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近况分享

亲爱的主内家人,

拙荆写的家书广受欢迎,这次是我写的,让大家失望了。自从上次期末以后就一直很忙,博客也没有时间长篇大论,只能在微博上稍微有一些简短的更新。自从圣诞节特会、纽约之行以及开学以来,一直有很多的思考和观察,只是限于时间无法坐下来写一些总结。我想让这些思考继续在脑海里翻腾也好,免得过早的做出不成熟的结论。

这个一月份对我来说是很有收获也很忙碌的一个月。第一,在华盛顿和纽约之行让我认识和近距离观察了几个东部的华人长老教会,特别是王志勇牧师所牧养的主恩基督教会给我印象非常深刻。无论是信仰和教义之深度,教会的信徒与长执动员覆盖度,以及牧师的事奉空间,都让我印象深刻。王志勇牧师曾在国内牧会多年,与他谈话时,也对国内相对稚嫩的教会如何转型长老制有了更多的思考和收到实际的建议。纽约法拉盛的李牧师在华人高度集中却对属灵事物毫无兴趣的大都市硬土中建立和牧养会众的热心和毅力也是让我非常钦佩。

在学业上,上一个学期的努力也看到了成果。上个学期我一共修了14个学分,其中最难的是卡森教授的《圣经神学》,我得了B-,其他科目均为A或者A-。坦率的说这个结果非常出乎我的意料,特别是《圣经神学》我本来以为会得C甚至做好了挂科的准备。感谢神的恩典。这个学期我一共选修了16个学分,其中两个学分是密集课程《基督教辅导》,在寒假就上完了,所以剩下的14个学分的负荷与上学期相同。另外,学校的教务部门也批准了我申请免去实习的申请(因为我过去十年的带职事奉经历),这将大大有助于我缩短总学习时间。

这个一月份对我们家庭来说也有很多变化。首先是慕溪小朋友终于去上学了。他非常喜欢自己的学校,虽然别的小朋友讲的话他都听不懂,虽然每周只去两次(每次两小时),但他还是喜欢背起书包去上学。也非常感谢神使我们得到了幼儿园给予的学费减免。其次,我终于买了一辆汽车并在第二天就开上公路,第四天就去接谢慕溪放学。在购车的过程中,神学院的同学(及其家属)给予了很多的建议和帮助,还陪我实地看车,帮我砍价,真是让我感激涕零,也感受基督里的弟兄之爱。买车后就连续遭遇三场雪,也结结实实的让我学习了雪地开车的难处(两次没有刹住车,还好前面旁边没有其他车)。

感谢神的恩典,这个月我也第一次在“正规”的教会讲道。虽说牧师允许我重复使用以前在上海讲过的讲章,但我也担心神拿走了讲道的恩赐。我的理论是——我过去在国内讲道是出于教会的需要,现在美国教会没这个需要,神会不会拿走这个恩赐呢?在重温自己的讲章时,对照学习《讲道学》这门课的阅读和对讲道的评估,我觉得自己过去的讲章是那么的不堪一击,恨不得全部重写。但是感谢神,他呼召的他就必装备恩赐,他也满有恩典,会众的反应也比较好,也让我坚定了自己的牧者呼召。

请为我们代祷:

  • 行车的安全——我现在开车还不是很熟练,也想去考美国的驾照,请为我祷告;
  • 对学业的投入和对家庭责任的平衡——在这两天参加的“渴慕神”牧者大会上,讲员特别运用提前3:5指出,好牧师必须首先是个好父亲;
  • 在教会的事奉——教会中的事奉逐渐增多,包括在别的教会,盼望在其中能被神使用和大有收获。

愿耶稣基督的恩惠常与你同在,

4条评论

  1. emir说道:

    挑个刺,我很不认同“拙荆”这样的称呼,这个应该是传统里糟粕的一部分,尽管用法很正式。你家太太没意见?:D

    • hippy说道:

      是古時文人的一種自謙:东汉隐士梁鸿的妻子孟光生活俭朴,以荆枝作钗,粗布为裙。后因以“拙荆”谦称自己的妻子。该词強調的是自己“拙”,而非妻子“拙”;而“荊”是貧寒人家女子的杈,古時候,許多較貧窮的婦女採荊條做髮釵編髮用,稱為“荊釵”,後人便引申出謙稱自己的妻子為“拙荊”、“荊婦”或“荊室”。

  2. emir说道:

    不用正体字了?

    • hippy说道:

      提醒我了,下次用。切换输入法很麻烦,还有如果用正体字,搜索邮件的时候有时候会搜不到。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