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云南

寒假旅游计划

   寒假……还远着呢,但这并不妨碍我开始打算和征集旅伴。感兴趣的回帖……仅限基督徒。并非我狭隘,实在是因为在外旅游常常有很多不法的事情,比如兜售黑门票啊、回扣啊等等,若和非基督徒出去旅行可能我会有很多原则非基督徒是无法理解的,反而会产生一些诱惑(对我)和冲突(对你)。

    比如上次去新疆,天池门口有人兜售黑票,比国家的价格要低一半左右,司机拼命劝我混进去,我也知道这样很方便,而且看门的人也有好处,睁一眼闭一眼,但我不能那样做,这是违反法律的。

   寒假的旅游,可以和春节的假期结合起来。我的原则是,不能连着跳过两个教会的主日崇拜,也就是说如果第一个主日不在上海,第二个主日一定要回来。所以都是按8天为最大限度来安排的。我比较倾向于方案2——抗日之旅。

阅读详细 »

有感于走婚与群婚

今天从面试兼职的单位出来,路过一个报摊,看见7月号的《中国国家地理》已经出版了,而且居然有240多页,狂厚无比,16块钱定价不变,而且本期主题是我最喜欢的大香格里拉地区(狂怀疑杂志社收了云南四川的广告费),欣喜不已,便买下在路上边走边看,公交车和旁边的卡车撞了一下,俩司机足足吵了半个小时我也浑然不觉。好像在照片中又回到了丽江、玉龙、泸沽湖、中甸和白水台。

横断山脉是最让我魂萦梦绕的地方,我曾经想每年去一次,直到我老了在也走不动,甚至有些羡慕当年红军在那里绕来绕去绕了一年多(记得我在中甸的时候,司机大哥开着车介绍公路旁边的一块草地就是红军走过的,我傻傻的问——他们为什么不走公路啊?——被人狂扁)。

本期杂志的主题是从地理学和人类学的角度来看大香格里拉,包括川、藏、滇三省交界地区,也就是地理课本上所说的横断山脉。开始作者还提到了藏传佛教中的“香巴拉”与“香格里拉”之争。我看“香格里拉”更合适人心目中的宗教形象——宗教是精神的寄托,而不是客观的存在,但宗教又确实有超自然的力量。尼采说“上帝死了”受到那么多人的拥戴,无非是迎合了人们心理的向往——上帝是要的,因为那是超自然和美好的象征,但上帝最好别管事——就像小偷不希望没有警察,但又希望警察不要管他们的事情一样。人的罪性在人对宗教的追求上也彰然显之。

阅读详细 »

丽江-泸沽湖-香格里拉纪行(9)

九、束河古镇

      最后一天了,下午两点半的飞机就要离开这个让我沉醉的地方。由于买的本来就是超座的票,所以航空公司的人嘱咐我一定要提早到机场签票。于是我们约定12点半一起走,然后就五个人各自为战,找自己喜欢的地方去了。

      一直抱怨丽江的热闹,根据网上的建议,就萌生了一个人骑车去束河的念头。据木师傅昨天的介绍,纳西人的老祖宗原本把中心放在白沙镇,而后迁徙到束河镇,最后才搬到大研镇——也就是丽江古城的。束河还没有被完全开发,所以商业味和游客都比丽江古城要来得少些。从丽江到束河可以坐路边的农用客货两用车,也可以租自行车骑车过去。骑车大约需要半个小时抵达束河,当然要尝试一下了!

阅读详细 »

丽江-泸沽湖-香格里拉纪行(8)

八、回味无穷的牦牛坪

按理,常规的香格里拉行到此结束,第三天一般都是回程。从中甸回到丽江,保守估计开车也需要六个小时左右。大部分的旅行团都选择第三天回程。我们原定计划也是如此,而玉龙雪山之旅打算放在最后一天的上午,也就是上飞机前。但是一方面我们害怕这样太赶甚至脱了飞机;另一方面木师傅第二天要去昆明,做不了我们这单生意。于是两下一合计,决定今天起个大早,5点钟就出发,这样12点中可以感到玉龙雪山。虽然要起个早,但这个决定还是皆大欢喜的。于是顶着满天的星星,我们沿着公路向南狂奔。

离开香格里拉,不由要做一个点评。坦率地说,我个人对香格里拉之行是失望的。由于不进佛教寺庙,对我有意义的景点只有白水台、碧塔海和依拉草原。去白水台的时候下了大雨,碧塔海没能乘船,依拉草原不算稀奇而且充斥着牛马的粪便,所以香格里拉之行感觉甚差。但是我相信香格里拉决不是徒得虚名的,我们可能没去对地方。书上提到的香格里拉峡谷(离中甸三小时车程)和鼎鼎有名的属都湖我们都没去成。不过我的其他朋友们在我来之前就告诉我,去香格里拉不如直接去西藏,景色只会更好,但愿如此。

阅读详细 »

丽江-泸沽湖-香格里拉纪行(7)

七、香格里拉

      可能是中虎跳耗费了太多体力的缘故,昨晚一夜都睡得很香,连梦都没有。我们住的客栈就离白水台的大门不远,在公路边上。可能是老板娘做惯了来往客旅的生意,显得十分功利。最后结账的时候居然把司机的住宿也算在我们头上,还收我们高达每人5块钱的早饭。经过尽力争取,总算把司机的住宿费给免了,但心里总有些不快,木师傅也闷闷不乐,因为是他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

      离开白水台,前往碧塔海。碧塔海是一个高山中的海子,据说非常迷人。从白水台倒碧塔海要跑3个多小时。不料车开出白水台还不到20分钟,我们就遇到一个塌方。山洪冲垮了整个路基,在路基下面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瀑布。木师傅开始抱怨设计公路的不在这里放一个涵洞,不过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这里会塌方。被冲垮的路基上布满了山上冲下来的石头好像成了一个河床。蜿蜒的公路上只有我们一台车孤零零的停在断路边上。木师傅妄图冲过去,结果差点陷在里面,便决定回头去搬救兵。回去的路上碰到了一台三菱越野和一台公交班车。三菱越野可能是道班的去看公路,它轻松的冲了过去往香格里拉开走了,随后的中巴班车也冲了过去。存着一丝的侥幸心理,我们也想沿着他们的轨迹冲过去,不料开错了地方,整台车陷在泥里面动弹不得。我们被迫脱了鞋下去推车,车也是纹丝不动,哗哗的水声倒是越来越大,让我开始怀疑会不会把我们连人带车都冲到山崖下面去。这水是从雪山上下来的,冰冷刺骨,不一会儿我们的脚都红了,让我一秒钟也站不住。

阅读详细 »

丽江-泸沽湖-香格里拉纪行(6)

六、虎跳!虎跳!!

前一天已经和木师傅讲好了今天的行程,先送我们到上虎跳,然后视天气而定接下来的行程。如果天气晴朗,那么我们就照原计划行事,徒步虎跳峡,不然就坐车前往中虎跳,而后来一个香格里拉两日游,还是最俗气的那一种。如果我们徒步,那么就算单程的虎跳峡,120块钱;如果游香格里拉加上玉龙雪山,800块钱三天。因为既不知道其他行情,也对木师傅的知识和为人颇为满意,就此和他敲定今天在相遇的地方见面。

早上7点半出车,沿着公路向虎跳峡狂奔。但开不到半路,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离虎跳峡越近雨就越大,心里也越发着急。金沙江是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和丽江地区的分界线,金沙江在虎跳峡划了个边界,北边是迪庆州香格里拉县的虎跳峡镇(即桥头),南面是丽江地区。一般丽江的团都游览丽江一侧的上虎跳作为景点,而迪庆一侧的游客就少一些,一方面是因为公路不好,另一方面是因为从中甸过来的游客少。但是丽江一侧的公路岛上虎跳为止,要去中虎跳和下虎跳就必须走迪庆这边的公路。迪庆桥头的公路已经修了两年了,仍然是一片泥泞,我们就像坐在船上一样颠簸,好在很快就到了。

阅读详细 »

丽江-泸沽湖-香格里拉纪行(4)

四、泛舟泸沽湖上

在里格睡的那一夜并不那么踏实,房间里总是有虫子在撞来撞去,突如其来的停电也打断了我原本的计划,只好叹一口气带着对跳蚤的恐惧睡去。

泸沽湖的清晨非常美丽,特别起了一个大早,从扎西家二楼的走廊上看着霞光万道的泸沽湖,真是别有一番风味。沿着湖边细细的漫步,呆呆的望着湖中的小白花,不由忘了自己身在何方……肚子提醒我要吃饭。

早饭也是在扎西家吃的,他给我们提供早饭、晚饭和住宿一共是每人30元,相对还是不算太贵的,饭菜也很香。吃饭的时候问了一下扎西徒步落水的事,结果他告诉我徒步到落水只能沿着公路,小路时断时续而且不是沿着湖的,徒步没有多大意思。根据他的建议,我们修改了计划而变成徒步到小落水,然后坐船到落水,这样顺路还能游览湖上的两个小岛。我一听甚好,便这样决定了。

阅读详细 »

丽江-泸沽湖-香格里拉纪行(3)

三、去泸沽湖!

第三天,2003年7月20日星期天,我们要开始在丽江的第一天旅行,目的地是泸沽湖。

鉴于前一天晚上没能联系到车,我们只好作最坏的准备:做早上7点半的班车去宁蒗然后在宁蒗找车去泸沽湖。据我了解的情况,班车坐起来不大舒服而且一坐就要坐好几个小时。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没有办法。只好起了个大早沿着古城的街道歪歪扭扭的走到了古城门口的水车,也就是丽江大研古城的大门口。水车对面的宾馆门口停着几辆云杉旅游汽车公司的微面,便忍不住上前去问价钱。我们丽江之行的男主人公便由此出现了。

木本泽,男,纳西族人,自称是丽江木府的后人(也的确如此)。他开给我们的价格是¥650泸沽湖三天,一点打折余地都没有。既然身处旺季,也只好接受这个价格,去吃早饭。沿着民主路走一段,又看见一队微面挂着7路车的牌子在拉客,自称泸沽湖两日游400元。但既然我们已经说好坐木师傅的车,便没有考虑别的车。别的驴友若找不到车可以到那边碰碰运气,在古城门口民主路上。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