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夜 . 祷告会

寒风,阴冷。偏居闹市一隅,没有人潮的温度,连工地也安静了。不知是否离喧哗的中心太近的缘故,我在这里竟然触摸不到一丝圣诞庆祝的热度,好像一锅上桌许久的水煮鱼,待到吃时,凑近一看,是冷的。翻开各大媒体的评论,这个圣诞注定是萧条的,因为世界都萧条了,那些装饰在树上的空礼物盒们再没法给需要物质温度的人带来欢喜。走在去祷告会的路上突然想到我们的圣诞聚会也比往年精简了许多,不是有意删减内容,而是发觉人心筹算的多半是物质的吸引,教会所竭力而为的也不过是在我们以为富足的信仰外裹上更厚的物质糖衣。人都说好好好,回头却少见得救生命的踪影。所以,倒是今年简单的一个聚会虽没有人接受呼召,心里却坦然。因为我相信在精神的贫乏里觉得饥饿的人更会思想,更需要理智情感并重的决定。人的眼目不再留恋于流光溢彩的橱窗和价钱高得离谱的奢侈品时,他或许会转向里面破落的心灵吧。

很感恩平安夜也是素常祷告会的日子。虽然放心不下谢慕溪,还是赶去了。因为,这夜并不是真正平安的日子。这日子并不因多了宅男宅女而少了纷争和败坏。粉饰的和谐就像假先知宣告的平安一样。我相信这城市真需要的乃是更多的祷告,需要神自己。很高兴凡是来祷告的,他们的生命都被神改变了,也许所遇的难处没有改变,新的烦恼又临到,但生命的形状却慢慢向上,朝着属天的生命生长,而且比许多的人富足。

一整晚谢慕溪都处于高度兴奋中,这个幼小的生命对世界的探索好像没有止境,不分昼夜,我也哆嗦着陪伴其右,想着这夜怎么就这样短,又这样长。今天早上起来读路加福音2章,看见马利亚和约瑟在过了洁净的日子就带耶稣上耶路撒冷去,要把他献与主。(正如主的律法上所记:“凡头生的男子,必称圣归主”)心里明亮了起来。养育孩子虽然辛苦,但这个头生的孩子已经是归主称圣的,我们更该带他去到神面前,向主献上感谢。以后祷告会也该带上他。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