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的尼尼微

本文蒙编辑修改后发表于《举目》官网“言与思”专栏,下文为原稿。

从外面回到家,发现餐桌上放了一张从来没见过的福音单张。

“哪儿来的?”出于传道人的“职业敏感”,我仔细翻看了一下单张检查是否有教义性错误,还好,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地铁上发的。”妻子回答说。“一个中年妇女,一边大声说‘天国近了,你们要悔改’、‘信耶稣,得永生’,一边给伸手要的人。”

“喔。”我耸耸肩,没想到还有在地铁里这样传福音的。

妻子把她所目击的这一场景发到教会的微信群里,引发了小小的讨论。有的人认为她这样在地铁上大声传福音,会让人对基督教有反感,可能这个人以后再听到有人传福音就不想听了呢。也有的人认为,她的火热值得赞赏,我们不该以福音为耻。

这让我想到另外一幕。我的父亲在杭州住院,我去坐在他的病床旁边刚刚与他分享完福音的时候,从病房外面走进来一个中年妇女。她面无表情地快速走过每一张病床,用几乎无法辨别的语速说:“信耶稣,得永生哦。”最后的那个“哦”音调快速而又短促,好像在对方应该知道或者早已知道的样子,并同时将一张福音单张丢在父亲的床头。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病房。

父亲和他的病友们似乎习以为常的样子,可能碍于我在场,没有立即将这张单张丢进垃圾桶而是扫到了旁边的茶几上。

“每天都来的。”父亲对我说。

在这两者之间,我会更赞赏地铁上的这位姊妹。至少,她表现出了一种热情和紧迫感,而不是杭州病房里的那位姊妹似乎完成任务式的派发单张。

在神学院读书的时候,和我同班一起上《释经讲道》的十位同学中有一位是芝加哥街头的布道家。黑人、微胖,每次来上课时他都是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直到学期结束临近暑假也是如此。

最后,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我问他是怎么在街头布道的。

“我每个星期二、四中午的时候在街头讲道一个小时,欢迎你来跟我同工。”他擦着汗告诉我。

“其他时间呢?”我更加好奇了,毕竟他也是全职传道人。

“我邀请有兴趣的人去那个街角有一个查经班,有批萨和可乐。如果他当时有别的事就留下信息,我再联系他参加下一次查经或者周日和他一起去教会。”

我最后有幸听了一次他的讲道,但不是在芝加哥的街头而是在课堂上。他用二十分钟的时间,从旧约传讲基督,又联系城市的生活,最后又有福音的呼召。他告诉我们,这就是他在街头布道的方式。

“一部地铁就是一座移动的尼尼微。”妻子在群里说,结束了那个讨论。

无论是芝加哥的街头,杭州的那个小小的病房,抑或是上海的地铁车厢,哪个不是尼尼微呢?无论是遍传还是讲道,相对于受众的观感而言,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动机和态度:我是否存着对神交账的心(还是只是对福音队长交账)?是否以福音为神的大能?是否清楚地传讲福音的信息?

尼尼微有了,要的是被神对付过的约拿。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