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肚子更大

每日走路上下班是有些自私的。回到家中灶台总是清冷,虽不闻埋怨,晚饭后的疲惫总是实在。一点杂事后,感知的一切都带着睡意。但路上的诱惑是不饱满的果实,长在清晨,悬在日暮,我奔向他,挽住他,思念他。昨晚天亮得幽幽,沿着凯旋路的车道行走的人比平时多了些。多是情侣,有老有少。一对老夫妇走到电线杆前,老妇先上前松松抱住电线杆,又从狭窄的上街沿落下;老夫亦上,却灵活得仍站稳在窄道上。原来他们比试着谁的肚腹更大,显然老夫的肚子小些,也颇识得过窄道的技巧,老妇不识,却屡试不怠,开怀不已。这幸福的笑声也按摩着我的情绪,家的感觉真的就在路上。
回家的路是儿时常走的,那时觉得从奶奶家到自己家是个巨大的工程,现在算来不及三公里的路程。两边的景致却没有太大的区别,简易的棚户房夹在高层和轻轨高架下,棚房窗台上的吊篮却出奇地茂盛。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