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卑从顺服人开始

好像除了把讲道稿子往这里黏贴,我就没有做过什么有贡献的事,我打赌ZBB的文章读者一定比我多。

Ok,那我推荐两本书吧。

John Piper是我最爱的牧师和书籍作者,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他,但是他网站上的文章,Desiring God系列的讲道都给我很大的帮助和鼓励。正是从他那里,我知道了基督徒的喜乐不是来自外界的环境,而是来自对神直接而忠贞的爱。如果我们顺服神不是出于爱,而是出于恐惧和宗教的规条,这样的信仰不是让我们很苦,就是让我们最后崩溃。

The Supremacy of God in Preaching是一本非常枯燥的书,在我看来。不过这本书里面给我最大的帮助是:与其学习不同的神学思想,对每一位神学家指指点点,不如钻进去对一位神学家或者传道人进行深入仔细的研究,并效法他。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原则,因为后世的人总是站在一个高度,好像是前人的审判者和评价者,却无法融入到前人的环境中,体会他的艰难、喜乐与压力。站在局外的态度评价这个人有点道理,那个人有些偏颇(历史神学或者神学思想史总是津津乐道于这一点),却不能谦卑的去观察和学习一位大师。毕竟神不是要我们找师傅,而是要我们找属灵的父。

《建造生命的牧养真谛》,毕德生作品。这本书别人老早就借给我了,却被我丢在一边。我其实很怵别人借书给我,因为我有一个常常的待读名单,而且在这个名单上历史和时政类书籍总是排在属灵书籍之前(可见我何等的“爱世界”)。直到这位姊妹问我看完了没,我才匆匆忙忙开始看。

这本书给我最大的帮助有二:

  • 彼得讲到他的服事是以“祈祷、传道为事”,祈祷在前、传道在后。起码二者是均分牧者的工作的。但在实际操作中,我看传道远远重于祈祷,说穿了,就是看重自己的语言、口才、逻辑胜过看重圣灵的能力。这是不信的罪,我要悔改。
  • 牧者需要属灵的指导者,原因是牧者在教会中使用属灵的权柄,而且在发生争执时习惯倾向于用属灵权柄解决问题。但是却没有时间和机会操练顺服,这是一个很大的危机。我承认在很多情况下,我倾向于用权柄解决问题,而不是用爱和服事。当然我并不认为用权柄有什么错——在很多情况下又快又好,但是自己的生命却没有受到对付和建造。所以我需要属灵指导者,我脑海中有一些弟兄是可以帮助我的,但是叫我去建立顺服的关系,肉体又不太情愿,求主给我谦卑和顺服的心吧。

2条评论

  1. DQ说道:

    我回来读你的文章了,昉哥!
    你看自己的问题看得挺清楚的,对我也有启发。

  2. jerry说道:

    谢谢推荐(: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