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睡纪

 

艾伟的小说《爱人有罪》看到后来简直就是《失乐园》的大碟版,我于是自暴自弃地把头一低睡了下去,其实想掩盖自己看了一篇不怎样小说的耻辱。此时,地铁到了人民广场站,我感觉到胖胖瘦瘦的腿蹭着我的裤腿,急不可待地让我厌烦,也让我的睡意更深沉。我注意到面前有束鄙夷的目光,也许是我的睡相太难看,也许是嘲笑我手中没有品味的小说杂志,我对从米色羽绒服上投来的目光毫无反应,因为此刻我决定睡一觉。我数着站头,石门一路,静安寺,为什么只有两站的间隙,摆脱拥挤的人群容易吗?想着回家还要和妈妈进行没有休止的采购,我决定睡得更执著些。终于耳边响起关门的声音,我有些怀疑我坐过了站,于是我的耳朵醒过来,我的眼睛却还紧闭着。无论何时,眼睛所看见的多半叫人失望,耳朵的运气总要好一些。地铁的报站机器在需要他工作的时候经常低调得让人作呕,我机械性地在车停稳后迅速站起来冲出门去,我的眼睛看见了“江苏路”三个红字,我的意识却打了长长一个哈欠,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2条评论

  1. Elsa说道:

    我是個只要想睡在哪裏都睡得著的人,是喜是懮?
    開始喜歡和期待Eva的文字

  2. Celine说道:

    坐公车比较容易睡着.
    坐地铁睡着是需要点勇气的.
    我在地铁里从来没有睡着过.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