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合一的真义

经文:以弗所书4:1-10

这个月我们的主题信息是关于教会的成长与倍增。上个礼拜天的时候弟兄分享了他从使徒行传1章的角度观察教会倍增的意义。有的弟兄姊妹不太欣赏他的讲道,觉得太凶;有的弟兄姊妹很欣赏他的讲道,认为他对真理的热情和信心非常坚定。我想神的话不是来让我们听了舒服的,而是要我们听了扎心的。神的话一解开就要发出亮光,让我们为罪、为义,在神的标准面前自己审判自己。那今天我要从另一个角度分享教会成长与倍增中一个重要的课题:教会的合一。

曾经有人开玩笑说,中国教会的倍增是通过分裂来实现的,这虽然是一个玩笑,可也从某种程度上说出了一个无奈的事实。教会的分裂给神的儿女带来伤害,在世人面前做了很不好的见证。今天在座的可能有的人会想,教会要分裂也肯定不是我造成的,你们做带领的才有本事搞分裂。这话没错,教会分裂和纷争大多数都是在教会的带领者和同工之间发生,因为他们有影响力才带来有影响的后果。这并不是说他们不爱主、没有爱心,而是正因为他们很爱主、很有爱心才会坚持自己所相信的的某些原则。而魔鬼正是利用了我们的热情和坚持来攻击和分裂教会。但是不但在同工之间,在弟兄姊妹之间我们也要学习合一的功课。因为你可能不能分裂教会,但是有一个伤害人人都可以:就是把自己和基督的身体分割开来。当我们意见不合的时候,当你付出热情但是没有得到尊重的时候,很自然的我们的天然生命就给我们一个观念“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哪里都是神的家!”没错,其他教会也是神的家,有的基督徒去了别的教会,生命得到很好的造就,甚至成为同工。但是我们要问自己一个问题:这个决定是否合神的心意?我是否在这个决定上荣耀了神?这里有没有神要我学习的功课。

今天的世界是一个高度讲究绩效和成果的世界,当我们看不到成果看不到果效的时候,自然的就会想要用更有效率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如果这个教会不能接受我的主张或者意见,那我就去别的教会;如果这个教会没有好的课程或者讲道,那我就去别的教会;如果这个教会我跟人有了矛盾,那我就去别的教会;如果这个教会不支持我开展我有负担的事工,那我就自立门户……因为这种解决方法最快、最迅速、最能带来立即的效果和抚慰。但是我却要和大家分享一个人的见证,他叫Robert Chapman,是一位英国的牧师,当时在他所在的城市的另一个教会中产生了很大的一个分裂。一方是才华横溢的John Nelson Darby,时代论神学和弟兄会的创始人,另一方是教会的主任牧师Benjamin Newton。Robert一直在尝试做居中调解的工作,但是收效甚微。后来达秘还是自立门户,成立了新的教会,也吸引了很多人跟随他,更吸引了很多教会站在他这边,在这个城市里就形成了两派的教会。在会议中,Robert挑战了达比,他说“在离开教会以前,你一定等候了很久。”,达比回答说“我足足等了六个月。”,Chapman微笑着回答说,“如果在我们教会,我们会等上六年。”历史事实表明,达比没有好好的对付他的忍耐,虽然他的神学观点在很多地方是正确的,Benjamin后来也承认了自己的教导错误,但是达比与很多人产生争论和纷争,有很多不好的后果。

在以弗所书4:1-10,保罗特别指导以弗所的教会合一的重要。

合一的总纲

在一开头,保罗就说“我为主被囚的劝你们”,为什么保罗要强调自己正在坐牢呢?是要博得读者的同情吗?不是的,是他想要让读者注意到“合一”这个主题的重要,连一个囚犯、一个远离教会、最有资格去抱怨的人都认为“合一”这个主题值得他写信特别的提出来,为什么呢?因为合一是神儿女最好的见证,是基督的教会配得上神的恩典的见证。保罗说“既然蒙召,行事为人就当与蒙召的恩相称”,言下之意是什么呢?如果我们不按着他下面要说的“合一”的要点去做,就是我们没有与蒙召的恩相称了,换句话说,如果不合一我们就是羞辱了基督的见证,没有体现出蒙召的恩典来。为什么呢?因为无法合一,说穿了就是有人不能够放下自己的观点和主张,忘了自己什么都是恩典,什么都是领受的。

所以第一节保罗用自己的处境和教会要合一的根本原因——体现神呼召和拣选的恩典——来开始这个话题,随后保罗在第二节提出合一的总纲,“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虽然分裂的原因往往是在某一真理上的坚持或者执着,但保罗更着重指出,是否合一不是仅仅真理的问题,更多的是个人生命品质的问题。保罗所用到的词:谦虚、温柔、忍耐、宽容、和平,都是关于个人的生命素质而不是关于神学和真理的。很多时候我们会说“明明我是对的,为什么却要我忍耐?”这时候我们会觉得委屈,我们会想什么是最快解决问题的方法。但是教会的合一不只是让我们隐忍不发,而是让我们在冲突、争论面前去反省和思想自己的立场。我认识一位传道人,他在教会的增长和倍增方面非常有恩赐,在神学培训班里非常受欢迎,因为他给出的指导和教导都非常实际、又有恩慈和真理,很多教会因为他的指导和培训而大大增长。但是他自己的教会却很小,因为他的很多主张在他的教会不被长老和同工们所接受。我常常想,如果我是他的话我会怎么办?因为很多时候是明摆着他的观念是正确的,只是他的同工们还没有这个属灵高度和眼光来接受,或者是出于私心不想去做(因为改变总归会带来付出)。我想如果是我的话,可能会带着几个愿意顺服我的同工另外建立一个教会,比原来教会发展的又快又好来证明我是正确的。但是这位弟兄却没有这样做。从某个角度来说我为他感到不值,但是退一步,我想正是他的忍耐和温柔,使他在遭遇反对的时候能够更加全面和现实的考虑问题和他的想法,然后进一步的去和同工们分享和说服,甚至在外面的培训中给别的教会带去祝福。如果不是他的谦卑、忍耐和温柔,恐怕他不会给其他教会带去那么多的祝福。

合一不是没有原则的,在加拉太书中保罗记录了一个似乎不够忍耐的故事,那就是当彼得看到有反对与外邦人合一的犹太人下来的时候,彼得就不敢和外邦人一起吃饭,保罗立即当众纠正彼得说不应该这样做。难道保罗不应该忍耐吗?保罗不忍耐而是当众指责,是为了更大的合一——犹太基督徒与外邦基督徒的合一。是的,我们要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既要竭力,也要确保是圣灵所赐的合一的心,而不是出于人的爱面子、人的表面和谐。我们很害怕争论和争辩,但是犹大书却又说“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争辩并不是不合一,但我们要靠着圣灵分辨争辩的基础和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确,还是保守圣灵所赐的合一与真理?

合一的基础

为了让我们在什么应该合一,什么没办法合一这件事情上有清楚地认识,保罗进一步阐述合一的基础。我们不是没有原则的合一,比如我们不能和本质上是无神论或泛神论的自由派神学、新纪元运动合一,我们也不能和拜假神的法轮功、异教合一;甚至在因信称义和教会元首的问题上也不能和天主教合一。四到六节保罗给我们合一的范围。

第一, 合一是在一个身体之内,这个身体我们都知道是指基督的教会。保罗不是说要把所有的教会都合并起来,他没有把哥林多的教会和以弗所的教会合并起来。这里的合一不是组织制度上的合一,而是一个地方教会身体里面的合一。一个竭力追求合一的人,首先是把自己看作基督身体上的一个肢体,而不是基督身体外的看客、评论者。

第二, 合一是一个圣灵工作下的合一,这个圣灵不是你的圣灵,不是我一个人的圣灵,而是众圣徒的圣灵。我们不能说,“圣灵给我感动如何如何”所以我就去做,你们其他人不赞同我不支持我就是不尊重圣灵。要相信圣灵在你身上工作,也在别的基督徒——特别是教会的同工身上工作。一个弟兄如果跑去跟一个姊妹说“圣灵感动我你要成为我的妻子”,我想他得到的很可能是一个耳光,如此重大的事情圣灵岂是只和一个人说呢?当我有负担要去读神学的时候,我首先也是祷告神同样把这个感动和负担放在其他教会同工的心中,而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因为这个决定影响到整个教会。

第三, 一个指望,我们所做的一切,无论是事奉上的决定还是个人生活上的决定,我们都是一个指望,那就是神在我们身上,或在教会身上得荣耀。当然,我们可能会带着其他动机,但是这一个指望是我们的试金石,让我们省察自己,是单单为了自己,还是为了神?人是很狡诈的,很多时候我们会用冠冕堂皇的旗号来掩盖自己的真实动机。保罗提醒我们,在纷争和不合一的时候我们要省察自己的动机。

所以一个身体、一个圣灵、一个指望是帮助我们在面对不合一的危机的时候省察自己,是否基于地方教会作为基督身体的原则?是否相信和依靠圣灵的工作?是否在动机上是为了基督的荣耀?

在5、6两节,保罗指出合一的边界:一主、一信、一洗、一神,这是我们合一的边界。因为这是一位“众人的父,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中,也住在众人之内。”,所以在合一的问题上是轻忽不得的。在三级训练的“异端邪教”这一课中我们也曾经讲到,判断异端的几个主要的尺度,在于神论、救恩论、基督论有没有问题。当他说神超乎众人之上时,他是指在教会中,对蒙赎的教会而言,神高过一切。很显然的,他是说在教会的事上,在蒙救赎的人中,在你我这些基督身子的肢体中,在圣三一神里,父神是一切的起源,我们在一切的不合一的危险当中时,我们都要本于他、为了他,归于他。当我们想到“本于他、为了他,归于他”,我相信不合一的态度、自我的高举、不能忍的心态都可以得到提醒和纠正,因为不是你我的意见占主流,不是站在我这边的人多占上风,乃是这位创造又掌握主权的神来决定。

合一的多样性

现在使徒接着强调基督身体上的肢体——也就是教会的肢体——彼此之间明显的不同。“我们各人蒙恩,都是照基督所量给各人的恩赐。”我们面对的一个问题是,在这种多样性和差异性下,保罗所一再强调的合一,如何能站立得住呢?他自己立刻提出了答案。从第七节开始,一直到第十六节,他替教会描绘出一个画面,显示教会如何同时具有合一与多样两个特质。这两个特质以奇妙的方式结合在一起。我们被带到这一切的奥秘中,看见它如何贯穿在教会的经历和活动里。

“我们各人蒙恩,都是照基督所量给各人的恩赐。”(7节)最主要的原则是,主耶稣基督自己是教会的头,祂将各样恩赐分别赐给整个教会和个人,这个原则可以止息分争,带来合一。使徒在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也曾仔细解释这个原则。那里他是从圣灵的角度来探讨。两处讲的其实都是同一件事,因为他在这里告诉我们,是主耶稣赐下圣灵,祂籍着圣灵将祂的恩赐赏给我们。他对哥林多人说:“恩赐原有分别,圣灵却是一位。职事也有分别,主却是一位”(林前十二4—5)。我们在那里见到同样的中心和首要原则。

第八、九、十节这几节是插进去的,这也是保罗行文的特色之一。他已经提到基督的名字,“我们各人蒙恩,都是照基督所量给各人的恩赐。”一提到这可称颂的名,他就心里火热起来。他不由自主一股脑儿地将有关救赎主的这些美妙陈述倾倒而出。我强调这一点的原因是,它说明了使徒保罗是多么爱主耶稣基督,他每逢提到耶稣的名,整个人都会受到深深的震动。

他每次一提到这名,就忍不住打断他的思想,而开始称颂祂的荣耀。中文圣经和合译本将第九节和第十节放在括弧里。有它的道理。其实第八节也应该包括在括弧中,因为保罗在第七节说到,耶稣是教会的头,一切的恩赐都是祂所赐的。这个思想不仅促使他开始描述主的荣耀,并且也向我们指出主耶稣基督如何来到这地位,以成就这一切。为什么基督是教会的头?为什么祂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神的儿子如何来到这地位以成就这一切?第八、九、十节提供了答案。

我们可以用下列方式分析这句话。首先使徒说:他刚才的论述不应该使我们讶异,因为古时已有预言。然后他立刻引用以诗篇第六十八篇的话:“祂升上高天的时候,掳掠了仇敌,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他的目的是提醒我们,不要以为基督将各样的恩赐赏给我们是出于神临时起的心意。正好相反,其实那一直是神救赎计划的一部分,是祂对教会所存的旨意。神在十个世纪以前已经向诗篇作者显明了。

最后让我们来看这个重要论述中所谓的细节部分。最后一句话是,“掳掠了仇敌。”这原是一幅胜过仇敌的画面,在胜利中率领仇敌游行。古时候如果一个国王或王子或大将军凯旋归来,必定会举行一次盛大的游行。被征服的国王、王子、将军、官长则被迫带着锁链走在行列中示众,得胜者“掳掠了仇敌”。他公开展示所俘掳的敌人,同时把礼物掷向围观的群众,那正是此处的画面。这里的画面是主耶稣基督在得胜中领着魔鬼、地狱、死亡、罪恶凯旋——这些仇敌长久以来一直与人作对,捆绑人。使徒告诉我们,主耶稣基督来到世上,是要对付、征服我们的敌人,祂已经完成使命,率领所有掳来的仇敌回到天上,并且将祂的恩赐赏给我们这些喝采的人。稍后我们会看到,使徒并未停留在此处,但我们现在必须记住一件事:基督是供应者,祂赏赐一切的恩赐,这个事实强调了合一的原则。祂是大元帅,我们是祂的子民。祂掳掠了仇敌,就把祂的恩赐赏给我们。从始至终,所有的恩赐都是由祂而来的。

这里描述的是整个救恩的运动。我们甚至可以用更强烈的字说,使徒是在描写救恩的伟大戏剧。使徒实际上是说:他从诗篇第六十八篇引述的那段话,是形容我们的主如何成就救恩和救赎,这位全能的得胜者,如今把恩赐赐给教会中祂的子民。

那么这里保罗在提醒我们什么呢?那就是恩赐的来源。恩赐是从这位得胜的主而来的,是他的受死、埋葬和复活成就了神的计划,他往天上去,圣灵保惠师就来,给我们恩赐。恩赐不是我们赚来的,不是我们聪明、有领袖才能、有口才,而是神的恩赐。有的人认为我讲道是因为我做老师,错,在我做老师之前我就不得不开始讲道,我大学时也不是学生会干部,更没有发表过演讲也不参加大专辩论比赛,我大学时最大的乐趣就是上网和打游戏。是神要用我这个卑微的器皿,是神因着教会的需要而兴起人。今天神也同样要兴起你,兴起在座的每一个人,用超乎你天然能力的方法来使用你。但是当你有一天得到称赞的时候,千万不要忘了,是因为得胜的主,是因为他甘愿舍弃、走十字架的道路才是得胜,是降伏带来得胜,正如保罗说的,“使你与人不同的是谁呢。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

总结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保罗在讲到合一的时候给我们非常重要的教训。如果我们不能像圣经所教导的那样靠着基督与圣灵竭力保守合一,那么我们的倍增就是分裂和歪曲。保罗说在合一的问题上我们需要“竭力”保守,不是努力一下,不是浅尝辄止,而是“竭力保守”;合一是在圣灵里面的合一,合一也不是单调的统一,而是基督凯旋得胜后给我们圣灵里极大地丰富。我希望我们能够在各样事上学习对付自己的自我与骄傲,正如保罗所说的“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