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福音大会

中国福音大会(4)

大会于今天结束。

        中午老朋友请我到外面去吃饭,吃完饭回到酒店的时候,看到整个大厅基本上已经冷冷清清,只有几个工作人员还在整理和包装。几个小时前还热热闹闹的展台、堆积如山的书籍、热烈讨论的肢体,似乎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心里一阵酸。热热闹闹的大会就这样结束了,所有的感动、眼泪、决志,好像就发生在眼前,历历在目。

        交通的时候,很多人都会问“对你最有帮助的是什么?”,总是会有不同的答案。有人喜欢卡森的解经,有人喜欢于宏洁的交通,有人喜欢黄子嘉的幽默,但是我最喜欢的是一个研讨会“如何牧养教会”。选择这个研讨会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认为反正大会是要出碟片的,所以所有的讲座和讲道都可以以后再看碟片,但是研讨会是必须亲身参加才有收获的。“如何牧养教会”这个研讨会有于宏洁、李秀全和李定武三个牧者作为主要分享者,大家可以透过递纸条提问题。其实我并不想提问题,但是听着听着,所有我认识过的、接触过的牧者一个一个都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有时候我在想,将来神会不会呼召我全时间?不管怎样,那些我所有接触过的、认识的牧者,他们的爱和温柔是我所不能企及的。我现在没有这样地勇气和决心放下一切,我想目前神也不屑于呼召我,但是在那些牧者的交通和分享中,我觉得里面那个坚固的自我在一点点地破碎和融化,以至于在结束祷告中尽不能自已的流下眼泪。

阅读详细 »

中国福音大会(3)

花絮之一:

有人反映会场布置像文革批斗会:

花絮之二:

占座位已经无所不用其极。我以为自己一下子占四个座位已经很过分了,没想到还有人更加过分的:

阅读详细 »

中国福音大会(2)

福音大会进入第二天。 昨天提到的资料事宜,后来还是没有胆量去白要,只是旁敲侧击的问了问摊位负责人,像海外校园就说他们会把培训资料全部放到网上供大家下载,那么版权应该就不是问题了。但是我还是注意到,所有出版资料的后面都有一个©,意即版权所有,不得复制。什么时候这个©能够翻转过来,意即允许复制保留作者(“Copyleft”)就好了。 下午有一次偶然推开一扇门,突然看见一个人正想进来,我的突然开门吓了他一跳。仔细一看,这个人居然是于宏洁,一个我在影碟上看到过无数次的讲员,他的信息很多时候激励我和改变我。可是当这个只在电视机里看到的人突然出现在我眼前,而且距离我1米之遥时,我居然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憋了10秒钟叫了他一声……“陈牧师”……然后迅速溜走了。我想他一定摸不着头脑,或者以为我在叫别人。回想起来,我一定是把他和陈希曾搞混了,而且陈希曾也不是牧师,真不知道我当时嘴巴里在说什么。 参加大会有很多意外,其中之一就是碰到了大学时候的室友。当时我信主,但是没有见证,坏事照做不误,幸亏他当时不住校,不然恐怕就很难信主了——一有人传福音就想起我的坏见证。虽然遇见他让我不知说什么好,但是心里的那份欣喜是无法言表的。 华人基督教圈子很小,一些过去只在书里网络里看到的“名人”都在这里出现了,甚至还为自己的事工在摆摊子。到处都可以听到,“啊〜〜〜真巧……多少年没见了……来来来,给你介绍一下……”之类的对话。因为类似的话我也说了不下5遍。一方面,说明福音大会汇聚了很多正统和精英,另一方面,是不是也说明一些问题呢?怎么都跑美国来了?这个圈子是不是太小了?盼望明年在香港的福音大会是另一番景象。 说起今天的大会内容,我很惭愧,上午聚了会下午就忘记了。中午为了肚腹奔忙(疯狂购买囤积方便面)差点迟到聚会。现在要写文章,想起来了,早上是卡森博士(他分享的不错,很鼓励我,但是我不喜欢有一个机构过于高举他,声称是“最权威的新约解经”,用了好几个“最……”)的解经式讲道,具体内容……忘了;下午一个时间居然安排了八门“选修课”让我无所适从,真是太丰盛了。我想,讲道的内容以后反正会出CD,可以到时候和上海的弟兄姊妹一起看,研讨会是出不了CD的,就尽量自己去参加。 昨天说到免费资料的问题,有读者建议我去找大会负责人。唉,两千多人的大会也,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信徒,都去找人家,人家不忙死?而且这些机构也不受大会节制呀。 话说回来,这是我参加过得最大大会了,两千五百人一起唱诗歌的声音,一辈子都难忘记。

中国福音大会(1)

昨天,2006中国福音大会在芝加哥开始。感谢主让我这段时间正好在美国,有机会参加这个“仰慕”已久的大会。大会禁止录音、摄影、摄像,所以我只能有一点会场以外的图片报道。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