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脑干

Night
自从被诊断小脑干不健康后,出现了一系列的相应症状。我当即会议一个常常路过的潮州餐厅,竟然死活回忆不起名字来。痛苦地回了家,发觉已经习惯在正式睡觉前躺在沙发上小睡,而且是梦境迭迭,灵感不断的那种。似乎在白日丧失的记忆全都在晚上恢复起来,包括那些我永远无法在白日直面的问题也都在这晚间的小睡中有个解答。醒来时总是子夜时分,落地灯光显得有些耀眼,胖胖的呼吸均匀而长透。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夜晚是这样留给自己。而诊断书上清楚地说,小脑干不健者多梦。
 
Morning
清早的地铁里总有几个老外在石门一路或静安寺上车,到陆家嘴下车。男人都是西装或白衬衫的正装打扮,女人则时髦得很。特别有个女孩,短短的头发露出脖颈上纹身的“命",换在中国的孩子身上我一定觉得是个不良少年,对追求东方神秘主义的老外来说,我总以为那不过是中国文化的外来拾遗者。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