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傈僳 宣教

讀書筆記:出緬甸入隱秘谷《Exodus to a Hidden Valley》

s26816016“我们要去哪裡?”

“一個沒有’法老’,只有上帝的地方。”

設想許多個主日的清晨,知更鳥的啁啾無限地延長了牧師那沒有頓挫的尾音,樹影撓搔着聖所矮牆的樣子讓你想起百無聊賴的週日午後和那頓味如嚼蠟的午餐,你忍不住想打個飽嗝好先打發走胃裡的油膩,剛往椅背上重重地靠去,卻聽見了這句對話。“哼,我們還能去哪兒?給我錢法老就是上帝。今天牧師真跑題了。”你對自己嘀咕着,半瞇著眼睛,關上了耳朵。

喜馬拉雅山麓一個偏遠的村莊裡聚集着老老少少們,他們的男人身上背著弓弩,女人用帶子綁在額頭用背簍裝上家產,孩子們就是那為數不多的家產。這群多用黑色裝點的人要離開他們的果園,牲畜和農田,出行前牧師用上面這句對話鼓勵起行的人。臉色黝黑的傈僳族人經年在艱苦的自然中尋求生存的自由,他們打獵,捕魚,耕種,採摘野果,但他們仍因為“法老”們一次次強暴的奴役而被迫遷徙。因此那句對我們不過是戲言的對話,對他們卻是遷徙的所終。不過這次他們有了新的同伴,他們本是被緬甸政府驅逐出境的一家人,他們在傈僳人中間三代侍奉,他們被召逡巡在帕坎山脈的山谷間,牧養神的群羊。Morse一家收到緬方最後通牒時,他們已知道神將帶領他們再次遷徙。從西藏到雲南,從雲南到緬甸,從緬甸如今又往何處去?當其他出境的機會一一破滅時,去罕有人至的隱秘谷是神顯明的道路。但此時Morse老夫婦已七十年邁,他們的養女卓瑪分娩在即,Morse的第三代孩子們尚還年幼,而前面等待他們的將是千尺高仞和野象踩踏之徑,後面還有武裝的緬軍追兵,唯恐他們與叢林的幫派部落勾結煽動叛亂。大兒子尤金將遷徙的困難一一列出時,父親只說他們無論男女老少都是拓荒者,他們不會因道路崎嶇難行就止步不前,即便軟弱跌倒,神也必給他們足夠的力量一路牽引,況且神也必藉著他們的同伴伸出援手。於是,他們如同當年跟隨摩西離開埃及的以色列人,和他們老的少的,同他們的兒子女兒們一同出去。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