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民国(1)——一种有道理的感情

虽说中华民国名义上的国庆设在十月十日,但是像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一样正式宣布中华民国作为亚洲历史上第一个民主立宪的国家而成立确是在1912年1月1日,在我看来之所以要把双十节设为国庆日无非是取这辛亥革命的首功而已——今天恐怕很少人知道辛亥首义压根与孙中山或是同盟会无直接关系,而是共进会和文学社的辛劳,所以电影《辛亥双十》中起义部队打出青天白日的军旗也无异于偷天换日。自古以来谁是正统一直是政治斗争的焦点,既然海峡两岸同尊孙中山为国父,那么谁是国父的真儿子,谁就在大义上占了先机。

(右图是昨日芝加哥华人华侨纪念中华民国建国百年的游行花车,你可以看到中国地图仍然是秋海棠形状,包括中国大陆和外蒙古)

很多朋友都知道我是中华民国的粉丝,当然对此嗤之以鼻的反对者也不少。我无意于改变诸位的政治观点,但是我觉得有些常识需要普及。各位国保或者国安的同志,我也知道要让青天白日满地红重新飘扬在中国大陆无异于痴人说梦,跟2012没啥两样(恐怕还是后者可能性大一点)。我对中华民国的喜好,对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痴迷都是个人的情感,就像我喜欢紫色不喜欢黄色一样,恐怕没有什么法律规定公民必须热爱五星红旗,或是对历史的认识与理解必须与官方历史一致,更没有法律强迫公民对于政党的情感,对吗?以下文字纯属对历史的探讨,无意于改变当下的局面。

我知道我是少数派,因为今天很多的大陆人对中华民国的理解都受十二年教育之所赐,将这个名词和这面旗帜与“国民党反动派”、“旧中国”直接联系起来。他们认为最有力的质问是,如果中华民国更好,为何人民会起来反对他?为何人民会跟随共产党革命?为何共产党会获胜?这个问题请允许我稍后回答。第二种人是大多数的台湾人,认为中华民国就是台湾,与中国大陆毫无干系,为什么不允许有两个华人国家?我承认当然可以,新加坡不也是华人国家吗?但恐怕不是您说了算的,根据中華民國約法第三條:“中華民國之領土依從前帝國所有之疆域。”中华民国的疆域和地图包括中国大陆、外蒙古、唐努乌梁海、江东六十四屯等早已不归台北甚至也不属北京管辖的地盘(具体请参见“憲法範圍之行政區劃及领土纠纷”)。一个国家的领土范围和主权所在不是你的观点也不是大家的看法定规,而是由宪法定规的。当然你可以说宪法脱离实际,但是换一个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抗日战争时期国民政府的实际管辖区域也只包括西南地区,为何不说那时候的宪法脱离实际呢?汪伪政府可是连国号国旗都没改,中共还改了国号国旗呢。当然还有第三种人,属于不关心政治或是糊里糊涂的,甚至曾有一位朋友问我“中华民国是什么?”,或是“他居然还存在?”,想到看《投名状》的时候有人把太平天国和义和团混为一谈,这种问题也是可以理解,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必须对政治或是历史感兴趣。

中华民国等于国民党吗?

这是很多大陆出生的中国人对中华民国的印象——“中华民国”就是国民党,国民党就是蒋家王朝,蒋家就是反动派。不错,中国国民党在中华民国初创时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无论是国家统一抗战胜利废除不平等条约和关税自主等都是在中国国民党当政的时候完成的,但是中华民国并不等于国民党。中华民国的宪法并没有任何条文给予国民党“领导”中华民国的重任,也没有将中国国民党的功绩列入序言(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这样想的人真的是以己度人了。中华民国是“基於三民主義,為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中华民国宪法第一条),是国家体制而非执政党。将国家等同于执政党当权者是专制时代的发明,今天恐怕连大陆的大部分学者都不会这么认为,正如南都评论所言: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如果中华民国好,为什么败给了中国共产党?

问这个问题的言下之意就是“成王败寇”,既然输了就一定是自己有问题,得不到人民的支持。这个逻辑在实用主义至上的中国人当中颇有市场,但是也经不起推敲。中国历史历来都是野蛮不开化的一方战胜文明而繁荣的一方,比如女真与北宋,蒙古与辽、金、宋(文明程度依次上升),还有中国古代史上最黑暗的一幕——后金与南明(喜爱清穿的mm们一定不会这么想)。二战中最肮脏的勾当之一——苏德瓜分波兰——是因为波兰是一个很糟糕的政权,所以要两个法西斯取而代之吗?波兰人民恐怕要找我拼命了。内战中国府的败北有很特别的原因,包括八年抗战后军队普遍厌战而缺乏战斗力,苏联私下在人力物力上支持中共,在接受日伪资产中政府官员的腐败与无能导致沦陷区人民的反感,以及抗日战争导致的国统区经济崩溃,中共宣传战与土地改革的胜利等等。

右边这本书的副标题是“战争与革命中的国民党中国(1937-1949)”,我认为是一本不错的读物,虽然能在大陆出版已经表明了它的某种倾向,但仍然值得一读,至少比读中学历史课本好,又能在中国大陆买到。

如果国民党好,为什么人民支持中国共产党?

“人民都支持中国共产党”是一个不精确的描述,但却基本可以陈述国共内战时期的现实。被中国共产党所描绘的远景所吸引的主要是农民和城市小知识分子。很多大陆老百姓都记得《大决战》电影中解放区(即共产党统治区)老百姓推着小车支援前线解放军的镜头,客观的说,那是事实。为什么呢?

  • 对于农民来说,解放区的土地改革以劫富济贫的方式授予了他土地,如果共产党战败,则意味着到手的财产不再属于自己,所以支持和保卫新政权就是保护自己的私有财产,这是很直接的实用主义想法。这种“热爱”是建立在受惠的基础上的。换句话说,换任何一个团体,无论是太平军还是梁山好汉,都能达到这个效果。但是他们真正得到土地了吗?现在农村的土地是谁的呢?
  • 对于知识分子来说,吸引他们的因为对现状(经济崩溃、贪腐横行)的失望,和没有耐心等候民主制度下的自我康复而带来的对民主政治(没错,是民主政治,不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盼望。为什么会支持共产党?请看1944年的《新华日报》的社论文章,我想我要是活在当时我看了也会支持共产党:

可见民主和言论自由,实在是分不开的。我们应当把民主国先进的好例,作为我们实现民主的榜样。——1944年4月19日

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1943年7月4日

杰斐逊的民主精神孕育了两个世纪以来的美国民主政治,杰斐逊的民主精神也推进和教育 了整个人类的历史行进。——1945年4月13日

要彻底地、充分地、有效地实行普选制,使人民能在实际上,享有“普遍”、“平等”的选举权、被选举权。——1944年2月2日

曾经有一本书叫做《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可惜不知怎么的就从中国大陆的书店里消失了,我想恐怕是因为100%的读者都会想到当下。

(待续)

3条评论

  1. […] « 闲话民国(1)——一种有道理的感情 2011年10月21日世说新语,书音影事 历史 民国 电影1 […]

  2. 麻雀卫士说道: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这本书是南方周末的笔杆子笑蜀编的,后来被禁了。我在广州时与他有过许多次的交流,曾经一度还想翻印他的那本书再发放,后来阴差阳错搁置了。

  3. 麻雀卫士说道:

    卡扎菲后,这个世界又少了一个独裁专制的政权,即将多一个比中国更自由、更民主的国家。当然,那种方式并非最佳选择。

    党国外交部说得对:卡扎菲不是中国的朋友。言下之意是:他是中国共产党的朋友,哈哈~~~

    两岸的这个死结,只要台湾的政党,无论是执政的还是在野的,如果有足够的政治智慧、谋略和胆识,其实是占有很大的主动权的。打个比方:国民党/民进党完全可以大大方方跟共产党谈统一的事,但前提是:大陆开放党禁报禁实行真正意义上的宪政。如果正大光明提出来,难道共产党还能把马英九抓起来不成?

    这个想法看起来可能很天真很幼稚,但皇帝的新装也只有天真幼稚的人才能点破。

    当然,台湾的政党政治生态,以及蓝绿的意识形态和思维格局,决定了他们不可能站在一个全局的高度和角度看这个最深层次和根源性的问题。所以,美国的军火商每年获得几十亿美元的军供合同,这事一点都不能怪美国人,要怪只能怪自己,这个自己不是任何单方,包括台湾和大陆两岸政府。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