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家庭

Prepare the missionary and his family

此文是《宣教基础》课程的阅读报告之五

“Kenny” in Kamala Markandaya’s novel Nectar in a Sieve leads my thoughts to a pastor I visited before my coming to US for seminary study. There’s one thing in common – they both suffered divorce in their cross-cultural ministry.

I will never forget that afternoon in the summer. Pastor X told me his story in his plain living room. He had already got his PhD from a famous seminary in US and came to China several years ago as a missionary. I scheduled to meet him because I want to seek some advice from him before my journey to TEDS. But I think the most important word that was kept in my memory is something he said after telling me his story: “God will also use the 4 years to prepare your wife. This is the most important.” I’m not sure whether it’s the “most” important, but his marriage story really impressed me. His wife, who is a sincere Christian and had a passion for evangelism in China, filed a divorce lawsuit after visiting Beijing with him because she cannot endure a dirty public toilet without a gate, which is quite common in China during the 1980s.

阅读详细 »

爱在蔓延时

多谢利未弟兄的推荐,我们得以全家在晚餐时共享这份来自《爱之蔓延》又译做《春天是美好的》的温情。难得一见的基督教Drama,难得一见的精良制作,难得一见的爱如此感人至深,在那个大雨滂沱的墓冢前,如上帝的爱倾注而下,定意要夺去你的心,将你寻回。

一路颠簸西进的Marty跟随丈夫寻找西部梦,好不容易看见了河谷和大片草场以为就此得到了家园,丈夫Aaron却在外出寻马的过程中遭遇意外。Marty为了熬过当地的严酷的冬天,不得不以结婚为代价暂居在鳏夫Clark的家中。而他们也有个约定,她好好教他的女儿照管这个家,等到春天来时就送她回家乡。如同不少家庭伦理片一样,在和他女儿的冲突,再冲突后,两人开始彼此接纳并且恋恋不舍,而男女主角的感情也如同片名一样,love comes softly。但有趣而值得玩味的却是在男女主角间从来没有正面地冲突,只有男主角Clark一次又一次的宽容和理解。他在Marty为失去的丈夫哭泣的时候就接纳了她作为他的妻子,在Marty和女儿起争执一心想离开的时候就宽容地告诉她,她们两的生命会因为彼此认识而变得丰满,在Marty怀着前夫的孩子却不敢挑明时,他宽容地保护她、安慰她直至她的孩子在他手中平安坠地。那些贯有的冲突戏码在Clark身上是这么欠缺,但却这么熟悉。是的,如果我不是因为这位神而今天生命改变并明白生命丰盛的意义;不是因为这位神在我还不认识他的时候就爱我,甚至容许我离开他、背叛他;不是因为耶稣基督一再的代求、圣灵一再的提醒使我看见那无条件的爱,我想我不会如此动容,甚至因此感受到父神眼里因我们的改变而发出的荣耀。

阅读详细 »

3months, 3 years, 30 years

四天前ZBB30岁啦,四天后小XPP3个月啦,今天ZBB和XPP结婚3周年啦。

今年过年特别早,往常到2月正是年味实足的时候,可这当口是连最后一茬儿焰火都放完了。但对我们三来说却是祝福接着一个祝福来的。

对ZBB来说30岁已经没有青春可以夸口,可夸口的是在成熟的过程里每接受一次神的带领,就迈出信心的一步,踏进的也许不是涨潮时没过头顶的约旦河,但在浅浅的信心河流里神搀扶我走过,留下恩典的足印。 阅读详细 »

小幼齿的大奔车

听了几个妈妈的建议,决定给小幼齿买辆婴儿推车。之前,XPP的姐姐有辆用过的推车已运来家里,可惜不能平躺,要等小幼齿6个月以后才能用。一想到月嫂走后自己独自带宝宝的窘迫就心里生痒要搞辆车子给他,也是给自己吧。

阅读详细 »

今天的家庭日有点失败

今天我们在家里邀请过去的同事和朋友来共度圣诞。按原先说好的,波波有五个名额,我有五个名额。按原来的设想,大家一起包饺子,然后做游戏,然后唱圣诞歌,分享一年的领受,放一个短片,分享圣诞的真义。

但是周六从一开始就陷入忙碌中,先要准备周日的讲道,然后要去超市买晚上的面粉和肉馅。买回来后谢慕溪开始哭闹,一边抱着谢慕溪一边发愁周报什么时候写。后来有时间写周报,周报写好了以后朋友们就开始来了。所以对短片的内容、游戏、歌曲之前都没有做任何的准备。也无法进行。 阅读详细 »

妈妈和宝宝的社交生活

昨日带着谢慕溪参加教会的圣诞聚会,这算来是我们母子俩出月后第一次大型社交活动。

宝宝:谢慕溪进场的时候并不胆怯,因为妈妈背着我以一贯急行军的步速赶往会场,一路又裹得那么严实,好像回到了妈妈的子宫一样,温暖而富有节奏,所以我睡得格外香甜。直到会场的灯光亮起,那个黑暗但宁静的世界被赶散的时候,我才意识到环境的陌生和潮湿的尿布,不管不顾地哭闹起来。就这么错过了佳瑜姐姐的见证和爸爸的信息。我只要知道妈妈的怀抱和香甜的乳汁就够了,其他都不重要。聚会结束后填了点肚子的人们开始向我靠近,我被不停地换手托起,时不时有人碰一下我的小手,有人摸一下我的小脚。不同的声音嗡嗡地响着,我尽力保持克制让自己能睡过去,但最后还是发出了大声的抗议。妈妈喂了奶奶给我,又给我看了巨大的圣诞树,我终于从嘈杂的人群里得到了暂时的安宁。 阅读详细 »

月子&月嫂

长辈们总说,小宝宝过的是猫日狗日。我以前一直不理解,因为我家的胖胖每天过的都是同样的日子,以前的破破倒是一天一个样。之前,胖胖和拉拉一块儿过的时候,也没听说猫狗的日子过不下去。但月子里我却常有过不下去的感觉,有时我等宝宝晚上哭闹着睡着后也会趴在破破怀里呜咽个半天,还不敢大声哭,怕把宝宝吵醒了。可第二天,看见他在你怀里睁着眼睛,嘟着小嘴,表情超级幼齿的时候,你又忍不住爱他好像心窝里的肉。更要命的是,他的日历上永远不会标出哪天是猫日,哪天是狗日。

准备生产前就有人问以后谁带孩子,我说自己带。听见的人总会必以为然的说,哦那你有父母照顾。我说月子里父母也不来照顾,请了月嫂,以后自己带。在这点上双方的家长都没有给我们很大的压力,祖辈的爱很饱满厚实但并不沉重。婆婆在杭州有一大家子要照顾,妈妈的团契侍奉和老年大学已经让她忙得够呛,我们一面高兴他们的放手,一面也稍感冷落,羽翼下的温暖霎时成了展翅后迎头而来的失重。权衡之下请了月嫂打理月子里一家三口的起居,我母亲负责每日食材的采买。

阅读详细 »

烦恼新妈妈二

Reader上有个文章上美国女性们觉得每天写blog比性生活来得更重要,一天不记录,生活就不完整。不知道相对保守的中国女性怎么样,也许不看blog这一天就不完整吧。

上回说到进入第二产程。生产的难度有时来自你选择的环境,至少在国妇婴的生产室里两脚踏上生产台就是个技巧活儿。踏脚间的距离很宽以使你的脚分开约120~150度,这取决于你的身高和腿长,我这个小妈妈当然不占优势。两个手握柄没有拉伸性和方向控制,按照护士的要求要往上提,像拎水桶。我能想象的就是寝室的热水瓶。所以,我觉得能在这样的产床上完成任务本身是个考验,我捉摸了半天终于明白如何脚蹬手提往下用力,由此也羡慕那些可以用坐姿或站姿分娩的产妇。一个小时左右孩子娩出,医生反复确认的是你的名字和孩子的性别,并且你的孩子将会以母亲的名字来命名,比如周怡之子。在住院的两天中,医生对婴儿的确认也都是询问,妈妈叫什么?但孩子长大后很少再冠以母亲的名字,反倒以父亲姓氏为重了。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