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礼拜伤亡惨重

  • 周二开始重感冒,发烧,巨咳

  • 周二晚上被电动车从左边擦撞,左手擦伤。顺便说一句,我最讨厌上海骑电动车的男人,总是在非机动车道从左边赶超自行车,如果自行车没有及时让位,就会从口里发出“Ei”的不客气地警告声,赶超后还会回头瞪一眼,好像给他让道是理所当然的。总是让我想起TG领导干部的小轿车用电喇叭喝斥着前面的民众。电动车为什么要走非机动车道?

  • 周五晚上从肇嘉浜路回家时路遇一个突然开驾驶室车门的停在非机动车道上的桑塔纳,右腿正面擦撞车门。感谢神,当时伸缩自如也没有剧痛感,就没有为难惶惶然的驾驶员(他的普通话和及时道歉赢得了我的好感,如果他说上海话我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今天开始右膝疼痛不能弯曲,等下去医院耍耍。

医院对话录:

内科:

医生:去验个血
我:这么麻烦?
医生:有必要的。
我:不必了吧
医生(嘲讽地):那你就是要我开点药喽?
我:嗯
医生:开点什么药呢?
我:感冒药、消炎药
医生:泰诺好不好?
我:好
医生:头孢呢?
我:好
医生:咳嗽药要不要?
我:要,多开点
医生:……(无语,原来我是个配药机)

骨科:

医生:去拍个片
我:这么麻烦?
医生:有必要的。
我:没有骨折拍了片你也看不出来呀
医生(嘲讽地):那你就是要我开点药膏喽?
我:嗯
医生:(迅速开药、拔卡),好了。

捧着一大堆药品离开医院,突然想到,其实我就是借着生病的机会来套点药。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