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什么强迫我们感恩?

最近我们虹储小区作了一次改建,把居民的水管和小区的马路修了一遍。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连电视台和人民日报都报道了。小区报纸和长宁区的报纸更是大事宣扬。小区里还立了一块“感恩石”来感谢小区党委和长宁区党委的“恩赐”。

开始的时候觉得没什么,后来7月1号的时候,他们敲锣打鼓的立碑和用大喇叭开始表扬居委会领导开始让我觉得心烦。一直到看到小区报纸上写到全体居民“自发的”、“心甘情愿的”给居委会党组书记戴上大红花,并“自发的”组织了立碑和纪念活动时,我开始产生呕吐欲。我可以百分之百的担保,庆功和立碑完全是居委会和小区党委有组织有预谋的为自己策划的一次行动,却成为居民们“自发”的一次活动,真让我恶心不已。

上次有一个姊妹感慨地说,现在社会上也开始提倡感恩了,是基督教词汇的渗透。可是问题是感谁的恩?凭什么感恩?我是一个纳税人,我也每年缴纳房屋大修基金,小区和长宁区给我们修水管道路是他的责任,不然岂不成贪污犯了?居委会和政府不管谁管?难道我自己修路吗?现在反而做了一点分内的事强迫居民感恩,照此理推论,工人炼了钢、我教了书、学生上了课、警察指挥了交通更要百姓感我们的恩了,因为我们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为大家服务么!为了官员不贪污、不公款吃喝、不出国考察,我们是不是也要树碑立传的感他们的恩?

现在报章大肆的宣传青藏铁路,也是莫名其妙之举。好像要我们感谢政府斥资修建了一条天堑变通途的铁路。可是这不是应该的吗?政府不修铁路谁修?藏民出钱自己凑吗?政府是人民的公仆,我们纳税,政府就应该办事——而且现在还办得远远不够好。我觉得没什么好感谢这帮官吏的。

恩典是原本不配得而对方加给我的。比如我们因犯罪不配被神爱,而神却偏偏爱了我们,这就是恩典。唯有恩典值得感恩。

评论已关闭。