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8 回来吧,巴芭拉 | 相遇不离不弃的救恩

叛逆对大部分人来说不是一个新鲜的字眼,也许对一个初尝叛逆滋味的人而言,叛逆证明的不单是“我很酷,这才是我”,而是把我们隐藏在人心中的谎言揭穿的同时,尝到我其实并不真的快乐的苦涩。 我曾不止一次听到有些父母说自己的孩子如何平稳地度过青春期的叛逆,或者压根没有叛逆期。每当听闻这些说法时,我除了表以钦慕的眼光外,也暗想也许只是那真正触动叛逆的罪根藏得太深,不为人觉罢了。因为我知道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人。我勉强按着父母的期望成长,到了终于独立的那日,却发觉自己选择的人生并无真正的快乐。我所爱的朋友和与之享乐的一切并不真实。

而另一方面,当我为人母后,强烈的基督教价值观使我无法容忍孩童教养上的失当。我一次次在彼此的冲突中心力憔悴,以无法排解的自责收场。我的内心知道孩子的信仰无法藉着家庭的环境一脉传承,我的行为却将有条件的爱摆在自己和孩子的面前。他被我加在他身上的罪咎感绑架着,即便尚年幼,却已在每一次抗争中显出一意孤行的执拗来。

可惜叛逆的我和期望落空受伤的我从没有真正碰面过。她们躲在各自的角落里舔着自己的伤口,在一次次好像被医治的幻想中等候着真正的救赎。《回来吧,巴芭拉》一书就成了这样的契机。
阅读详细 »

Day 23 汤姆真的改变了?| 相遇电影

中法投资的家庭温馨片《九条命》上映后,我身边几乎所有的猫奴们都抛下家中的喵星人,去影院一睹荧幕上猫咪们的风采。他们决计不会回家和自己的猫咪讨论剧情,评论分镜头的运用,但至少这部奇幻风格的喜剧证实了一点,宠物改变了人的生活。

但为何改变这位霸道总裁的不是善解人意的娇妻,不是甘愿为爸爸的缺席开脱又暗中思念的女儿,不是容忍着父亲的霸道和责难,却一心为着公司着想的儿子,而是一只宠物呢?是的,他们交换了身体,让霸道的汤姆以卑微的眼光,匍匐的姿态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可是当一切的交换恢复原样后,谁能保证他不会回复到自负自大,近乎抛妻弃子的疯狂人生呢?那人究竟如何改变呢?
阅读详细 »

Day 9 同光微尘识阿蓝| 相遇艺术

冯君蓝,人称阿蓝牧师,生于牧师家庭。年幼时曾立志献于教牧事奉,三十三岁前却沉醉艺术,深感人之不洁,罪中之乐,不配与神为友。其父临终托嘱,命其践行幼时誓言,以神为主为尊。遂进入神学院,毕业后以教牧为业。读媒体对阿蓝牧师的介绍多有父命不可违的感觉,但在见到他的那一刻,我知道实在乃是神命不可违。

画廊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们似乎早已得知他昨夜奔波,旅途劳顿,纷纷上前嘘寒问暖。我侧在一旁翻着几页出售的画片,都是在此次巡展中未得亲见的《微尘圣像》人物系列。他没有忽略我的存在,与人几番寒暄后,亲自向我点头示意。他完全没有一些艺术家的清高桀骜,也没有囿于事务的急迫抱怨,只是温温和和地站在那里,像另一张活化的、具灵魂本相的作品。我突然对他所表露的与作品之间高度的相似产生了好奇,决定壮胆上前一聊。

阅读详细 »

书评:《以基督为中心的婚礼》

Catherine Parks; Linda Strode. 《以基督为中心的婚礼》(A Christ Centered Wedding: Rejoicing in the Gospel on Your Big Day),B&H Publishing Group, 2014. 256页.

在我们的生命中,有两次机会是神特别赐给我们、使我们能够公开地向我们的家庭、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同事见证和传扬福音的:婚礼和葬礼。无论是婚礼还是葬礼,都能见证神在他儿女的生命中所赐下的恩典,然而只有在婚礼的时候我们自己也能在场。

这是《以基督为中心的婚礼》一书在前言里所指出的,婚礼在上帝眼中、在我们的生命中,以及在我们所处的教会社群、各种社会关系中的独特地位:如果没有特别糟糕的事情发生,婚礼是一生中唯一一次你的朋友、家人、同事单单为着你的缘故、在你活着的时候聚集在一起,得以看到福音、听到福音、甚至领受福音的机会。所以,我们如何看待婚礼就极为重要。

阅读详细 »

谁授权你代表基督?

《教会成员制》,[美] 约拿单·李曼 著,徐震宇 译,九标志中文事工 出版。中文简体版下载网址:http://cn.9marks.org/toolkit/church_membership_leeman/

大多数教会都会教导他的会众要委身教会,大多数基督徒可能也会同意他们应该委身地加入一个基督徒团体,可是为什么?有直接的圣经依据吗?

在《四个属灵的原则》这一被广泛使用的传福音小册子里,这一原则是这样被表达的:

希伯来书10:25教训我们:「不可停止聚会……。」几根木材一起燃烧就光热倍增,若将一根抽出,放在一旁,热火就会熄灭。你和其他基督徒的关系也是一样。如果你尚未加入教会,不必等人邀请,请主动参加附近的一个教会。从这个星期开始,按时参加教会的聚会。

所以,基督徒参加一间地方教会,是因为(1)圣经的命令,(2)为了维持自己的信仰。如果单单从这一理由出发,基督徒似乎并不需要加入教会,任何一个小组、团契乃至两三个基督徒私下的聚会都能够满足圣经所说“不可停止聚会”的命令,亦能帮助参与者的信仰生活。基督徒也无需委身任何一个团体,只要他/她没有停止聚会,从他/她所参加的聚会中受益,又何必捆绑在一个团体中,而无法从其他团体的良好资源中受益呢?

阅读详细 »

推荐:《山雨·富能仁传》,[英] 艾琳•克蕾斯曼(著)

《山雨·富能仁传》,[英] 艾琳•克蕾斯曼(著),团结出版社(2014),264页。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与傈僳族基督徒接触,是去怒江旅游徒步的时候,恰巧在卧铺大巴上遇见一位傈僳族传道人。下车的时候,他盛情邀请我们去他家里做客,虽然我们婉拒了他的好意,并继续我们的旅行计划。可是他不断地给我们发短信坚持他的邀请,最后我们终于决定改变计划,在返回六库的中途在他家住一夜。

那是一个难以忘记的经历,我们需要一个一个滑溜索过怒江,沿着几近五十度的陡坡走之字形迂回的小路上山。每一次问他还有多久,他都指着远处隐隐的白点告诉我们说:“就快到了。”事实是,我们走了五个小时才到,抵达的时候几乎用上四肢,望着山下小虫般的汽车担忧明天能不能按时下山赶上去保山的大巴。

然而晚上是振奋人心的。弟兄只要敲钟,全村人都会聚集、唱诗、读经,听道。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憨厚温暖的笑容。我忽然有点羡慕起在这些人当中服事的传道人来,他们一定不用面对汉族人当中的那些“江湖”和“政治”吧?这些人这么憨厚、这么追求,当初在这里植堂宣教一定是一个愉快的经历吧?

阅读详细 »

推荐:《健康的教会成员》,安泰博(著)

《健康的教会成员》,安泰博(著)/恩典合一教会(译),九标志中文事工(2014),112页。电子书合法下载点此

“教会有没有考虑过开展……事工?”

“教会有没有计划向……传福音?”

“教会为什么不……?”

在省略号处你可以填入很多不同的选择。无论在芝加哥、华盛顿还是上海,类似的问题从未停止过进入我的耳朵。

问题在于,当一个基督徒问出这个问题时,他心目中的“教会”是谁?圣经中的“教会”又是指谁?在一般情况下,上述问题中的“教会”其实指的是教会的领袖(牧师、长老或者所谓“同工团队”),而圣经中的“教会”则指的是全体会众。

在《健康的教会成员》一书中,安泰博牧师指出:

地方教会的健康取决于她的成员健康与否:教会的成员是否愿意省察自己的内心、校正他们的想法,并且参与到事工里面去。

阅读详细 »

推荐:《认识圣经》,史哲罗(著)

《认识圣经》,史哲罗(著)/张百合(译),改革宗经典出版社(2010),123页。

“这个问题在基督教界本来就有很多观点。”

这句话几乎是所有圣经学习的终结符。当组员们说出这句话时,这意味着他们厌倦了对这段经文或是这个观点的讨论;当组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这意味着他试图给出一个总结并转向下一个讨论点。

作为一个传道人,在试图想要澄清某一个观念,或是想要引导会众在充满迷雾的森林中寻找一个清楚明确的圣经立场时或作出某些实践决定时(例如,姊妹是否可以教导),有时也会听到会众当中有人如是说。言下之意是:反正前辈们已经做了很多探索,他们仍然有很多不同的观点,他们也都比我们要更明白圣经,那我们何必重复纠结呢?何必费事呢?为什么不选一个对大家都能接受的观点呢?

“我尊重每个宗派都有自己的领受。”

当我试图和一个传道人探讨婴儿洗礼问题时(我决没有试图说服他接受唯独信而受洗的意图),他匆匆忙忙地下了一个结论。这看似谦卑的回答让我一下子张口结舌又无从说起。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