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宣教的省思

今天我常去的CCUC-North(华人基督教联合会北郊堂)正好是宣教主日,教会特别邀请了一位名为Ramesh Richard的讲员来分享关于宣教的信息。听英语讲道或者是上课对我来说最大的困难就是——容易走神。因为听英语太累,而我也过了能够聚精会神在脑海中进行同传可以超过半个小时的年纪,所以常常想到教会的事上去。加上早上刚刚跟上海的同工们通过电话,所以更容易将今天的看见、过去几周的思考和教会的现状联系起来。真是对不起今天这位讲员,没能完全领会他的信息。

在《宣教基础》的教科书里有这么一句话,一直浮现在我脑海里:“对中国的宣教是在新教宣教历史上人力和资金上最大的投资。”我对此深有感触,从大学校园到对街头流浪汉的社会服务,从最偏远的农村到今天我们看来已经几乎是福音垂手可得的香港,都可以看到西方宣教士的身影。今天我们对于去甘肃、青海、川藏山区等不发达地区工作看作好象是受苦(更不用说去宣教了),却不知道在我们看来几乎是愚昧落后的满清时期就已经有宣教士住在哪里、死在那里。我们所用的圣经、所听的福音、使用的查经教材,乃至所受的神学教育,无不凝聚着西方的基督徒在金钱和人力上的巨大奉献与投资。

大学的时候曾经听过一个全球宣教路线的讲座,用地图让我们看到福音的传递路线,从罗马到英国,从英国的美国,从美国到中国,结论是:要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轮到中国的基督徒了。结论是否正确是另一回事,但是那次讲座以后我一度以为外国弟兄姊妹这么爱中国是因为希望中国基督徒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就好象老板给我们很多培训是希望我们多干活一样),再加上我(和很多中国人所有的)莫名其妙的民族中心感和优越感,好像将来除了中国人舍我其谁,多么愚蠢的想法啊。有一次我和一位西方弟兄说,看到那么多外国弟兄姊妹这么爱中国真让我感动(这种“感动”就像上海人看到热爱上海会说上海话的外国人一样的自我中心与文化骄傲),他却说,“我们不单爱中国人,也爱其他国家的人,只是神正好让我对中国有负担罢了。”这可真是个城实直接的弟兄,但也削弱了我的属灵“天朝中心”感。

在美国,很多弟兄姊妹都为中国的“将福音传回耶路撒冷”计划所感动,我想也为此付出了很多祷告和金钱。我至少听到四~五位西国弟兄姊妹向我提起这事和一本叫做《Heavenly Man》(天上人)的书。我很不好意思的告诉他们,前者我听说过但从未见大规模实践过——除了个别宣教士和短宣;后者这位自称是中国家庭教会七千万信徒的领袖“云弟兄”我是从未听闻,可能我是那七千万零一个。我无法辨别这位“云弟兄”的真伪,网上的评论也有说他是圣徒的,也有说他是大骗子的。但是这些弟兄姊妹对此的热情,也说明中国教会在世界宣教上的缺席,以至于连这些无法查证真伪难辨的信息也让肢体们惊喜。

就我所服事的人群而言,特别是在大城市和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诱惑下的基督徒当中分享和教导宣教,特别是全时间长期宣教士的呼召,我看到是很有难度的,但也并不是不可作为。看到这边几个教会的措施,非常有启发,我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加强教会对宣教的动员:

  1. 宣教周、宣教月或者宣教年会,请在宣教方面有负担和恩赐的讲员来分享和教导,有条件的话请宣教士回来分享、团契。特别是分享宣教士的生活、信心的供应和在工场看到的喜悦。要让信徒看到全时间服事神不单单只是奉献,更是在信心中与神亲密同行,这种祝福比今生的钱物前途更值得追求。
  2. 教会支持的宣教士应当直接与堂会和小组连接,最好由堂会来支持、在小组中联络,而不是与信徒特别是教会的同工义工毫无关系。这样才能让信徒对宣教有直接和感性的认识,而不是从财务报告或者会务报告中知道教会还跟宣教有关。如果教会空间可以,还可以设立宣教角(像这里的教会基本都有,至少有一块展板)来描述这些宣教士的生活、服事和工场。
  3. 虽然短宣常常被人诟病,但是长期的、有策略的每年至少一次对某一个特定工场进行短宣对教会的宣教视角和信徒的眼界都有极大帮助,对当地教会也是一个祝福,对培养长期宣教士也是一个基础工作。
  4. 财务上给宣教留有至少20%的预算(《宣教基础》的教授认为宣教与本地布道应该是占30%),并有专门负责宣教动员和联络的同工。我看到一本韩国教会的小册子,里面说到他们的一个原则就是——奉献不用在自己身上,包括教会餐会、培训都要信徒另外缴费,这样就能把奉献最大程度的用在宣教和传福音上。相比之下,我觉得我们还是对教会奉献收入有一种“小金库”的心态,并没有将主权完全交给神来使用,更多的是用在自己的事上、让自己满意。
  5. 在教导上高举神对万国万民的心意,世界上比我们更缺乏福音、更缺乏衣食和公义的族群比比皆是,过分的自怜和自我关注只会让我们的眼光偏离神和关注自己的需要。在祷告会、小组查经、团契生活中其实都可以有宣教的一席之地,就看教会是否愿意。

有经验的可能觉得这些太基础,早就在做了,实在是因为我个人对宣教过去一直不甚了了,也懒的去认识,所以拖累了教会一直在这方面作为不多,感谢神这个学期让我选了《宣教基础》这门课,又恰逢两个华人教会先后度过宣教周,我都正好参加,才发觉自己和教会在这方面欠了多少债,真是亏欠神的恩典。

题外话:美国很多弟兄姊妹对海外宣教的热情真是让我羞愧,统计说76%的教会收取奉献帮助减缓饥饿或用于国际灾后救援,74%的教会支持海外宣教士,25%~30%的教会参与促进其他国家宗教信仰自由的事工,12%的信徒参加过海外短宣。就说身边的西国弟兄姊妹,除了去中国,也有去日本、非洲和南美宣教而且毕业后打算长期宣教的同学,我想要是放在我们那里,一定会有人说“自己教会(或自己城市、或自己国家、etc)灵魂的需要还做不完呢,干嘛去那么远的地方啊。”还好只是我想而已,我常常把人心想得很坏的。

一条评论

  1. […] 一转眼我们已经离开中国大陆三个月了,北美正在进入深秋,黄色和红色的树叶将校园和马路渲染的分外美丽。昨天从教会回家时汽车沿着马路迅速穿过一个峡谷似的弯道,两面山坡上黄色和红色的树叶被一阵风吹的迎面扑来,恍然间好像回到了杭州九溪的山谷间。我们最近都有点想家,我想念杭州的秋天和上海的马路,ZBB想念我们在东安路的家,连XMX都告诉我“我有点想中国了。”教会里同工间loop我的邮件,和这段时间上课和访问不同教会的心得,也常常让我恨不得明天就可以毕业,来服事和帮助教会解决眼下的问题。 […]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