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音大会(4)

大会于今天结束。

        中午老朋友请我到外面去吃饭,吃完饭回到酒店的时候,看到整个大厅基本上已经冷冷清清,只有几个工作人员还在整理和包装。几个小时前还热热闹闹的展台、堆积如山的书籍、热烈讨论的肢体,似乎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心里一阵酸。热热闹闹的大会就这样结束了,所有的感动、眼泪、决志,好像就发生在眼前,历历在目。

        交通的时候,很多人都会问“对你最有帮助的是什么?”,总是会有不同的答案。有人喜欢卡森的解经,有人喜欢于宏洁的交通,有人喜欢黄子嘉的幽默,但是我最喜欢的是一个研讨会“如何牧养教会”。选择这个研讨会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认为反正大会是要出碟片的,所以所有的讲座和讲道都可以以后再看碟片,但是研讨会是必须亲身参加才有收获的。“如何牧养教会”这个研讨会有于宏洁、李秀全和李定武三个牧者作为主要分享者,大家可以透过递纸条提问题。其实我并不想提问题,但是听着听着,所有我认识过的、接触过的牧者一个一个都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有时候我在想,将来神会不会呼召我全时间?不管怎样,那些我所有接触过的、认识的牧者,他们的爱和温柔是我所不能企及的。我现在没有这样地勇气和决心放下一切,我想目前神也不屑于呼召我,但是在那些牧者的交通和分享中,我觉得里面那个坚固的自我在一点点地破碎和融化,以至于在结束祷告中尽不能自已的流下眼泪。

        感谢神,他在大会中给我最大的看见是,我过去服事神之所以有那么多抱怨,感到那么累那么苦,是因为我没有完全的奉献自己。我认为我在do god a favor,而不是在完全的奉献事奉他。这种天然生命的事奉是以自己为中心和出发点的事奉,既没有果效,也没有喜乐。

        正如所有的特会,大会呼召所有决志完全奉献的弟兄姊妹举手和上台,但是我没有上去。因为这样的决志,我过去做了不止一次,我无颜再上去一遍。但是我想神知道我的心,我愿意把自己献上当作活祭。只是人的志向在神的权能面前,实在太可怜。求神怜悯和扶持我再一次的决志。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