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活初瞥(2)

舟车奔波了十几个小时,按道理来说应该很累了。可是小崽子却不是这样,他在飞机上美美的睡了好几觉,而在这里由于外面没有徐家汇彻夜不眠的灯光污染,所以关上灯以后显得特别黑,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结果小崽子半夜三点开始就不肯睡觉,说这里太黑了,他害怕。

我们迷迷糊糊的睡到5点钟就睡不下去了,一方面是小崽子满房间溜达同时不住的抱怨说“我饿了,我的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另一方面是卧室的百叶窗不那么work,窗又正好朝东,所以阳光直射进来害得我们实在无法继续装睡下去了,只好起床。拨开百叶窗看看窗外,哇,正是小崽子最爱的大草地、大斜坡、大大的滑滑梯和大大的沙坑。“大大的”是小崽子最高级别的形容词,表示他心目中的“顶级”。无论从哪个角度拍照,他都保持那种兴奋的极度夸张的笑容。

 

顺便说一句,前一天晚上还发生了一件乐极生悲的事。比我们早来一年的那对神学生夫妻的女儿是我们小崽子在上海就认识的小伙伴。由于我们XMX的到来,小姑娘在带我们去我们新家的时候太过于快乐以至于乐极生悲,蹦蹦跳跳的时候鼻子磕到XMX的上下铺小床上了,除了点血,鼻子也肿了,当时把大家吓坏了。这张上下铺的小床还真挺厚实的,要是有一天我想把它丢掉我估计都没这个力气。下图就是案发现场:

除了少量家具是我预先就透过这对可爱的弟兄姊妹从搬走的学生中预定下来的以外,其他的家具,包括上图中的罪魁祸首双层床,都是“拣”来的。他们告诉我,我们有一个优势:离垃圾箱很近,下楼对面就是垃圾箱。所以要常常关心垃圾箱外面有什么可以拣回家的。果然我们出去的时候垃圾箱旁边就摆了一个书架,10分钟后回来这个书架就已经不见了,让我追悔莫及。

第二个“拣”的源头就是学校的furniture room。同学们把不要的家具会丢在那个里面,但是因为抗过去很累,所以还是有很多懒人直接丢在垃圾箱旁边。要是换了我,我也懒得扛到那个地下一层的furniture room里面去。我怀着寻宝的心情去了那个furniture room,结果大失所望,但还是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实木书桌、五斗橱和小书架。上图双层床的对面就是那个白色的漂亮书架。我也在furniture room里看到了跟昨晚的凶手长得一模一样的双层床。

第三个源头就是来自弟兄姊妹的馈赠了。他们为我们提供的物资几乎是一个“一揽子解决方案”。从第一天晚上需要的牙刷牙膏肥皂,到烧饭所需要的锅碗瓢盆,都远远超过我们原来所设想的。像碗筷比我们在上海自己用的还多,衣架更是多到拿去送人。在此非常感谢这对弟兄姊妹的帮助和支持。后来去教会,教会的肢体告诉我他们从5月份就开始帮我们搜集物资了,他们的女儿小犀牛更是慷慨的把自己的玩具和小桌椅都送给了弟弟,最后自己还兴奋得把鼻子磕在了弟弟的小床上,但愿疤痕快点消除,美丽如初,不然弟弟就要负责一辈子了(我想他乐意的)。

一条评论

  1. 沈健说道:

    咦,真的去美国啦?希望你们的新生活越来越好哦~~!!祝福,祝福~~!!!
    #〓§〓〓〓〓〓§〓〓〓〓〓〓§〓〓〓〓〓§〓#
      ↓     ↓      ↓     ↓
     ☆★☆   ☆★☆    ☆★☆   ☆★☆
    ☆ 祝 ☆ ☆ 你 ☆  ☆ 幸 ☆ ☆ 福 ☆
     ☆★☆   ☆★☆    ☆★☆   ☆★☆
      ↓     ↓      ↓     ↓
      ※     ※      ※     ※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