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样年华

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喜欢在邮件里码字,放着好好的office软件不用,却像是做贼似得躲在new message里看着自己不知所云。是的,真是不知所云,中午的时候看到杨澜访谈张艾嘉的时候,张艾嘉感叹自己在演员做到一个份上的时候,就以为自己演得很好了,于是整个表演里充满了演技的痕迹,而其实心里又觉得自己完了。除非经过年岁的洗练,有些东西是没法出来的。我不由心里凑上去要应和。年纪这玩意儿,自知是窄如手掌,却又在世事初经时就忍不住“人生几何”地感叹着。有本小说形容毕业后4、5年的生活为“草样年华”,没了花朵的娇艳的年纪,嫩草的芳香也不复踪迹,有的不过是草根阶级一点呻吟的快感。其实,我们这些莠草们最擅长的还是和良木们分庭抗礼的决心和意志,看着锄草机在我们周围隆隆地过,我却岿然不动。
 
最近家中的长辈似乎突然到了晒宝的季节,每日变着花样把珠宝首饰,细软锦囊拿出给我。我雄赳赳昂着小狗头拨浪鼓似地巡视着在我眼前晃过的家伙们,对长辈们执着坚韧的良木品质敬佩不已。真实的景况就是这根败草要出嫁,众人都不忍心我以莠草的身份草草了事。我被他们围着,好似我这颗种子还没有被播种,而一旦落土,就成了别家的树….我心里被这刻的宠爱翻弄得百转千长。

4条评论

  1. Shuai_Wang说道:

    为了一棵黑皮树……
    小狗头……HOHO

  2. lora说道:

    最后一段写得太搞笑了八。

  3. Song说道:

    要吃喜糖咯。。。

  4. 皮皮要嫁了?恭喜啊?不知是为了哪棵树放弃了森林啊?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