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忠

(我的告别)

我原本没有为自己的离开而像讲道一样准备一个讲章,而是在下面坐着的时候心里盘算了一下打算说些什么。但是前天和昨天讲了以后对自己很不满意,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表达也很差劲。所以决定还是写下来给大家看,也在家园和博客上留个爪印。

还记得2001年妈妈到上海来帮我看要买什么房子,我一口咬定要买在东华大学旁边,不为别的,只是因为我认识的基督徒都在东华大学旁边居住,在工作之外,我也渴望属灵的情谊,甚至愿意让大家到我家来学习圣经,否则我真怕自己在这个世界中被各样的潮流所摇动。但我万万没有想到我会成为小组的领导者,更没有想到第一次在我家的查经就超过了10个人以至于我苦心预备的客厅根本没用上,直接就用了我最大的房间——卧室。

回想这十年来,很多的事奉都是不甘心的;也有很多的事奉是出于血气、逼迫大家跟随我的意思走;当然也有很多服事是看到果效的。每当看到弟兄姊妹生命的成长,看到他/她从软弱和自我当中走出来拥抱恩典的时候,看到他理解我的苦心而与我和好时,那些抱怨、伤害和奔波都会不值一提。因为和永恒比起来,这些都不算什么。

我一直期望能够像Intel的那位弟兄一样,成为优秀的职业经理人、技术专家,同时又是教会的好仆人。读了他的书,也照着他的方法努力,但是很显然神没有给我这样的恩赐,每个人的路也是不可复制的。一直到开始思考成为全时间传道人的时候,我想到说如果我在职业上非常有成就,或许我不会那么容易愿意离开——神知道我是如此的爱世界,以至于公司一个下半年加薪的计划就曾经大大的动摇了我的决心。

很多弟兄姊妹对成为全时间传道人有这样那样的猜测或误解,我想最好的回答这个问题的文章是司布真的那篇《事奉的呼召》。司布真讲到一个全时间传道人认识自己呼召的四个要素是:(1)对这份工作强烈、完全被其吸引的渴望;(2)善于教导,以及教导众人的职分所必需的其它资格。一个人要证实他的呼召,就必须要在试验这些事情上有所成功;(3)在他的努力之下,有某种程度的归信工作正在成就,也就是布道或者治理的恩赐得到彰显;(4)得到神子民的接受也就是教会的集体印证和支持。认识自己的呼召并不仅仅是祷告和等候天上来的“异像”,而是祷告和思考怎样使用自己的一生是真正热情的所在,和神怎样透过圣经、教会和圣灵对自己说话。一位弟兄在给我的来信中说(请允许我摘录如下):

关于如何确定全时间的呼召,其实,并不是说一定要通过某种方式得到确定,他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呼召人,他可以透过异象、异梦、话语或其他特殊的方式呼召人(我认识一些牧者就有遇到过这样的事),然而,这都是出于他的主权,我们不能强求。实际上,相对于那些特殊的呼召方式,改革宗更强调对所有人有效的普遍方式,那就是透过圣经中所显明的神的明显的旨意来确定呼召,因为“他已经将一切关乎生命和虔敬的事都赐给了我们”(彼后1:3),实际上我自己有一个总结,就是无论哪种方式(哪怕是很普通很潜移默化的方式),但是最终我们是透过内证和外证来明确呼召(当然这不包括一些基本的,如:爱神(约21:15-17),有传讲真理的热诚(提后2:15,提前4:13-16))。内证有三点:第一,我心中是否有对灵魂深切的负担,为了灵魂的益处,神带领我到一个地步(比如说灵里的催促),我甚至愿意把生命给会众,我看别的事情都不如这件事更有价值(帖前2:8-9,林前9:16-17),神不会呼召一个对灵魂冷漠的人;第二,我在进行话语和牧养的服侍中有极大的喜乐,特别是当我看到一个灵魂从黑暗中归向神,或者因着他的话语得到释放和自由时,这种喜乐是其他任何的工作和服侍都不能带给我的(彼前5:2,帖前3:9,腓2:17);第三,神赐给我有讲道、教导或治理的恩赐,这些恩赐是得到会众的肯定了的。神不会呼召一个人,却不给他相应的恩赐,恩赐是对呼召的一个印证(彼前4:10-11,林前4:1)。外证也有三点:第一,教会服侍的需要,教会的需要或发展到一个地步,带职服侍已经不太可能,需要全时间的牧者,而又没有别的途径可以得到;第二,夫妻有合一的心志;第三,曾经的难阻在一一消失,一条道路在向我敞开。以上只是我个人的总结,实际上,我会非常认同在这些印证之上一个最大最根本的印证就是圣灵的印证,只不过我会强调,圣灵也是常常透过以上的“内证”和“外证”给我们印证。

写这些,是因为我想澄清弟兄姊妹当中对于“全时间事奉”的误解。不是一个人在事业上走投无路就去选择做传道,不是神有一天突然对他说“你要全时间”就去做传道,也不是一个人对生活绝望所以去选择做传道(那真成了“出家”),更不是一个人在教会中比在职场里受到更多的接纳与肯定就选择在教会里生活,而是一个审慎的、经过深思熟虑的投资一生的决定。全时间传道正如在公司上班一样,并不比双职事奉的弟兄姊妹要来的高人一等或更受神的喜悦,而是神要一些人用全部的心思意念事奉他,好想的更多、做的更多、弥补教会的缺乏。跟大家一样,我们需要认真的工作、尽力的服事、不是在事奉人,好像讨眼前主人(教会或教授)的喜欢,而是取悦基督;我们也同样需要假期、安息日、工资、保险、培训和不受打扰的私人空间。

我写这些也盼望不单是我,更多的基督徒去思考这个问题:我要如何投资我的一生是符合神所给我的恩赐、心意与计划。神的国度需要更多全时间的工人来成为传道、牧师、教师和长老执事;当然也需要更多的人如同罗马书12章1节所说的完全献上自己当作活祭,让神可以毫无阻碍的使用你、祝福你。因为这世界和世界上的事都要过去,唯独存在神那里的、为神做的,才是金银宝石、存到永恒。

我以为自己不会流泪,至多酸酸鼻子罢了,结果昨天还是被大家感动了。感谢大家这样爱我们的家庭,我真觉得自己不配。回想过去的十年中,有多少次我逼着同工去按照我的意思做,有多少次批评弟兄姊妹不顾他的感受和情面,我想很多同工和弟兄姊妹都被我伤害过。感谢大家对我的包容和接纳,更感谢大家对我这一个决定的支持和祝福。我记得是王怡长老说过,当神呼召一个人成为全时间的传道人时,神也同样预备一群为他祷告的子民。这句话给我很大的鼓励,而且我想诚然如此,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单位”的保护,进入到一个没有保障的世界里。我不知道明年的学费在哪里,我不知道生了病该怎么办,会不会有好的教会给我们遮盖和牧养,夫妻吵架反目了能不能得到帮助,被教会误解或自己犯罪导致被教会处分该怎么办?神会不会有另外的带领而不是回到母会?会不会因为私意、贪图享受而不愿意顺服神……这些都是前面的不确定因素,我不知道。我需要弟兄姊妹的代祷托住我们的学习、生活和将来的事奉,我也会尽量每个月或者至少每三个月给大家一个update,让关心我们和支持我们的肢体了解我们,也希望能够鼓励更多的人思考呼召和迈出凭信心仰望神供应的一步。

在离开之前,我也曾深深地担忧教会的将来。我担心同工们会吵架,担心弟兄姊妹们会被世界所吸引,担心缺乏一个“凶残”的人会让教会逐渐世俗化而失去见证,担心三年后教会变成另一个样式让我无法参与进来或无法同工。然而当我这样担忧的时候,我想起某位长辈在电话里曾经告诉过,“神过去曾经使用了你建立这个教会,并不是因为你足够好,而是神要把你放在这个位置上。如果神不用你,神用别的人,可能会比你做的更好。”是啊,我在的时候或许拦阻了一些更有恩赐的弟兄姊妹起来或者思考关于教会、关于使命、关于呼召的事情,而我的离开对教会来说是一个更大的祝福。

请容许我在离开的时候对各位同工、各位弟兄姊妹再提一点期望。说多了大家记不住,我就想提三点:

第一,对初信的弟兄姊妹和没有信主但是因着各种原因在教会聚会、参加小组的基督徒和朋友们,我盼望你们能够以认真谨慎和严肃的态度来思想圣经和神的话语。今天在这世上有很多轻轻忽忽的聚集,大家聊一聊房产、聊一聊变形金刚、讲几个微博上的小段子就可以宾主尽欢。但在神的家中却不是如此,每一次的聚会和团契可能有喜乐和欢笑的时刻,但也有严肃的思考时刻。请珍惜在主日学和小组严肃思考圣经和消灭脑细胞的时光,因为在这个末世你有太多的机会可以轻松闲聊,却没有多少机会可以思考探究神的话语。神要我们用理性、情感和奉献来亲近他、认识他,这也是教会有别于任何聚会与团体的所在。

第二,对有心服事的弟兄姊妹和同工,我鼓励你们更加勤勉而谦卑的参加培训和神学的学习。在这个城市,我们有太丰富的培训资源,以至于很多肢体并没有看到背后的代价和其他地区的缺乏。我相信我们当中有非常多的职场精英,管理着几十人乃至上百人的团队或组织。然而当我们从事关乎灵魂的事时,我们需要更加谨慎和受教的态度来接受训练和装备。我们学习改革宗的神学和长老会的治会理念,虽然我们并不隶属于任何一个宗派也没有开始成熟的长老体制,但是这可以消除将来可能发生的冲突与分歧。很多的冲突与分歧并不是在基要的神学问题上,而是在细枝末节的信仰内涵,或是做事理念与方法的不同。当我们加入一个新的公司时,我们会迫使自己接受这个公司的文化和做事方法,然而当我们在一个教会里成为同工时,很多人却不愿意谦卑自己去接受教会的制度和已有的事工方法,这不能不说是个人主义在教会里的滋生和蔓延。培训的目的正是让预备事奉的人学习谦卑和顺服,也在神学基础、事工理念与模式上有所学习,好能够与他人配搭。如果连培训的要求与制度都不能顺服,遑论顺服更大的团队与制度呢?

第三,对已经成为同工的各位弟兄姊妹,我会常常在祷告中纪念你们。一群同工的属灵状态与成熟度决定了教会的属灵状态和成熟度。所以你的谦卑、你的舍己、你的破碎自我、你的舍命爱主,都对教会有深刻而长远的影响。我渴望看到更多的人不但是愿意拿一点时间出来做教会的事,更是将自己完全奉献给主,看到主对一个荣耀的、合祂心意的教会有何等大的盼望,从而愿意在教会中做忠心而又良善的仆人。很多的教会事工其实很简单,但对于事奉的人来说,关键不在于工作内容的难易,而在于你的心看什么为宝贵。耶稣说,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当然,每个人都有进入幽谷的时候,有的时候是因为自己的悖逆和自私,有的时候是因为外在环境的逼迫。请你坦诚的与你的保罗、巴拿巴或者同工分享这一些,也不要勉强自己为了责任、面子或野心去事奉,因为神不会悦纳、弟兄姊妹不会赞赏、教会也不会因此得帮助。当你勉强的时候,还不如坦诚分享,看神是否透过别人帮助你认识自己的罪,或是勉励你,或是让别的更适合担任这个角色的同工来帮助教会。

我最喜欢的一首诗歌是《尽忠》,我喜欢里面的歌词,我也渴慕弟兄姊妹们都成为尽忠的基督精兵。感谢神让我们在这个魔都相遇和彼此同工,这不是偶然的。你们给我的不单是工作,更多的是支持和友情。我会想念你们,三年后再相会。

7条评论

  1. 潘月说道:

    虽然我没有见过谢昉弟兄,但是看了你的博客很受感动,愿上帝祝福你们全家!虽然你们远在芝加哥,但他是以马内利的父。

  2. lydia说道:

    真是很鼓励我们每一个。相信你把自己的恩赐和时间交在上帝的手里一定会结出超过想象的丰盛果实。跟你太太和小崽子问好!

  3. Alicia说道:

    愿主的异象负担常在你心中,神与你同在!

  4. jerry说道:

    尽在不言中.

  5. leasa说道:

    虽然从未曾谋面,但可以算是相识已久!当然,只是我对你们的关注。字里行间的忠心让我落泪,对DXZM的不舍让我感动(zhou 姐妹的那篇)。“我写这些也盼望不单是我,更多的基督徒去思考这个问题:我要如何投资我的一生是符合神所给我的恩赐、心意与计划。神的国度需要更多全时间的工人来成为传道、牧师、教师和长老执事;当然也需要更多的人如同罗马书12章1节所说的完全献上自己当作活祭,让神可以毫无阻碍的使用你、祝福你。因为这世界和世界上的事都要过去,唯独存在神那里的、为神做的,才是金银宝石、存到永恒”这句掷地有声的话在我心中产生最大的共鸣。无论是zhou姐妹溢满才气的文章,还是xie弟兄理性诚恳的文字都让我获益匪浅,尽管好像我只是一个不相关的局外人。在主里祝福你们!xie弟兄、zhou姐妹还有小MX!我们的神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他会引领、供应和扶持!彼此共勉!为你们祷告!

  6. Rayn Hsu说道:

    加油!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