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4 爸爸妈妈你更爱谁| 相遇爱和理解

在我还没成为一个母亲之前,我就被告知:如果我想和一个孩子说话,我应该学会俯就的姿态,蹲下来、平视他的眼睛说话。 在成为母亲的几年里,我一直觉得自己在爱和尊重上做得很好。我不仅在营营汲汲的忙碌中没有丢弃自己的身份,全心地爱护他,而且很持定孩子对我的信任和依赖。可人以为最稳妥的时候,实系幻影。

远道而来的大姨婆非常疼爱这个小侄孙,没事就找他逗趣。净问些没营养又被人问了千百遍的问题,包括”爸爸妈妈你更爱谁?”我知道类似的问题就如“你妈和我掉进了河里,你先救谁”一样,意在让孩子被迫站队的过程中,满足成人对内心自我的定义。但是当我听见孩子的答案是“更爱爸爸一点吧,我们比较有得玩”的时候,我的心还是咯噔了一下。 我似乎理所当然地在自我的评估中觉得孩子的爱倾向于我,我也以为这些爷叔大妈们的玩笑话对我毫无杀伤力。但当我在电梯间看着那个被倾注了全心的半大小子时,还是忍不住地说,“你这么爱爸爸,那晚上就不需要妈妈陪睡了,也不需要整天粘着妈妈了。”没错,我利令智昏所说的话,就如同伊甸园里的那条蛇一样,充满了扭曲和挑拨,醋意四溢。半大的小子单纯的心思哪经得起我这般毒舌,立马哭出声来。 我的爱和理解就是这样不堪一击。

我错以为自己对孩子的爱就是在他需要的时候,舍下工作陪伴他的成长;就是在他受伤缺乏安全感的时候给予安慰;就是在他的生活细节上,帮助他避免各样的过错;就是有一日他也用同样的爱来回报我。 但这些所谓爱的赝品一日日招摇地挂在我心头的时候,我已经几乎忘记了爱真实的模样。“爱是从神而来的。我们爱,是因为神先爱了我们。”毫无疑问,我的爱里奢求回报,我计较着自己的益处,我嫉妒那多得爱的。我甚至觉得神的爱不如自己在孩子面前的舍己那么真实可见,细致入微,但我忘了那付出的爱,每天都需要神。

我需要祂使我在更新中重新与这爱的源头连结,需要祂使我在每天不断地悔改中领受祂的恩慈。我颤然来到孩子面前和他认错,真诚地告诉他我不该用无知的话伤害他的心。无论他更爱谁多一点,我仍旧爱他。

其实孩子的爱比我的更宽广。他知道爸爸陪伴在身边的时间少,就珍惜父子间的相处,想把爱更多地分给他。他比我更明白耶稣所说的 “她許多的罪都赦免了,因為她的愛多;但那赦免少的,他的愛就少。”父亲确实在他面前比我展现了更多的恩典与赦免,他配得。

而那些没有被表达的爱,岂不比言说的爱更加深沉。孩子的哭泣将心中的委屈和伤害表露无遗,他也用眼泪确确实实地告诉我,他爱的深沉。我所榨出的真心恰恰显明了我的无知和误解。他需要我接纳他,不管他此刻想不想听话,有没有用爱回报我;他需要我理解他,对妈妈的爱也许会随着岁月的加添缓慢攀升,但绝不会贸然跌落。他紧紧地拥抱着我,如同那个断了奶的孩子在母亲的怀中,如同将我揣抱在怀中的主。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