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月去处(四)

回来后每天都在苦熬中,但今天看到张江又是桃花笑春风的样子,心里一阵爽。继续贴游记。
 
无知地进入柬埔寨不能无知地出来。吴哥窟一日让我们的见识不再停留在画册和花好稻好的评论追捧中,反倒在吴哥城外的湖中洗净了自己。一个被战争和泯灭人性的阶级斗争所蹂躏过的国家能藏在破败的庙宇中可谓是幸运。吴哥虽破旧却终有花样年华,高棉人民脸上战争的晦气虽已渐渐褪去,却再也找不回属于自己的年华。我后悔在暹粒的老市场里挑剔着货品的价格,甚至还和中国的价格比算着。如果我真明白那些倔强冷漠的眼神所承袭的痛苦历史,我一定会慷慨地付出,好为中国在柬历史上的作为加一份赎价。
柬埔寨的手工织品和印度很类似。台布、披肩、布包的花样都是图案化、实用性的。LP上说柬埔寨的老一辈还喜欢穿着传统服装,很朴素的那种,绝然不同他们在手工织品上的用色。可惜这繁复的图案与我当时的身体相抵,我胃中的翻腾催促着我们离开柬埔寨的脚步。
改签了越航的航班早早去西贡。西贡成为我们行程的转机,到了西贡机场我大大呕吐了一番,一解在柬埔寨的压抑。及至到了GuestHouse,状况已经大为改观。感谢弟兄姐妹为我们的祷告,迫切的祷告成为这个小家共同寻求神的开始,当我们为着所遭遇的感谢神时,在越南所经历的一切更成为恩典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