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未央歌——太棒了

思前想后,咬牙给自己买了生日礼物——超出上月生活预算,就是这两张碟片,共计人民币235元,再加上这次旅游的费用,10月份的开支表简直惨不忍睹。但是回家一开始看就不可收拾,直到1点多。

喜欢民歌是从大学时候开始的,厌倦了摇滚乐的喧嚣和流行音乐的浮躁。更重要的是,在当时互联网打开我看世界的眼睛的同时,民歌运动让我认识了与宣传不一致的台湾:崛起的本土意识、浓浓的乡愁,激烈的大中华情怀,还有反共复国的热情。“龙的传人”、“中华民国颂”(在大陆演唱时改为“中华民族颂”)、“中华大爱”、“豪情”等歌曲今天听起来几乎无法想象是海峡对岸的同胞们写的,简直和北京团中央的主旋律作品如出一辙。也正是民歌运动进一步推动了百合花运动以及后来风起云涌的台湾民主运动甚至独立运动。一直到一九八九年同胞们对大陆河山的渴望和激情才划上了句号,本土意识取代了大中华情结并造就了今天两岸的孤立主义态势。所以演唱会上的观众都是平均年龄40-45岁的中年人,或许只有民歌演唱会才能让他们想起那个年代。

我没有想到《爱的真谛》这首诗歌居然也是民歌运动的作品,他的原唱者今天已经是一间美国公司的财务人员,我更没有想到民歌运动的不少歌手今天已经是虔诚的基督徒:施孝荣、马兆骏、施碧梧等等。他们在手册的个人介绍上都介绍自己基督徒的身份和教会中的音乐服事,甚至还有感恩的话。更让我感动的是,主持人在介绍昔日的乡音四重唱为什么今天只来了两个的时候说,其中一个因为是教会的长老(其实是潘茂凉,天韵诗班成员),主日要服事所以不能来出席演唱会。我实在太感动了,一个昔日的著名民歌歌手,为了主日教会的服事而放弃这么一个极好的又荣耀的场合,真了不起。

《永远的未央歌》不仅让我感动于那个时代,更让我感动于神在这些人身上的工作。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