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论的排列组合

Inhabitatio Dei网站上,作者Halden提供了对教会论的四种非常概括的分类:

高派教会 High Church Ecclesiology

这一派的基督徒极度推崇教会历史和教会传统,强调教会的崇拜礼仪和圣礼的超越性。他们往往是用主教制或长老制来组织教会,建立一个主教团体/长老区会及总会的教会间层级架构。他们强调救恩与教会的成员制、和参与圣礼的紧密关联。这一派的基督徒大多支持婴儿洗礼,并且主张婴儿洗礼与进入信心的团体有紧密的联系。

低派教会 Low Church Ecclesiology

低派教会一般情况下对历史和传统持质疑的态度,强调讲道——而不是圣礼和敬拜礼仪——是教会的核心事工、圣经是教会的最高权威。低派教会往往是以会众制的方式进行治理的(即会众选立他们的长老们来带领教会)。低派教会强调救恩是透过信靠基督和相信基督的代赎而来。低派教会在洗礼问题上大多持有信而受洗的观点,相信救恩、洗礼以及在信仰共同体中的生活是紧密关联的。

阅读详细 »

从“限定性原则”看主日敬拜

本文蒙编辑修改后发表于《教会》杂志第64期,下文为发表前的原文。

在一堂主日崇拜之后,我和往常一样站在教会的门口向会众问候和交谈,一位刚来教会不久的基督徒来到我面前,告诉我他是从外地来这个城市工作,并且今天是他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一个主日。他在校园团契中信主,在一间福音派背景的教会中成长,今天在这里的主日崇拜是他第一次在他自己成长的教会以外的教会参加聚会。

“我想我们的主日敬拜和你们的应该很不一样吧?你还习惯吗?”我这样问他。

“很好,我很喜欢你们唱的传统圣诗,也喜欢钢琴伴奏,我一直觉得原来教会的架子鼓太吵了。”

“太好了,我相信这些旋律和歌词会在你的脑海中不断地造就你去思考今天的信息。”

“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建议。我觉得你们的领会讲的话太少了,其实他可以发挥更多的作用。在我原先的教会里,领会的弟兄或者姊妹会先让大家站起来互相按摩一下,或者做个小游戏、讲个小笑话来活跃气氛……其实我在我们教会也是领会的,我很愿意委身你们教会,并且帮助领会的弟兄们一起成长。”

我该如何感谢他的好意呢?或许我应该感谢神,因为他还没有建议我们在聚会时挥舞旗帜或者吹响号角——据说在很多教会里,挥旗和吹角已经成为主日崇拜的标配;我也为他是一个访客而感恩,因为在很多教会中,这样的问题在长老会议或者同工会议上被提出来,要求增加或者修改主日敬拜程序中的项目,“以更好地帮助慕道友享受教会的敬拜。” 阅读详细 »

婚礼以基督为中心的九个提醒

第一,从来没有“史上最棒的婚礼”,这种设计婚礼的初衷只会让你们偏离福音这一中心,并变得骄傲、自义和以自我为中心。史上最棒的婚礼是基督将要迎娶他的新妇——教会,史上最棒的新郎是基督自己。

  • 很少有人会在结婚后再去回顾自己的结婚录影,连婚礼照片都不太会去看。
  • 婚礼上的窘迫和紧张在婚后会被迅速遗忘——无论是被你自己、你的亲人还是朋友。
  • 婚礼上的满足和骄傲(或是预备婚礼时的完美主义)却有可能在参加别人婚礼时涌进自己脑海,拦阻你为他人的喜乐而喜乐。
  • 预备婚礼过程中的高度自我中心会给你与别人、与父母的关系,乃至让你与地方教会的关系受到伤害,这种伤害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恢复。
  • 正如我们不应该把婚姻当作偶像和满足,我们也不应该让婚礼成为偶像和满足,不要让婚礼的预备捆绑你。相比较而言,预备婚姻更加重要。

阅读详细 »

慷慨对待你的牧师:再思传道人薪资

本文为初稿,蒙编辑修改后发表于《举目》73期

第70期的《举目》杂志中“平安”弟兄的《教会应该如何付牧师工资》一文触及了华语教会就比较少谈及,甚至有时牧师略感尴尬的一个话题:传道人薪资。就笔者的观察而言,华人教会的牧师薪资普遍低于教会成员的平均水平,更低于北美教会牧师的一般工资,以至于某间华人教会在聘请英文堂牧师时,美南浸信会植堂顾问首先建议他们提高牧师薪资,因为他认为现有薪资低到美国人不会来应聘。当然,肯定有人会反问,“传道人岂是为钱事奉呢?怎么可以因为薪资低就不做牧师呢?”传道人当然不是为了钱事奉主,但是传道人同样负有管理自己的家、供应家庭需要的责任。如果我们都同意传道人的优先次序是家庭高于事工(提前3:5,“人若不知道管理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会呢”),那么他就要忠心管理自己的家庭、供应家庭的需要。过低的薪水,也会给撒旦留下地步,让传道人在服事的同时感到委屈、缺乏尊严,乃至自义和埋怨,在会众和牧师之间制造裂痕。即便像约拿单·爱德华兹这样伟大的神学家、牧师,他和教会之间也存在薪资问题上的分歧[1]阅读详细 »

书摘:真教会(Real Churches)

读过这本书的人一定不多,因为此书系“植堂学”这门课的老师之一所写,透过他自己的工作室出版的,印刷质量……嗯……可以和淘宝上的盗版图书比美,书后面的ISBN号码印的那个糊……要不是因为在Amazon上能搜索到,我还真以为是地下出版物了。

看书名好像是一本有关教会论的书,其实是一本有关植堂的书。我喜欢作者提出的关键论题:神创造每一个生命都有结果累累和倍增的效应,生命会传递生命、生命会产生新的生命。那么教会呢?

他引用马盖文的话作为开头:

“苹果树的真正果子是什么?苹果树真正的果子不是苹果,而是另一棵苹果树。”

阅读详细 »

课堂反思:植堂模式

今天的第一堂课就涉及到我所关心和思考了很久(也曾与同工们辩论了多次)的问题:植堂的模式。作为一个植堂者,在教会继续倍增之后与原来的教会应该是怎样的关系,植堂者在其中又扮演怎样的角色。

教“植堂模式”这一节课的讲员是播道会大湖区会的区长(Superintendent,不知道可以翻成什么)。他提出的主要观点是:这是和领袖的恩赐有关的。如果母堂的植堂者是领袖能力超群的人(例如海波斯、Mark Driscoll、凯勒),那么新建立的堂会与母会可以采用“多点”的模式(multi-site或称multi-campus),特点是母堂与新堂合称为“教会”(例如Mars Hill Church),“一个教会、一个团队、多个地点”。这种植堂是可复制的,你去A点聚会和去B点聚会体验完全一样,就像去麦当劳一样。这样的教会高度合一,规模庞大,也能开展很多小教会无法开展的事工。但是缺点是整个教会过分依赖这位领袖,multi-site教会往往是同步播出这位领袖的讲道(为了确保讲道质量和信息的统一),但是一旦这位领袖病倒、出事、跌倒,都会让整个教会陷入危机。讲员特别提到一间隶属播道会的“多点”教会牧师主动放弃了“多点”模式,推动各个“点”的牧师自己讲道并进而让各点变成教会,因为他想给其他传道人操练讲道的机会。

阅读详细 »

课堂反思:教会消费者?

今天我们上课时看了一段让人捧腹大笑的视频:King of the Hill (Season 10 Episode 11): Church Hopping(推荐英文好的弟兄姊妹点击观看)。这是一部美国相当流行的动画片(类似《南方公园》但是要文明很多),这一集是透过描述这家人搬到一个新地方找教会的经历讽刺美国的“教会消费者”现象,即拜访不同的教会寻找符合自己的。今天教这门课的老师严厉批评了美国的“教会消费者”现象,认为这是消费主义、物质主义带给美国基督教的直接后果:将教会当作商场。

但是我看这部动画片更像是批评美国教会的“多样性”:每个教会都有不同的传统、为不同口味的“消费者”所设计。试想如果所有的教会都是同样的敬拜风格、同样的讲道方式、同样的事工模式、同样的领袖性格,那“教会消费者”唯一能够挑的就是地点远近了。

阅读详细 »

课堂笔记:植堂的理由

原来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植堂。上课的时候我们看了一个视频,是一位巨型教会的牧师在他的教会里告诉大家:植堂者都是盗贼。

他们声称是来你的教会服事,他们装作热心事奉,他们说他们是想向主任牧师学习。但是当你对他们委以重任,让他们做了信徒领袖之后,他们却另立门户。他们管这种做法叫“植堂”。如果你在公司里这么做,你会被起诉,会被判监禁。但是在教会圈子里,他们却管这个叫“植堂。”

我很惊讶一个“成功神学”的鼓吹者如此敌视别人小小的成就,更让我惊讶的是:我以为看了这段视频之后同学们和老师会批评Ed Young完全错误理解了“植堂”,但是没有,大家没有批评他错误理解“植堂”,而是批评他没有国度观(也是事实)。换句话说,大家默认了这种“植堂模式”的某种合理性,再换句话说,Ed Young描述的是一个尴尬的事实:很多植堂是用这种方式在某些大教会里“中心开花”而带来的分裂结果。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