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图流水账(四)校园一日

今天是个好日子,阳光明媚。今天也是华盛顿大学新生报到的日子,校园里到处彩旗招展,气球飞扬,还有大量的桌子摆的校园各个角落到处都是,桌子后面站的都是金发美女或是威猛帅哥派发着一张一张的邀请函和卡片。我觉得美国的纸头真是太浪费了,路边随便什么人都能塞给你一堆广告纸,回到家信箱里又是一堆广告纸,任何一幢楼进去都有一堆卡片和小册子介绍这幢楼的各种设施和使用方法。刚开始的时候看见就拿,到后来发现只会制造废纸,碰到事情还是得去问管理人员,就索性不拿了。

      图书馆门口八字形摆了七张桌子,分别是:基督徒校园团契、公教学生团契、CrossRoad事工、滑雪俱乐部、InterVarsity事工(即校园福音团契)、还有InterVarsity下属的国际学生社团,哦还有亚裔浸信会团契。七张桌子有六张是基督教机构的,让我十分羡慕。如果国内的大学也能这样信仰自由,我想那会吸引更多的人来信主或者认识神。除了这些团体以外,甚至还有美国海陆空三军的摊子来邀请新生入学就开始考虑服务军队。

      今天不光是本科新生报到,连日本中学生都来凑热闹:

这个地方叫Red Sqaure(红场?),在这里能看到远处白雪皑皑的Mt. Rainier。睁大眼睛仔细看看,看到了吗?

在华大,自行车是最容易失窃的(就像上海交大一样)。即使他不偷走你的自行车,也要向你展示不是我不能,而是我不乐意:

       今天也发生一件让我及其郁闷的事情:我的数码相机丢了。我一定是在参观学生健身中心的时候放在那张桌子上了,一转身就找不到了。谁说美国治安好?我打了好几个电话给Lost&Found他们都说没有捡到。我自己倒是捡到一个手机交给了Lost&Found,他们也不给我机会告诉她们我的名字叫少先队员,就挥挥手叫我走人了。一点社会主义精神文明都没有,哼!

      所以,这些照片都不是我的相机拍的,555。我无比怀念我那个笨头笨脑的柯达,这是我当年抵制日货的时候买的,一度非常讨厌他,可是丢了以后想起它陪我去过那么多地方,甚至砸过小核桃,拍了那么多照片还漏电搞坏我那么多电池,我还是很怀念他的。

      除此之外,今天仍然是一个好日子。路边的小松鼠也很高兴,跳到路上伙同乌鸦和鸽子一起乱拉屎。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