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徒步

在烈日下大跨步(三)

三、 布尔津——贾嶝屿——禾木河

8月7日

早上十点多才到布尔津。布尔津县在新疆的最北端,喀纳斯湖便属于布尔津县的辖区。到了布尔津,下了长途班车后便有一大群人围上来问要不要车。从布尔津去喀纳斯似乎是约定俗成的50元/每人,不管你是去贾嶝屿、禾木还是喀纳斯都是50块钱一个人。考虑到我们的背包很大,我们选择了两部北京吉普2020(后来觉得还是桑塔纳好,跑得快)。开车的师傅姓宋,据他说他带过登山队员上过央视,挺有名气的。

BJ2020去贾嶝屿大约要开3个多小时,桑塔纳能快很多。去贾嶝屿之前先要师傅开到布尔津边防局门口办理去喀纳斯的边防证。2块钱一个人,如果是团队的话就开一张证明。边防证是用维语和汉语写的,很有纪念意义。不如各自拿着身份证去开,可以留一张给自己。带护照的不用办理边防证。

阅读详细 »

在烈日下大跨步(二-2)

8月6日

早上睡到9点钟(安慰自己,不过是上海的7点而已),然后坐科技馆门口的2路车去碾子沟长途汽车站买去布尔津的班车票。乌鲁木齐的小偷比较厉害,路上多次有人提醒我注意我背后的包,也亲眼看到一个维族小孩把一个偷来的手机揣到怀里。下铺的卧铺车票是¥110,加上保险3块钱一共是每人¥113。已经只能买到最后面的卧铺了——长途客车一定要坐前面,后面有发动机很热,而且开起来很颠根本睡不着。早知道如此不如托小羊在来之前就把票都买了,这样可以买到汽车前面的座位。从汽车站出来发现很多“杭州小笼包”让我大为纳闷,因为我在杭州20多年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小笼包,印象中小笼应该是上海的专利。

房间中午前就要退出,还好小羊那里可以让我们把背包放在那里、补充装备。然后去二道桥巴扎,在门口稍微转了转便大为失望,没什么值得买的东西,无非是果仁、葡萄干、小刀而已,其他的东西在襄阳南路都可以买到。旅游到今天,就没见到什么地方的旅游纪念品有特色的,好像都可以在襄阳南路买到。

阅读详细 »

在烈日下大跨步(二-1)

二、 乌鲁木齐

8月5日

上海飞乌鲁木齐的飞机不多,我们购买的是上海航空公司FM227航班。除了上航以外,东航也有飞乌鲁木齐的航班。原新疆航空公司已经被南方航空收购,但是我没有查过南航的航班。东航的特点就是晚点——晚点起飞、晚点到达。我看着一个队友应该是早上8点的航班,居然中午12点才上飞机。相比之下,上航的航班要准时多了。

我们的FM227是中午1:45的班机,需要提前1个小时左右抵达机场以应付行李托运和安全检查。飞机大约要飞行4个小时多抵达乌鲁木齐,航班会飞越甘肃、河南、陕西等省份。在飞机上俯视大地,可以看见层层叠叠的黄土高原,就像大水退去的海底世界。我突然想到,这样的地形是不是诺亚时代的大洪水留下的呢?在快要抵达乌鲁木齐时,在飞机的左侧舷窗可以看到博格达雪峰。

飞机飞到乌鲁木齐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大约6点半了。乌鲁木齐时间比北京时间早两个小时,所以太阳的位置还和上海的三点钟一样——艳阳高照。不过不要搞错了,新疆所有的客运站、航站除非特别注明,否则使用的都是北京时间。

阅读详细 »

烈日下大跨步(一)

一、 各就各位,预备……

新疆之行,从去年九月就开始盘算了,从来没有一次旅行计划得如此之久。还记得去年七月开始,公司里就有一小撮人在那里热烈的讨论着新疆和喀纳斯。那时候对喀纳斯还没什么印象,只是因为Eric坐在我旁边每天咋呼着徒步喀纳斯,让我很不爽。概因此人全无野营经验,却在我耳边每天提到野营之事(话又说回来,这也是我佩服Eric的地方,哪怕是第一次做的事情也做得那么专业)。加上当时随手买的《中国徒步穿越》也提到喀纳斯,并去年的虎跳峡之行因大暴雨而无法徒步虎跳,心里总有徒步穿越的梦没有圆。而起决定性作用的是王建硕在他的BLOG上对喀纳斯的大力渲染详细计划(可惜此公后来临阵脱逃,所以我到喀纳斯寄的第一张明信片便寄给他)以及波波的首肯。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