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非借不能读也

《实用释经法》,这本书从上海背到西雅图,翻了不到20页,又从西雅图背回上海,放了一个月,今天终于打开来读了两章作了一个习题。按道理,在美国和在上海的时候都应该有足够的时间读这本书,无奈没有压力没有作业没有紧迫感,就足足放了半年才看到第10章。这和我读中学大学时每逢寒暑假就把厚厚的书背回家又原封不动的背回来如出一辙。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去年9月~12月因为学业的压力,比《实用释经法》厚两倍的英文教科书到是看了两三本了,英文的属灵书——因为是外国弟兄借给我的——不管都厚都能一周内看完,这本多次立志要看的书倒是毫无进展。

      当然,把书看完并不难,难的是里面的习题都要做过,而且作者所提倡的释经方法能在每天读经当中得到应用,这就难了。

      每次翻开这本书,都想,一共30章,每天读一章一个月正好读完,遂下决心。决心下完后,做的第二个决定是:“就从明天开始吧!”

      几乎每次都这样。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