性大一点)。我对中华民国的喜好,对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痴迷都是个人的情感,就像我喜欢紫色不喜欢黄色一样,恐怕没有什么法律规定公民必须热爱五星红旗,或是对历史的认识与理解必须与官方历史一致,更没有法律强迫公民对于政党的情感,对吗?以下文字纯属对历史的探讨,无意于改变当下的局面。

阅读详细 »

关于朝韩关系的电影

第一次看到反映朝韩关系的电影,是来自一部名叫《生死谍变》的韩国影片。在此片中,韩国国家安全部队的先进单兵装备和糟糕的战术动作,朝鲜特种部队的疯狂和精干给我留下了对朝韩关系的第一笔印象。我知道,韩国人和朝鲜人都渴望统一,虽然彼此攻击甚至火拼,但都是怀着统一的目的,这和我们的两岸关系有着截然的不同。韩国导演和观众显然也肯定北朝鲜同胞对于统一所付出的努力,只是不欣赏方式方法的问题。

   《国境以南》不是一部反映间谍战、特种作战,更不是反映韩战的电影,它讲述的只是一个普通的朝鲜难民的故事。他撇下未婚妻因为潜在的政治迫害而偷渡到中国,闯入德国驻北京大使馆请求政治庇护,偶后辗转到达汉城成为一个小老板。他为救出自己的未婚妻而被骗光了所有的积蓄,在得知未婚妻已经结婚后黯然娶了一个韩国妻子。然而5年后他的未婚妻历尽千辛万苦到汉城来找他,却发现他已经结婚,万念俱灰中离去。

    似乎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但是放在朝韩关系上,又聚焦于热点的在华朝鲜难民问题,使他所反映的矛盾分外尖锐。

    同样是反映分离问题,《太极旗》就显得比较牵强。但是同样里面有中国人的影子,当韩军抵达鸭绿江边即将统一国家时,漫山遍野的冒出来的中共部队迫使韩军战略撤退,从此国家统一成为一个可望不可及的梦想。或许在韩国人眼中的中共所谓“志愿军”,和我们眼中的60年代的美“第七舰队”是差不多的形象吧。

第五共和国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