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外部的批评

拜读了最近在基督徒网络论坛中一石激起千层浪的“亲历汶川大地震中的中国基督徒”一文,我想作者能写下那么长的文字,一定也是胸闷已久,不发不行了。观看跟贴也好,博文也好,虽有基督徒们的奋起反击,但是倒也不乏一些很好的反思性文章。比如基甸兄的这篇“评议中国基督徒在救灾中的“极度传教””和一位非基督徒所做的分析,涉及到中国的“酱缸”文化及其对基督教的侵袭。

让我高兴得是中国基督徒们没有奋起而攻之,虽然很多基督教福音节目说实话比春晚还要粗制滥造,比五毛还要五毛,但是在这一明显是泼脏水和以偏概全的论题上的平心静气让我佩服。和很多基督徒读者一样,我在读“没有远方”的这篇文字的时候,第一感觉是委屈,因为我也去过四川,扪心自问我认为我和我的教会作了有意义的事;第二感觉是,就算教会里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也轮不到你教会外的人来指手画脚。只有我们基督徒自我批评的权利,没有你非信徒外部批评的权利。

忽然发现我的这种想法,和储君最近的雷人讲话有异曲同工之妙,是我也被他们党给酱缸了,还是中国人的文化喜欢窝里斗使然?

胡发云的《如焉》也是这样描写了执政者的心态。虽然他们党内有改革派,有稳定派,有原教旨主义毛派,但是这是他们党内的事情,这天下是他们党的天下,不是你们屁民的天下。一旦屁民在网上指手画脚,三派就会迅速团结起来删贴。江晓力对梁晋生说的是大实话:

哪一个政党都不喜欢坏人,不喜欢假公济私碌碌无为的人。以前那一套,老百姓不信了,我们自己也不信了,但是,这一切只能由我们自己来改,改得鼻青脸肿,改得头破血流,都行。最重要的一条,不能掘我们祖坟,不能断我们的后路。谁想这样作,你有一万条理由,也不能答应的。

所以,哪怕摸着石头过河摸得头破血流,也不允许路人来指导我走放在旁边的民主宪政康庄大道,因为那是“吃饱了撑的指手画脚”。“虚怀若谷”是有对象的。“毛泽东旗帜网”再胡说八道满嘴喷粪对现状不满,那也是自己人;牛博、屁民和老外有点意见,那就是要搞颜色革命。

2000年的时候我的母校浙大曾经发生过一起“人肉搜索”。当时有一位同学在校外BBS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第三只眼看浙大》,痛批学校关于宿舍管理、机房管理和教务上的种种不妥之处。类似的文章总是很吸引人眼球的,被转到校内的“飘渺水云间”之后一时应者云集,可是忽然有人“人肉”出来,为什么此文不发表在校内BBS而要发表在校外?原来作者是一个成人自考生,住的是校外宿舍,不是计划内招生的。于是论坛舆论有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大意是学校再不好也是我们的母校,你发表在外面的BBS是何居心,你一个成人自考生哪懂什么叫大学。其火力之猛,远远超过反对四校合并时的劲儿。

我们教会有个弟兄,老跟我讲“慈济”的工作做得有多好多好,我一开始听的时候心里有点别扭,人家慈济做得再好也是拜偶像的,咱不和他们比。现在看来,也是一种不正确的心态。

2条评论

  1. 朱宏伟说道:

    晚上看了 他的文章,睡不着了,好像有人给我嘴巴里灌了很多的蟑螂。
    看看你家的宝宝 心情平静些了。
    晓勇最近去过四川 ,说那边希望有人能短期过去帮助他们继续服事呢。时间能证明一切的,真假基督徒

  2. Nora说道:

    好文!慈济做的固然好,但是当所有的人都说你好的时候,没准就有祸了。。。我们家楼下就有佛教徒聚会,每周三、周六热闹的不得了,也都是年轻人。我常常拿他们和我们的弟兄姐妹比,然后就开始感叹为啥人家就能如此虔诚如此愿意来聚会呢?反观我们的弟兄姐妹常常是求他们来聚会!

    然而,我想神的奥秘也许就在这里吧,叫我们不因为外在的光鲜而自夸,也不为缺乏而愁苦,叫我们凡事只能夸口我们的主基督!:)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