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建道

去港岛

旅行多半是件私密的事,至少那些提笔记下途中杂事的人,都如怀拽着独家秘闻般不将其公之于众,难尽其乐。一个人的独自旅行,伴侣携手同游,或三五成群的驴友结伴,能在其中享受始终的不过是那些独乐乐的片刻和从独一双眼中望见的天地。离这样的逍遥自在已近三年五载,此番既不能谋一人之幸福,就求阖家之共容,和孩子一起去旅行。当是书商可炒作的主题,可惜实践的人少。

把旅行用在香港这个城市上有些勉强。常见的香港攻略无非是购物美食,文艺青年们也不过将香港的二楼书店们淘个遍。 带上小童,与其一头撞进消费如泡沫的商场,不如在被大海晕开的岛屿间做一回漂客,也叫稚儿识得漂泊羁旅之心非因远离,多因近乡情怯。

香港披海而立,傍山而建。坐巴士超过半小时,海湾、砾石、蜿蜒山路都在眼底。虽然香港人步速天下第一,但就着港岛的地貌,去往他处的总是件耗时耗力的事情。因此见他们在高峰期的地铁口仍井然有序,赶着早也在家门口的早茶铺坐上一会儿,也就不是稀奇的事。反倒是久居平原的人,急吼吼地提刀宰牛的架势倒显得局促而粗鄙了。记得以前印象中的香港总是高楼逼仄,此番细细看去摩天高楼确是世界第一多却也疏密有致。高楼因多居民楼的缘故,外型普通颜色也没有出挑之处,总在山脚的平地里密密匝匝地起上一圈,几乎没有60层以下的。远观皆修长苗条,与海岛的风景而言倒也别致。有人觉得港人多勤勉麻利,和他们在高空中见惯了风驰电掣总有些关系。 阅读详细 »

长洲岛散记(3)

今天想说说可爱的同学和老师。

建道的暑期普通话课程是面向全社会招生的,招生广告就发表在建道神学院的网站上。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内地同胞莫名其妙的无法访问建道神学院的网站(www.abs.edu),所以来报名参加的学生只可能有两种原因:(1)像我这样孜孜不倦的以翻墙为终身事业的好公民;和(2)通过各种拐弯抹角的关系介绍来学习的同学。

在这里“家庭教会”是“政治正确”的,虽然来得同学里面既有来自家庭教会的也有来自三自的。但是很明显,如果有一位来自教堂的同学被问到她/他来自哪个教会时,会出现: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