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应

   苦熬了足足九个月的姐妹终于产下个健康的宝宝,挤着一堆人去探望,愣是把宝宝给吓哭了。查了查05年的出生率为 13.14/1,000人,而我们“大家”里今年的出生率就高达1/25人。当然局部事件,样本缺乏代表性。说到出生率,不得不说死亡率,这两极的数字给人的感受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应该只多不少,就像有媒体痛心地疾呼,汶川的下一代没了。是的,许多父母已经过了生育的年纪,一个镇上的人齐刷刷走到一个年龄断层里面,这种伤痛想来要比一个哭喊着要爸爸妈妈的孩子的痛来得更彻底。所以,当三个儿女完好无损的莎拉斯通用一个字“Karma"作为回应的时候,(中文译作“业”或“报应”)真正是造了口业。
  "业“是个佛教词语,据说起源比佛教更早,不在这里做名词解释,但大家或多或少都听说过,没有听说过的话,”报应“这个词应该是童叟皆知了吧。今天继续用卫斯理的故事来说事,故事的名字就叫作”报应“。故事其实有点像架空小说,说一位女士常觉得自己穿越了时光来到古代,成了一些人和事件的目击者,其中的两个角色她在现实生活中也遇见了。但对方看见她却不见其人,只看见自己死的惨状,或被碎肉机一点点绞碎,或成了疯子,头被砍下却还不停撕扯自己的嘴巴,其面目之可怖让他们害怕得不可名状。后来,当事人之一的乃是一个富甲一方的富豪,他的财富积累可说是神秘又残忍,为了摆脱自己死状的困扰,他和卫斯理就一起去宝藏之所。其实,所谓宝藏并非一堆金子,而是在沙漠腹地的一处有许多类似于镜像的物体按着历史年代将重要的人物呈现出来,当然呈现的是他们的死状,不仅逝者有全盘的记录,生者也不例外。但所显示的都是实实在在的恶报。富豪因曾看见将要发生的历史事件,而抓住机会敛了不少钱,却也同时看见自己的死状而天天夜不能眠。当卫斯理用"报应”和他分析缘由的时候他无论如何不能接受,所谓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他看见自己的那些恶实在不足以施以这样的酷刑,所以一直祈求,祈求。直到在溯源途中,从他带的一块宝藏地的铁块下看见自己前世的恶行,让他放弃了去毁坏自己生死簿的想法,觉得自己罪有应得。故事到这里结束了,作者不肯定地说自己应该没有什么恶报。
“报应”的善恶照着故事的逻辑没给人判断的机会,最后的结果更是一个积累的过程。今世好也罢,坏也罢,你的前世呢,来世呢。照此说来,即使一个人前世累积公德,后世却造孽,结果还是一个恶报。而人代代相传中,又有谁是世世代代皆为善为义的呢。圣经里所记载的家谱读得人有些烦,读其中一些人的史记就发觉一个忠心的英勇的人其后代却总有那么几个败类,以致神要坚立的国往往未及三代就分裂或者被掳了。但圣经也很清楚地说每个人到末日的时候都要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不明白的人以为这就是报应了吧,但仔细读读发觉,“海要交出海所吞的死人,地要交出地底的人”已死的要复活,众人都要站在基督台前受审。这时候照着世代积累的罪,那一家万代,记在哪个人头上好呢?最终是每人照着自己所行的一一交账吧。我想其中和故事里类似的是你绝对不会质疑神的审判,因为一切都显露出来,每一幕如同回放一般。
  这经历对你会是一场噩梦还是什么呢?故事里的富豪从此大把地把钱捐给慈善机构,你会如何呢?我们既然已经跳出故事里所谓的逻辑或轮回里,就必然有另一个答案。正是照着圣经所说,我们心中天良的亏欠已经洒去,身体用清水洗净了,就当存着诚心,和充足的信心,来到神面前。如果你已经被神得着,相信基督的宝血能赦免你一切的罪,那我们来到神面前的时候就不再战兢恐惧,而只有欢喜和平安了。

2条评论

  1. 千秋万睡说道:
    读了三遍,正待下手,又发现招招不致命。算了,下次好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