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域》:大时代中苍凉的悲歌

睡觉前随便挑了一张碟放到DVD机里面,竟为它看到眼眶湿润,早上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想把它看完。这部电影叫做《异域》,导演朱延平,1990年上映。

正如片头所说的,这部电影是为大时代而拍,为大时代而做。“大时代”这个词,似乎已经离这个年代的人很远很远,现在的人已经习惯了繁荣和所谓“和谐”,不再有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也不再有投笔从戎的爱国青年。从腐烂中生出来,又在腐烂中死去。如果我生活在大时代,我会做什么呢?或许我也和很多普普通通的青年人一样,在一个小城市里读书、当公务员、被战争推来推去,最后可能轮不到撤退台湾的资格,在政治运动中成为一个麻木的中国人;也可能,如果我正巧看到黄埔的招生广告,我想我会去考黄埔,即使考不上也在广州——国民革命的中心——谋一个小小的文职,为国为民好好的做些什么。但是谁又能知道呢?或许我会被共党蛊惑,也来个“起义”、“兵谏”什么的,接着像张学良一样在后悔中度过余生。现在看蒋中正当年作品的时候,越来越理解和同情那个孤独的委员长,作为国家的领袖,有几个将领和官吏真正理解他为国家的付出和谋划?纵然他有力挽狂澜之心,分崩离析的国民政府和地方势力也不容他大动干戈。这是大时代的悲剧——优秀的领袖、热血的青年和官吏,然而内忧外患加上腐败透顶的高级官员容不得这个病人好好来调理自己。

我渴望生活在大时代,做一个轰轰烈烈的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