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清对一些”三自“的误解与错觉

10月16日,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以下简称“三自”)借助Bible Study Fellowship International(国际研经团契), 达拉斯神学院的大力支持,分别在第一联合卫理教会(First United Methodist Church)和芝加哥最大的巨型教会(Mega Church)柳溪教会(Willow Creek Community Church)举办了中国圣经事工展。这是第二轮“三自”在美国举办所谓的“中国圣经事工展”,当我在写这篇文章时他们刚刚结束在达拉斯的展览,正匆匆赶往夏洛特。我是在展览开幕那一天才知道芝加哥地区居然有这样的活动,另外几位中国来的弟兄姊妹听了以后都很气愤,约好一起去柳溪教会散发单张和现场抗议来告诉美国弟兄姊妹“三自爱国运动”和这场圣经展的的本质。可是我还没有买车,芝加哥地区的公共交通又不发达,所以我就没有去成,殊为遗憾——我连抗议标语都自己打印好了。但是我想,我可以借助灵命塑造小组的时间向我的同学来说明中国的政教关系、三自爱国运动与爱国教会的本质。因为灵命塑造小组每个人要轮流做演讲,第二周正好轮到我。

记得两年前在建道上暑期课程的时候,就和同宿舍的同学感慨,今天中国家庭教会的基督徒都对“三自”没有清楚的认识,有的弟兄姊妹以为批评“三自”就是批评隶属于“三自”的地方堂会(如慕恩堂、国际礼拜堂)而一听批评就火冒三丈,认为是批评圣徒、挑拨教会(很多的中国基督徒是不喜欢批评和辩论的,认为“没有爱心”,却不知道历史上多少纯正的教义和真理都是透过辩论和批评而厘清的。);也有弟兄姊妹将“三自”与政府相提并论,认为批评“三自”就是批评政府,而批评政府就是不顺服政府;也有很多受过“三自”很多苦的家庭教会弟兄姊妹不加说明的将一大堆圣经中的词汇——“淫妇”、“稗子”等等——冠到“三自”头上,或者与隶属与“三自”的堂会的弟兄姊妹剑拔弩张、不相往来,更是造成了外界对于家庭教会“狭隘”、“好斗”的猜想。

虽然批评和揭露“三自”的文章很多,在网络上也不少,但是我还是想写下这篇短文,因为很多文章都是从五十年代的三自爱国运动入手揭露“三自”的本质,但也造成了很多误会认为家庭教会揪住历史问题不放、不饶恕仇敌。我想就现代中国教会的现状,澄清一些不少的迷思(myth)。也希望这个时代的基督徒一方面从历史着手,知古识今(历史方面可以看本文末尾的推荐阅读),另一方面拨开眼前的假象看到事实。我在这个演讲和这篇文章中向特别澄清的是以下五点:

1. 批评“三自”就是批评教会,就是与在隶属于“三自”的教堂聚会的弟兄姊妹不合一吗?

本文所说的“三自”是“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又名“中国基督教协会”,而不是隶属于三自的教堂和教会。在我看来,这些栖身于“三自”大伞下的堂会中有不少也是受“三自”辖制和捆绑的基督的身体(这一点有些家庭教会的弟兄姊妹可能不认同,他们认为隶属于“三自”的堂会是变质的教会、不以基督为头的团体,不能看作教会),内中有很多我们的弟兄姊妹,也有很多神忠心的仆人。所以我批评和反对“三自”,并不是批评和反对这些堂会,也不是批评和论断里面的弟兄姊妹和传道人——当然,他们当中也一定有卖主卖友,甘心为虎作伥的,但分辨谁是谁不是我的责任我也没这个能力。我也相信一旦中国大陆的宗教政策松动,一定会有大量的地方堂会脱离“三自”,高举和荣耀基督的名。

2. 反对“三自”就是不顺服政府吗?

。“三自”在本质上是一群混迹于基督教团体中的“自由派”人士(即不承认圣经的权威性和无误性,将耶稣当作伟大道德教师的无神论者)在五十年代为当时中国共产党向苏联学习的“限制宗教、消灭宗教”的宗旨下成立起来,旨在改造、限制和消灭基督教的团体(李克,历史规律不可抗拒——三自爱国运动六十年的思考,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三自”自称是一个“为办好中国教会提供服务”的群众“自治”组织。“三自”不是教会,而是为政府的宗教部门“管理”教会的“行业协会”。与“三自”类似的组织除了宗教界的其他“爱国会”以外,还有“律师协会”、“中华全国总工会”等等。其本质就是垄断这个领域的群众组织。既然我们可以批评“中国红十字会”的贪污腐败与“慈善垄断”,我们同样可以批评“三自”以政治为头、政教不分、辖制和限制教会。批评“三自”不等于批评政府,也不等于批评教会。退一万步说,教会作为社会的先知和良心,即使当政府做违背圣经原则的事的时候也有责任提出批评和圣经的真理

3. 我去很多隶属于“三自”的教堂,他们很兴旺啊,“三自”也传了很多福音啊!

首先,我们反对“三自”并不是反对已经隶属于“三自”的教堂,而是反对“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这个不是教会也不是政府的怪胎。在“三自”的辖管和中国大陆不正常、以政指教的宗教政策下,要建立一个新的、公开聚会的堂会需要经过“三自”的地区性协会和政府宗教部门的多重审批。而按照各地的宗教部门的规章,“一般来说”一个地区只允许设立一个基督教堂点(无论这个地区人口有多少)而且只能由爱国团体提出申请,教职人员必须由“三自”认可和派遣(你能想象一间公司的总经理必须由中华全国总商会培训认可吗?)。所以隶属于“三自”的堂会是该地区唯一的公开堂会,在中国当下的社会环境,人想不多也难。设想如果全上海(或芝加哥)只有五个加油站,每个加油站一定会顾客盈门还要走后门才能加到油。所以这些公开堂会的人数众多,不是他们做的有多好,而是不正常的宗教政策和”三自”的辖制与限制。在上海很多堂会主日早晨的时候信徒不得不坐到门外甚至草地上去。如果没有“三自”和这些旨在限制和消灭宗教的宗教政策,会有更多兴旺的教会。

4. “三自”印了很多圣经,家庭教会也用,不是对大家好吗?为什么要反对他们办“圣经展”呢?

“三自”印的圣经纸张是国外弟兄姊妹捐赠的,和合本是没有版权的,所以做的几乎是一本万利的垄断生意。直到今天,圣经在中国大陆仍然只能在隶属于“三自”的教堂才能买到,你无法在书店找到它的踪影——如果真的找到了,也是店主不懂法(我曾经在北师大书店看到一本,20元的中英文版该店卖50元)。据说九十年代曾经有出版社打算出版圣经在全国书店发售,已经获得批准,但是遭到“三自”的拦阻。由于是道听途说,希望得到“三自”内部人士的否定(或肯定)。在这个圣经展中,展出了“文革”等教会收到大规模逼迫时期中国基督徒被迫手抄的圣经,以及“三自”印刷的各个版本圣经,却只字不提谁迫害了教会害得基督徒买不到圣经,谁帮助政府在当时强行收编和合并教会,以及圣经由“三自”独家专营,不容插手的事实。更加忽略了今天境外带入多本圣经就会被海关没收,近几年境内印刷圣经和基督教书籍的几位牧师传道人被举报入狱的事实。他们想做的,无非是粉饰错误而不自由的宗教政策和“三自”过去辖制和逼迫教会的历史,营造中国大陆“宗教自由”和“三自”是爱主爱教会的假象。这种虚假的宣传和误导,只会让更多的海外肢体和教会陷入骗局,白白将金钱和人力物力浪费在“三自”手中。

5. 那为什么要反对海外教会与“三自”合作呢?只要能让福音广传,又有什么关系呢?

协助举办这次“圣经展”的国际研经团契、达拉斯神学院、柳溪教会都是我非常敬重甚至敬仰的主内团体,我也能理解他们支持举办这次“三自”“圣经展”的原因。国际研经团契非常希望能够将在中国大陆的查经班扩大到中国公民身上(目前只有持外国护照的侨民才能参加),达拉斯神学院想必是希望向中国招生或者介入神学培训,而柳溪教会可能也是想参与内地事工。在公开事工都被“三自”垄断的情况下,也不得不向强权低头,想透过这样进入内地事工而为福音结果子。然而他们低估了这样帮助“三自”进行欺骗性宣传可能带来的后果对中国教会带来的伤害和冲击。是想如果“三自”获得海外主流教会的支持(或以为自己获得——两者差别不大)后,挟“正统基督教“之名大规模逼迫家庭教会(这事儿他们以前就干过,只是最近几年消停了,我读大学的时候还有“三自”的同工向宗教局举报家庭教会的事),带来对福音事工的破坏远超过他们做的那一点点事工。所以,我认为海外教会要参与中国事工,有多种渠道和方法,可以直接与地方政府合作,可以以培训家庭教会传道人和翻译好的圣经教材为切入点,甚至也可以直接与地方堂会(哪怕是隶属于三自的堂会)联络和建立信任关系,也好过帮“三自”组织宣传。我希望这些主内的机构不要把眼光仅仅放在“多少人来参加布道会/查经班”、“我到过中国大陆讲道了”这些经历或统计上,也要了解背后付出的成本、代价和伤害,站在更高的角度上权衡利弊。

我和这些同学分享,是因为他们都是将来的牧师与宣教士,我盼望他们能够发挥自己的影响力来帮助身边的人认识中国教会的真相。不过我发现三一的学生和老师对此都有些概念,至少都知道中国的“三自”和家庭教会,也基本都有正确的认识。如果柳溪教会的海波斯当年正儿八经的读到毕业(他是肄业生)就不会犯错误了。

阅读本文的基督徒,包括在隶属“三自”的堂会聚会的信徒,我再说一遍,我不是说公开聚会的已登记教会都是假教会,更不是说在隶属“三自”的堂会聚会的都不得救,一个人是否得救不在于他属于哪个教会,而是在于他对救主的认识与委身。而且堂会跟“三自”跟的紧不紧,甚至“三自”的开明程度也因地区而异。所以不能一概而论。家庭教会不与隶属于“三自”的公开教堂来往,不是因为敌视,而是为了保护自身安全——谁也不知道刚刚“团契”吃饭后你们当中会不会有人转身就去举报,毕竟这事儿在八、九十年代“三自”可没少干过。

阅读本文的国安、国保、民宗委人士,我并不是反对你们。如果将宗教团体的登记与加入“三自”完全割离(团体自愿加入“三自”),政府部门不介入宗教团体的内部管理(如按立教职、分辨教义……请问税务工商会介入企业内部管理吗?会说“你这样做生意不对”吗?),最好能够取消歧视性的“宗教活动场所登记”而作为人群密集场所由消防部门对口管理,我想很多中国家庭教会,包括我,都会乐意准备登记注册的。表面上看虽然减少了宗教部门的工作量,但是届时会有大量的家庭教会要求登记,所以对贵部门的预算编制来说会是个好消息。

对于“三自”历史本质的进深阅读:

17条评论

  1. Sean说道:

    中国教会最难的一件事就是合一,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掌握真理,所以,我们能不辩论最好,神好像并不要我们热衷于此!

  2. 光明之子说道:

    什么是捍卫真道,完全是断章取义,以偏概全,挖空心思毁谤分裂教会,撒旦的差役,该下地狱!!!

  3. kentshenkent说道:

    谢谢您的文章,可以辨析很多现实。不过,屡次(如果我没看错,包括下面的回应)提到三自教会鱼龙混杂云云,其实,什么教会不是?家庭教会就一块铁板么?要说异端数量,家庭教会里只多不少哦(当然,可以归罪于现行政策,不过自身的责任还是不可推卸)。家庭教会内部同样有互不信任、互相拆台的事情。–不过,这些恐怕不是您这篇文章要谈的,我只是顺便发发感慨。所以,一方面固然要认清三自会的实质(三自会内部其实也不是一个声音),另一方面,注重自身建设造就更为关键。家庭教会切莫以为不在三自里,就天然的拥有属灵的道德高度。

  4. r12345说道:

    我只坚定跟主耶稣,至于三自和家庭教会的纷争,你们不认为是撒旦在做分裂的工作吗?而各位在这里互相攻击对方的人不是中了撒旦的奸计吗? 主耶稣说过,只要不抵挡我们的就是好的。 在启示录中有的教会甚至有撒旦的位,但主耶稣也没有说他不是主的教会。建议各位去看张弓剑的《揭露教会里魔鬼的作为》

    • hippy说道:

      对不起,发言请有理有据。按照您的逻辑,马丁路德也是撒旦在做分裂的工作喽?加尔文也是中了撒旦的奸计吗?陈述事实就是攻击吗?我的文章中有否认隶属于三自的堂会也在传福音吗?有否认隶属于三自的堂会是主的教会吗?请仔细阅读,如果对具体事实或具体观点有不同意见,请有针对性的发表评论,不要扣帽子。不要把不是来自于本文的观点横加于本文。

  5. 阿海说道:

    我是阿海,你们好
      拜读你的文章十分高兴。我只能从你们的文章中了解你们的状况。但是我已经非常满足了。问我所认识的人好。

  6. 豆瓣D说道:

    关于第4点“三自”印了很多圣经,家庭教会也用,不是对大家好吗?为什么要反对他们办“圣经展”呢?

    我从我个人的理解(只是基于一般的常识来说)圣经印刷现在是有专门的机构在出版承印,一定要说这样也是三自爱国会的过错,那么未免苛全责备,香港的圣经印刷也是有香港圣经公会印刷出版的,纸张也是联合圣经公会提供的,但价格也不便宜。90年代有出版社想涉足圣经出版(不论是否属实)设想一下你觉得圣经是由一般出版机构印刷出版好还是专门出版机构出版好?另外海关没收海外带入圣经就算是有也不能说是出于三自会的授权。这个应该去问海关。

    • hippy说道:

      Hi, 你好,
      感谢阅读,不过我想你可能没有仔细读——因为你反驳的两点都没有出现在我的文章中。
      我并没有反对“三自”印刷圣经,而是指出事情有另一面:“三自”运用政府力量垄断圣经印刷并排挤第三方参与。香港圣经公会并没有伙同政治力量阻止其他机构(如环球圣经公会)在香港出版中文圣经——无论是新译本还是和合本。至于圣经应该由谁来出版,我认为这是一个商业问题,只要版权许可,谁都可以出版。我尊重有的基督徒认为“只有主内机构才能出版”的观点,但是无论如何,不应当借助政治力量垄断市场。
      我也没有说“三自”垄断圣经出版是“三自”的错,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正常的政教关系的结果。
      我也没有说海关没收圣经是“三自”的错,我写这句话是指出“三自”在展览圣经成果、宣扬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宗教信仰自由的同时应当也展示目前存在的现状的另一面,那就是宗教信仰其实并不自由。毕竟这个圣经展并不只是“三自”的,也是政府和国家宗教局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在背后撑腰。作为此次圣经展览的承办单位、于2011年6月13日签约的负责物流运输的上海依佩克国际运输有限公司,在7月25日其网站上说明了这次活动(该网页已经删除)“具有极大的政治和宣传意义。我司将配合商展公司负责此次出展的展品物流运输服务。”

  7. 小方paul说道:

    本人是北京守望教会的一员,守望的长老曾提到(家庭教会,福音派立场,改革宗背景,www.shwchurch3.com --中国大陆需要翻墙查看),我们的登记、建堂和户外敬拜曾经引起三自头头们的“重视”(召开会议研讨)。依我看,如果守望登记成功(独立社团法人,不隶属于“三自”),那么他们就再也没有可“利用”的价值了(政治工具)。他们当中有房有车的,有名望的,可能会很受伤的。

  8. 一乐说道:

    谢谢。北京已经有一些家教通过(1)备案注册,有成功的。他们挂靠一些三自的教会。第二个问题除了实际操作问题之外,有没有属灵原则问题。其实两个问题,都涉及到原则。想请教一下。

    • hippy说道:

      就第二个问题,我认为不是原则问题,看双方的信任关系,在小心谨慎的基础上进行。但这只是我的观点,有不少领袖是不认同的。就第一个问题,我认为如果政府不放开注册,而是通过暗箱操作来允许一些教会的挂靠,结果把教会注册变成人治的过程——谁有关系谁就走得通,或者要仰人鼻息,还可能会利用已注册教会来逼迫不愿注册的教会。所以我个人认为除非政府公开改变政策,至少给一个公开条件(哪怕很高)来表明什么样的可以注册,而且保证教会与地区三自没有隶属关系,否则我不赞成这种“挂靠”。我赞同王怡弟兄在家庭教会的登记及其他(问答)的Q3中的回答。

  9. 一乐说道:

    一、家庭教会可以通过三自下面的教会备案注册么?
    二、不注册的家庭教会如何看待已经注册的教会?可以来往么?

    • hippy说道:

      一乐,你的第一个问题我不知道,但恐怕不可行,除非上面宗教部门松口或开绿灯。但是这样仍然是加入了“三自”,难保自己的独立性不被三自洗牌、换人。我听说浙江有个家庭教会就是这样上了当,刚开始说是仅仅注册,三自不管,但后来就被三自收编了。
      第二个问题,我已经在文中回答。因为隶属于“三自”的教会鱼龙混杂,所以为家庭教会与隶属于“三自”的教会在组织上往来是很不安全的。除非双方互相特别信任。

  10. Crystal说道:

    英文资料有没有?

  11. Ben说道:

    这个要顶!另外,我也推荐一个资料:
    艾得理:祂必保守 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8820645.html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